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89抢占中原  

2016-11-02 05:52:03|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抢占中原

北洋政坛,自从袁世凯去世,就开始天下大乱。正如唐德刚所说:“军阀时期实在是从袁世凯死亡之后才正式开始的。”“在袁世凯暴卒之后,据时人估计,‘军阀时期’在大陆上横行的大小军阀,盖在三千人以上。”(唐德刚:《段祺瑞政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9页、第29页。)从1916年到1926年这十年,北洋的局势是越来越乱,乱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用“烽烟四起”来形容都远远不够了,用古典小说中的“十八路反王,七十二路烟尘”逐鹿中原来形容还差不多。

事物的发展往往就是这样:治极则乱,乱极则治。

到了1927年,混乱的局势仿佛开始向“简约”方向发展。

前文有述,这一局势又像体育运动会的淘汰赛,为了争夺冠军,站上最高领奖台,就要捉对儿厮杀,先要争夺十六强的席位,再晋级八强,再进四强,再剩下两强争夺冠军。

北洋中的各路军阀经过激烈争斗,南北双方各剩下一支代表队。代表南方出场的是蒋介石,代表北方出场的是张作霖。

蒋介石传檄江南的时候,张作霖也加紧抢占北方地盘。

由于局势乱得一团糟,中枢无主,彻底瘫痪,顾维钧代理内阁根本就运行不起来。张作霖在天津就任安国军总司令后,北京方面盼着他早日进京,解决时局。

19261227日,张作霖由天津乘专车进入北京。眼下,段祺瑞、曹锟、吴佩孚、孙传芳都垮了,再也没人跟张作霖抢夺权力了,金光闪闪的宝座就在前面等着张作霖,张作霖还真有点儿独孤求败的感觉。

唐德刚说:“作霖此次入京显然以国家元首自居。扈从之盛,戒备之严,均前所未有。专车至前门站抵步时,自前门经正阳门、天安门、西长安街至张氏驻节的西城顺承王府,沿街均用黄沙铺地、净水拂洒,俨然是前清帝王的銮仗。”

入京后的张作霖,看到国家元首的位置空着,心里直痒痒,他非常想以临时大总统或临时大元帅的名义主政,发号施令。

  但是,张作霖的智囊杨宇霆不同意,在没有用武力征服天下的时候,他不主张张作霖这么急着露头,以免引起各方的反对和明枪暗箭。

张作霖虽然接受了杨宇霆的意见,但仍然不甘心地说:我终究非干它一下(指当总统)不可。

19261229日,北京外交部召开新年茶话会,介绍各国公使和张作霖认识。

1230日,张作霖到东交民巷拜访各国公使。

1231日,各国公使回拜张作霖。

张作霖,不仅自己把自己当成了最高元首,国外公使也基本上把他当成了元首。

1927112日,张作霖主导了新一届内阁的成立。顾维钧任内阁总理兼外交总长,内务总长胡惟德,财政总长汤尔和,陆军总长张景惠,海军总长杜锡珪,司法总长罗文干,教育总长任何澄,农商总长杨文恺,交通总长潘复。

这阁员选的比较痛快,没人和张作霖较劲。想用谁就用谁。

除此之外,张作霖还在安国军司令部内设立了政治、外交、财政三个讨论会,网罗一些知识分子,研究一些内政外交的热点问题。

形式上的最高权力掌握在了张作霖手中,老张开始打起了吴佩孚的主意。他决定抢占地盘,统一北方,夺取中原,再与蒋介石决一雌雄。

1927115日,张作霖令张学良、张宗昌“援”吴,张宗昌率东路,张学良领西路,计划先以兵力肃清黄河北岸,然后进入郑州。

张作霖出兵的理由是:南军即将进入河南,我不能坐视不管,必须你我共同御敌。

28日,张作霖公开通电,分别致孙传芳、阎锡山、张宗昌、吴佩孚、以及吴佩孚帐下驻河南诸将领,意思是说,现在“赤”祸蔓延得这么厉害,吴玉帅开始时说自任反攻之任,所以我们军队也没渡黄河。可是,吴佩孚到郑州半年多了,其战事毫无进展,反攻希望,完全断绝。长此下去,敌方坐大,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决定派奉军渡河南进,取道京汉,攻取武汉。

此间,吴佩孚给张作霖回过一封电报,说明自己目前的困难,和没有反攻的原因,并劝张作霖,赤祸还在蔓延,不能我们先打起来,希望发兵河南之事暂缓。

但张作霖不为所动,坚决出兵。

面对奉军的大举进攻,吴佩孚军队内部分成两派,靳云鹗主张反奉,寇英杰主张联奉。吴佩孚觉得张作霖欺人太甚,趁火打劫。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决定让靳云鹗与张作霖大战一场。

这可真是打乱仗了。本来吴佩孚和张作霖共同的对手是蒋介石,他们俩都对“赤化”不可接受,可是现在吴与张又打起来了。

可是,刚吃了败仗、惊魂未定的吴佩孚军队怎能挡得住奉军的虎狼之师?

313日,奉军派飞机轰炸郑州,再用大炮在黄河对岸打招呼,靳云鹗的部队难以招架,节节败退。

吴佩孚进退维谷,如果不离开郑州,就会成为奉军的俘虏。无奈之下,315日,吴佩孚挥泪离开郑州,把郑州让给了不讲理的张作霖。

然而,屋漏偏逢隔夜雨,吴佩孚让出郑州,转到郑州与洛阳之间的巩县,本以为躲开了战争的漩涡,可战争却如影随形地追着他走。

此时,冯玉祥在陕西出兵,刘镇华在洛阳随之响应,潼关张治公又投靠了奉军,张作霖与冯玉祥又要打起来,巩县、洛阳都不安全了。

张学良对吴佩孚说,你来郑州吧,我以老伯之礼待你。

吴佩孚心想,你大爷的,我怎么会寄人篱下?即使寄人篱下也不会到张胡子家去。

张作霖对吴佩孚说,那你别在我前面挡路,你要再挡着我的话,冯玉祥就拿下洛阳了。

1927年阴历三月初七,吴佩孚在洛阳过五十四岁生日,就在宾主举杯欢歌之际,远处传来隆隆炮声,接着急报一个一个地传来,原来是奉军正猛攻汜水,这里有虎牢关,正是通往洛阳的门户。

这表明,张作霖不再等吴佩孚“让防”,直接下手“夺防”了。

真是时过境迁,当年“洛阳虎踞,八方风雨会中州”的吴佩孚,如今在八方风雨吹中州之际,只能选择黯然离开,走巩县、登封,经宝丰,抵达南阳。

树倒猢狲散,直系残部推举靳云鹗为河南保卫军总司令,后又加入了冯玉祥部,编入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冯玉祥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虽说没有带兵来擒老领导,但已经不受吴佩孚管束了。

吴佩孚到达的南阳,是第八军军长于学忠的防区。于学忠与吴佩孚是老乡,是吴佩孚把他从营长一步步提升到军长,算是心腹人。于学忠带领几名师长来迎接吴佩孚,但是,南阳也非久留之地,因为于学忠的部下比较杂,有冯玉祥的旧部,有靳云鹗的旧部,于学忠约束他们都困难,更没法攻打冯玉祥或靳云鹗,甚至能不能安全地保护吴佩孚都是个问题。

曾经威风八面的吴佩孚,如今连个立足之地都没有。

吴佩孚明白眼下的处境,自己考虑再三,决定远走四川,投奔老友杨森。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