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407济南can案  

2016-11-26 07:41:04|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济南can案

日本出兵济南,既有日本国内的原因,又有国际原因。

从日本国内原因来说,19261225日,大正天皇死去,裕仁继位。19273月,发生了“昭和金融危机”。

1927420日,极具侵略性的田中义一上台组阁后,为了转移国内矛盾,他召开了“东方会议”,制订了侵华战略方针,对中国推行“积极干预政策”,加快了侵华的行动步伐,图谋把中国东北、内蒙古从中国分离出去。

1927725日,田中义一呈给昭和天皇秘密奏章,即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国征服,则其他如小中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是世界知东亚为我国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侵犯。”

恶狼又一次露出了贪婪的眼神和白森森的牙齿。

而在第二次北伐进行期间,国民革命军步步为营,张作霖的安国军步步后退,日本恐怕中国一旦统一,必不能任其肆意侵略,所以要出手竭力阻挠北伐进行。

侵略目标已定,其方法和策略便是分而治之:挟蒋以制奉,再挟奉制蒋,与两家分别签订条约,两下一对缝,从中谋取更大利益。

据蒋介石总统府机要档案记载,当蒋介石192710月访日会见田中义一时,田中义一就试探着问蒋介石:“阁下盍不以南京为目标,统一长江为宗旨,何以急急北伐为?”

蒋介石说:“中国革命,志在统一全国,太平天国失败之覆辙,讵可再蹈乎!故非从速完成北伐不可。且中国如不能统一,则东亚不能安定,此固为中国之大患,而亦非日本之福利也”。

而据总统府的这份档案指出:“田中每当蒋总司令谈及革命军北伐志在统一中国之语,辄为色变。由此蒋公断其对中日合作毫无诚意,对中国革命统一之进行,其后必将出以妨碍之行动。”(《蒋总司令访日本首相田中义一谈中日关系》,见《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绪编一,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编印,中华民国七十年九月初版,第110页。)

从档案记录可知,关于日本会阻碍中国统一这一点,蒋介石早就判断出来了。

可是,但他却没做防范,也没有采取有力措施,这有两种可能:要么是给自己脸上贴金,说明自己判断力强,啥都逃不过蒋总的法眼;要么就是傻,当初完全相信了日本人的鬼话,后来发现日本人是狼心狗肺,没法对人民交代了,这才在档案里这样写,其实只是事后诸葛亮而已。

这件事判断起来并不需要多高的智商,正常人完全能想得到。

你想呀,谁会希望自己身边有一个强大、统一、和睦的邻居?那样自己不就危险了吗?只有邻国分裂、动荡、离心离德,自己才有机会获得最大利益。田中义一的话再明白不过了,你蒋介石占着长江,张作霖占着华北东北,你们俩都当土皇帝,多好啊?

田中义一没说出来、但绝对真实的想法就是:让中国永远分裂下去。

作为一国首脑级的人物,居然寄希望于日本有诚意地跟中国合作,帮着中国实现统一,这脑袋纯是被门夹过的。没别的解释,只有一个字:蠢。

难怪后来马寅初评价说:“蒋介石的光脑袋就是‘电灯泡’,里面真空,外面进不去。”

从国际因素来说,日本之所以要出兵济南进行干涉,是因为日本发现蒋介石与英美走近了,这对日本的利益是大大地不利的。

本来,自从国民革命军北伐后,北伐军出于对帝国主义的痛恨,有时采取强行收回租界的方式,也有时对部队和民众收束不住的,就闯进外国人住宅、教会,这样就会出现抢、杀外国人的情况。比如,在南京事件中,就有英、美、法、意等国6 人被杀,日本领事馆的官员也遭中国人殴打。随后英、美派出军舰(在长江上)对南京进行了pao击,炸死约2000南京居民。

蒋介石下野复出后,与美国人建立密切联系是他的既定政策,有了宋氏家族的牵引,蒋介石频频向美国暗送秋波,对于此前发生的南京事件,双方取得了“谅解”,扫除了外交上的障碍。

也正是在美国支持下,蒋介石开始了第二次北伐。

然而,日本人早就把中国的东北、华北作为他们的势力范围。国民革命军进入山东后,日本感到对其利益构成了重大“威胁”。

所以,19284月,眼见北伐军要直取济南,日本陆相白川义向内阁会议建议再次向山东派兵,得到其他阁员赞同。于是日本就以北伐军中断了胶济铁路交通为由,派海军在青岛登陆。

