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411步步紧逼  

2016-11-30 06:51:50|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步步紧逼

日本人真是憋气又窝火,1927年趁张作霖做安国军大元帅,尤其是国民革命军步步逼近的时候,又向老张提出满蒙新五路要求,希望由日本借款给中方,以便取得五条铁路的修筑和控制权。

这其实是田中义一内阁要把满蒙分离出去的重要一步。

新五路指的是:

吉会路:吉林经敦化、延吉以达朝鲜的会宁;

长大线:长春经农安以达大赉;

吉五线:吉林至五常;

延海线:延吉至海林;

洮索线:洮南至索伦。

为啥叫新五路呢?因为自袁世凯以来,日本政府与袁、段先后签了五路方案和四路方案,可北洋群雄是萧规曹随,照葫芦画瓢,拈花微笑,以心传心。即使不能创新,但也不能落后嘛,结果是日本修半条路都困难。为了区别以前那几路纸上工程,这次叫新五路。

日本人说,对于新五路,你不必担心,这是为对付苏联人而修。

但张作霖深知日本提出这五路的厉害之处,这五条铁路要是建起来,就好像插在横贯满洲的东满(中东)铁路上的五把钢刀,插在东北的腹心部位。

小日本,你真狠啊。

田中义一指示日本驻奉总领事、驻华公使、武官、军事顾问、满铁等几路人马轮番上阵,务必逼张作霖签字。

历史学家唐德刚对于张作霖和新五路事件有一个总的评价:“当时日本田中内阁对我东北的侵略设计,则为增建五条有战略价值和经济利益的铁路。为此‘五路建设权’,日政府一直在逼迫张作霖正式签约,而张是个爱国的硬汉子。对日本这项要求,始终‘软磨、硬泡、死拖’,永不立于文字。”(唐德刚:《段祺瑞政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57页。)

这段总的评价,其意在于说明张作霖并没有卖国。但这其中的交涉非常复杂而激烈,老张也是用了洪荒之力的了。

192710月,日本威胁张作霖,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支持蒋介石来打你,让你鸡飞蛋打。

迫于内外压力,张作霖在日方草拟好的《满蒙新五路协约》上,“中国委托满铁建造新五路”条款下面签上了“阅”字。

张作霖口头上告诉日本人,我看过了,照准,你们回去吧。

日本人喜滋滋地回去了,马上给田中义一打电话,首相啊,张作霖松口啦,表示同意。

田中义一一听,高兴啊,给你们俩记大功一件,马上把签字书拿来我看。

等田中拿到原件时,翻过来调过去,就找到一个“阅”字,马上心凉半截。

这东西顶个屁用,又被耍了。你们真是猪脑,张作霖那小子,签名的都不认账,别说没签名的。

滚回去,继续谈。

1928年初,日本与张作霖关于五条铁路问题继续谈判。日方承诺,只要张作霖答应签字,就借给张作霖600万日元(那时的日元比现在值钱多了,可不是我们今天理解的汇率)。

张作霖一看,给钱啊,好啊,可以谈。不过,五条路同时并举,那做不到,民意要是反对起来,我可控制不住,先谈一两个吧。而且,我现在是安国军大元帅,全国的事儿多着呢,既然铁路主要在吉林,那具体业务上的事,你们找吉林省督办张作相,他作为我的全权代表负责与你方签订“满蒙新五路”承建合同。

这话一听就扯。这么大的事儿,如果张作霖不点头,别人哪有权签字呀?谁敢越权,老张不剁了他的手才怪。

这样,一脚球就传给张作相了。

日本人又找到张作相来了。张作相说,唉呀,这事儿困难很大呀,你们平常名声太不好,老百姓一听就会集体反对,不太好办,不太好办哪。

日本人厉声说,张大帅让你来签字。

张作相说,虽说大帅决定了,但事关重大,我得找吉林同僚好好商量商量。

不管怎么说,张作相也就是不签字。

就这样软磨硬泡,这场谈判就拉扯到了19284月了。

19284月,随着北伐军接近济南,逼近京津,张作霖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了。就在张作霖想从关外吉林等地调兵的时候,日本又来卡脖子了。

日本下令,禁止满铁火车驶赴沈阳站及其任何支线,在奉天的一切中国铁路上之所有日本货车一概停运,索要催逼张作霖以前修路时欠日本的本利钱。并声明在关键时刻不惜用兵解决。

日本人威胁张作霖:“假如目前不能尽快签字,对大元帅恐将成为值得忧虑的事情。”

最终,军情紧急,张作霖不得不做出一定的妥协让步。

513日,张作霖被迫在延吉到海林铁路和洮南到索伦的铁路的承造合同上签字:“阅,准行”。

515日,在交通总长常荫槐避去天津、路政司长刘景山临时辞职的情况下,代理交通次长赵镇在敦图、长大两路承造合同上签字用印。

对于吉五线,张作相就是不签字。张作霖对日本说,你们不要急,等我哪天把张作相罢免了,换个人之后签字。

实际上,到这个时候,张作霖还在与日本人玩儿文字游戏呢。

张作霖在延海线和洮索线的合同上签字,只签了“阅,准行”三个字,名字也没写,日期也没写。这只能说,是张作霖的私人行为,不是官方认可的。事后日方代表还在上面补了“张大元帅阁下”几个字。