随后,日本外务省发表声明,说山东交战局势影响到了在济南的日本侨民的安全,经奏请天皇同意,日本决定增兵向济南进发。

420日,日军驻天津的三个步兵中队已到达了济南,在济南城内筑起街垒。

这个时候,张宗昌的军队抵挡不住蒋介石的进攻,退到了济南。

在我们今天许多文章指出,张宗昌因为打不过蒋介石,便主动邀请日本人出来救驾。而日本正愁没借口出兵呢,便向张宗昌提出,出兵可以,但要求将青岛、济南、龙口、烟台等地都交日军负责“防守”。张宗昌同意了。所以张宗昌是引狼入室。

但是,历史学家唐德刚经过考察,得出的结论却不是这么回事儿。

唐德刚说:“张宗昌,军阀中之最下陈者,然济南惨案前,亦尝坚拒日军化装直鲁军以抗南军之要求。大节无亏,均足垂名青史。”(唐德刚:《段祺瑞政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58页。)

有句话说的好:鸡叫了天会亮,鸡不叫天也会亮,决定天亮的不是鸡,而是斗转星移。

日本人出不出兵济南,与张宗昌的关系微乎其微。没有张宗昌,日本人就找不到济南了?所以我们也没必要纠缠是不是张宗昌引来的日本人。何况唐德刚都证明了,老张是大大地被冤了呢。我们总不能因为人家长的像坏人,就把啥黑锅都给他扣上吧?

总之,在蒋介石进入济南之后的53日,日本的主力部队也大规模进涌进了济南。鬼子进村了。

53日早晨,日本驻济南代理总领事西田井一、驻济武官酒井隆等一行,还到北伐军总司令部拜会蒋介石,双方谈话“俱甚欢洽”。

就在蒋介石方面与日本人进行交涉,希望日军不要与我方为敌,请迅速撤出济南的时候,鬼子动手了。

原来,这几个鬼子是来察看蒋介石的态度和动静的。当他们判断蒋介石根本不想、也不敢与日军冲突之后,回去便按预定计划进行挑衅了。

上午九点,北伐军四十军贺耀祖的部下有一名士兵生病,同伴送他到国民政府外交部山东交涉署对面的基督教医院治疗。因为日本人在大街上设置了警戒区,不让中国人通过,双方由于语言不通而发生争执,日军突然开qiang当场打死中国一名士兵和一名役夫,其他人躲进医院。日军则将医院包围,架起机关qiang横扫。战火就这样点燃了。

紧接着,日军对驻附近的四十军第三师第七团两个营展开进攻。当时团长、营长都外出开会,不在军营,所以这两个营损伤惨重。

随后,日军在大街上疯狂开qiang,见人就杀,济南城内xue流成河。

由于日军割断了电话线,与日方的交涉和联络中断,中国军队第九十二师、九十三师奋起反击,立刻压制了日军的气焰。日方赶紧派人会见蒋介石,声称如果中国军队不停火,中日将全面开战。

蒋介石不敢与日本全面开战,于是便派出10个参谋组成的传令班,分头传令,停止还击,双方进行外交上的谈判与交涉。

然而,当蒋介石派外交部长黄郛到侵华日军司令部交涉时,日方不仅甚是傲慢,还提出了更加无理的要求,要求北伐军必须立即停火,一律退出日军警戒区,然后退出济南城。

日军还强行解除了北伐军一部七千余人的武装。

面对这样蛮横的行为和无礼的要求,蒋介石选择了“孙子”兵法中最上乘的武功秘法:“敌进我忍,敌驻我忍,敌疲我忍,敌退我忍”。

事隔多年后,我们翻开蒋介石日记,发现蒋介石在当天的日记上写下了三个字:“不抵抗”,但以后的每一天他都要加写两个字:“雪耻”。

日记中还写着:“不忍何以能伸,不予何以能取,犯而不校,圣贤所尚;小不忍则乱大谋,圣贤所戒。慎之!勉之!”

诚然,虚弱的北洋时期各势力在军事上打不过日本人,这是事实,就像1915年日本人逼袁世凯政府签订《二十一条》时,袁世凯也不敢与日本人开战。但蒋介石把这样的事叫“小事”,“小不忍则乱大谋”,却也真是服了他的“识见”。蒋介石的大谋说好听的叫统一中国,说难听的先把中国一把手的宝座争到。如果拿出内斗的精神来对付外敌,别说他一个小日本,就是十个也会把他打成小日末。

当时与日本人进行交涉的,一个是外交总长黄郛,另一个是战地政委会外交部主任、山东特派交涉员蔡公时。

蔡公时,江西九江人,早年加入同盟会,也参加了辛亥革命,后来一直追随孙中山先生,曾经在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政治经济科学习,蒋介石第二次北伐时,蔡公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战地政务委员兼外交处主任。

52日,蔡公时随北伐军进入济南,负责与日方的交涉问题。没想到仅一天,就在济南遭遇了日军的毒手。

53日晚上11点左右,日军强闯蔡公时的交涉署,把蔡公时等从床上拽下来,强行脱去衣服,捆了起来,然后大肆搜查公署内的办公文件。

蔡公时大骂其强盗,日军恼羞成怒,开始折磨蔡公时。

日军指挥官要蔡公时跪下,蔡公时大喊:“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能跪在侵略者的日本军阀面前。”中国人上跪天,下跪地,中跪父母,绝不跪强盗。

残暴的日本兵便将蔡公时一行十几个人都绑起来,肆意毒打,又挥动刺刀对这些人割耳、切鼻,断其腿臂,血肉狼藉,不成人形!妄图以此逼蔡公时就范。

蔡公时虎目圆睁,大声怒骂:“日本强盗禽兽不如,此种国耻,何时能雪?!野兽们,中国人可杀不可辱!”

残暴的鬼子兵撬开蔡公时的嘴,割去他的舌头、耳、鼻,剜去眼珠,最后对着他的胸口射了一排子dan

交涉署的17人只有一名勤务兵张汉儒侥幸逃脱外,其他16人全部壮烈殉国,死在日本鬼子的tu dao之下。

面对如此国耻,蒋介石除了进行抗议,在日记上不停地写下“雪耻”之外,还是不敢与日本开战。

蒋介石还请求国联和英国、美国协助调停。但是日本不仅不理,还大肆向其国内煽动侵华情绪

55日和6日的《朝日新闻》的报道中,日本人说济南城内有“二百八十个日本人被虐杀”,和实际的数字有二十倍以上出入(当时有13名日本人在济南走私鸦片等毒品,被我方按中国法律处死的)。鬼子的国度一片嗷嗷鬼叫,群情激愤地要求出兵中国,讨回“公道”。所以,日本从本土又向山东增兵一万余人上来。

日军的意图是想把蒋介石势力控制在济南,以便尽情勒索,逼蒋签订城下之盟,不许北伐军进军,从而在保有东北利益的基础上,再从华北获得利益。

5日,蒋介石见几次派外交人员进行交涉都丝毫不起作用,都被日本人赶了回来,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于是整顿北伐军,撤出了济南城。与此同时,日军从大连抽调的第二十八旅团和部分空军也到达了济南。

蒋介石撤出济南市中心,来到党家庄住下,修书一封给日本的福田师团长,称本总司令以和平为重,撤离济南,继续北伐,济南城内只留两个团部队维持秩序,希望日军立即停止一切特殊行动,使两国固有之睦谊得以维持。

日本人得知蒋介石撤出了济南,继续北上,想挟蒋以获利的愿望落空,更加恼怒,临时山东派遣军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便于57日下午三时三十分,向蒋介石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十二小时之内作出交代:

一、有关骚扰及暴行之高级军官,须严厉处刑。

二、对抗我军之军队,须在日军阵前解除武装。

三、在南军统辖区域之下,严禁一切反日宣传。

四、南军须撤退至济南及胶济铁路沿线两侧20华里之地带,以资隔离。

五、为监视右列事项之实施,须于12小时以内开放辛庄及张庄之营房。

这位此前意气风发的蒋总司令也真够能忍的,思来想去,除第二条外,其他几条全部接受。同时电令在东京的张群、殷汝耕,直接向日本政府申明,愿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一切争端。

58日,待日本人看到蒋介石的答复后,感到不满意,因为没有无条件地答应,只说了句“规定时间已过,不必再谈!”便蛮横地驱走使者,下令对济南发动攻击。

济南守军进行了巷战抵抗,但起不了多大作用。10日晚,守军接到蒋介石发出的“放弃济南”命令,从东门退出。

对于蒋介石的一味妥协,许多将士都义愤填膺,比如冯玉祥所部孙良诚就不满蒋介石的妥协令,曾于510日给梁冠英师长下达见日本人即格sha勿论的命令。

511日上午,日寇举行了“显扬国威”的入城仪式,开始惨绝人寰的大tu sha:见人就开qiang射杀,见女人就割去双乳,乱dao ci死。济南军民死伤一万一千余人,历史文化名城济南变成了人间地狱。

对于济南惨案,蒋介石为了他的“统一大业”,采取了隐忍不发的态度,后来又经过五次谈判,历时一年多,1929328日,中日双方才签署了《中日济案协定》,日军撤出济南,损害问题另行调查,发生的事情“已成过去,以期两国国交益臻敦厚”。只把原顺城街改成了“五三街”,无声地记述着这人间can剧的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