对于代理交通次长赵镇签字,实际上也是没有法律效力,又是代理,又是次长,还没有正式一纸任命。

对于张作相,张作霖说等罢免他之后再签字。那日本人可要有耐心来等这件事了。

不过,日本人挨张作霖耍的次数太多了,这次是真的学聪明了,也看出了一定的端倪。拿到了签字书也不放心,继续步步紧逼张作霖完整地签名。

517日晚上,张作霖和梁士治、李宣威等人正在打麻将,日本驻华公使芳泽前来相访。梁、李随即起身告辞,张挽留他们说:“我和芳泽没啥谈的,没多工夫,你们等等!”

可是,张作霖进去好长时间也没出来,后来,大家清楚地听到张作霖在里面怒吼的声音:“你们这样不讲交情,要乘机要挟,我豁出这个臭皮囊不要了,也不能出卖国家的权利,让人家骂我是卖国贼,叫后辈儿孙都跟着挨骂,那办不到……”(王毓超:《北洋人士话沧桑》,中国文史出版社1993年版,第178页。)

那么,日本人想让张作霖签字的是什么文件呢?据伪满驻意大利公使朱靖寰从日本驻意大利使馆参事安东泰口中得知,这些文件一个是日本要修筑铁路的文件,另一份是郭松龄倒戈时日本人诱张作霖签下的字,张作霖当时没兑现,这回日本一起找上门来了。

据周大文在《张作霖皇姑屯被炸事件亲历记》中说,芳泽与张作霖谈话时,采取了威逼利诱的手段。芳泽说,只要阁下答应这些要求,大日本帝国可以设法阻止北伐军渡过黄河。张作霖说:“我们家中的事,不劳邻居费心,谢谢你们的好意。”芳泽说:“你们打得过北伐军吗?”张作霖说:“若打不过他们,我们可以退出关外。”芳泽说:“恐怕未必能回得去吧?”张作霖说:“关外是我们的家,愿意回去就回去,有什么不行呢?”

芳泽威胁张作霖说,张宗昌是你的部下,他的军队在济南打死了几十名日本侨民,你要负责。

张作霖勃然大怒:“此事一无报告,二未调查,叫我负责,他妈拉巴子的,岂有此理!”

扔下芳泽,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客厅。双方就这样不欢而散。

518日,日本开始秘密动员,频频在奉天调动军队,对交战双方发出警告,战争涉及京津,也不能不影响到满洲,“帝国政府不得不采取适宜而有效之措施”。

日本继续向张作霖施压:如果不听劝告,失败后想回东北,日军当解除其武装。

在这种内外交困的情况下,520日,经过两天的军政会议,为防止日本出兵东北,端了后路,无人控制得住东北局势,张作霖接受张学良的劝说决定率师回关,将安国军全部撤往东北。因为此时奉军主力都在关内,简直是在唱空城计了。

61日,张作霖接见各国公使,又接见北京绅商代表,告诉大家,自己近期要离开北京,政务交国务院代行。

张作霖以中华民国军政府大元帅名义通令院、部机关及各军向东三省撤退。应北京绅商代表及各国驻华外交使团的要求,留下了鲍贵卿的侄儿鲍毓麟旅长率一旅士兵,同时把北洋元老王士珍又推出来,在北京维持治安。

张作霖还命许兰洲将“安国军大元帅”的印与旗、国务院印信及外交部重要档案全部运往奉天,并下令说:“一切重要命令,仍须由本大元帅盖印发表”。

62日,芳泽不死心,给张作霖再次打电话问那个文件签好了没有。张作霖说你明天下午来拿吧。

据朱靖寰在《我所知道的张作霖的对日外交》一文中回忆说:

63日下午四点半,芳泽到达中南海,张嘱陈庆云(翻译)把他让在自己办公厅对过的客厅里等候。这时,张在办公厅内,高声大骂“日本人不够朋友,竟在人家危急的时候,掐脖子要好处,我张作霖最讨厌这种办法!我是东北人,东北是我的家乡,祖宗父母的坟墓所在地,我不能出卖东北,以免后代骂我张作霖是卖国贼。我什么也不怕,我这个臭皮囊早就不打算要了!”当时,芳泽在客厅里,听得很清楚,坐立不安,急得打转转。约半小时以后.张令陈庆云到他办公厅,并由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叠文件,叫陈交给芳泽说,“他今天太忙,不能会见了,还请原谅”。芳泽接过这些文件,即匆匆地离去了,陈还送他到门外。(朱靖寰:《我所知道的张作霖的对日外交》,见《天津文史资料选辑》第2辑,天津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31页。)

芳泽回去后打开文件一看,上面歪歪扭扭地签了几个“阅”字。芳泽知道又被耍了。

 当天晚上,张作霖登上了开往东北的列车。然而,当时谁也不知道,他踏上的却是一条不归路。他说的臭皮囊不要了,却是一语成谶。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