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90古道西风瘦马  

2016-11-03 06:19:25|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道西风瘦马

杨森,字子惠,四川广安人,川军著名将领。年轻时曾参加过二次革命和护国讨袁战争。1920年始任川军旅长、师长、直至军长。1923年依附吴佩孚,与吴佩孚交往甚厚,关系密切,对吴佩孚也非常敬重。在吴佩孚的支持下,占领重庆,攻克成都,任四川军务督办。

如今吴佩孚落难,思来想去,只有杨森能靠得住,决定不远千里跋涉,奔四川找子惠老弟。

对于吴佩孚的想法,吴帐下的幕僚们纷纷反对,主要原因是,杨森此时已接受了国民革命军的委任,担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军长。这是敌方阵营的人,至少是和对手搅在一起的人,怎么能让人放心呢?会不会羊入虎口、自投罗网,被杨森擒着押到蒋介石处献功?

但吴佩孚不为所动,他相信杨森的为人,也坚信与杨森结下的友谊是牢不可破的。

1927619日,吴佩孚离开南阳到邓县,准备会合于学忠前往四川。可是于学忠却避而不见,原来,于部被冯玉祥击溃后,又被冯玉祥收编了,于学忠当上了冯玉祥的国民军二十军军长。

吴佩孚心下甚是凄凉,只得带卫队旅两个团仓惶西行。

不幸的是,当风声鹤唳的人马离开南阳取道襄阳,经过诸葛亮当年火烧新野之处、一个叫灰店铺的地方时,先行出发的吴佩孚的秘书长张其锽被樊钟秀部误认为是商旅而进行抢劫,遇难身亡。

本来一直咬着牙噙着眼泪的吴佩孚终于忍不住了,抚尸大恸。

张其锽也是吴佩孚的多年老友兼智囊。张是民国的一位奇人,广西桂林人,进士出身,曾担任过广西省长。

吴佩孚这个人本来就天生傲骨,一般的部下在其面前只能唯唯听命,吴在其他朋友面前都以老大哥自居,他管孙传芳、赵恒惕、杨森等都呼“老弟”,唯独对比他小好几岁的张其锽不叫老弟,而叫省长,有事对部下说“去请省长来”。

张其锽还熟研《墨子》和《庄子》,更精研奇门遁甲和大六壬,以术数闻名于民国。

四川这地方还真是奇怪,大凡名人入川,则先损其一“爱”。三国时期刘备入川时先折了军师庞统;唐朝时期唐玄宗李隆基往四川跑的时候,在陕西马嵬坡折了杨贵妃;吴佩孚刚想入川就折了秘书长张其锽。

吴佩孚请地方士绅代购棺木成殓,把张其锽尸身寄放在关帝庙内。张其锽的至交、国民党重要领袖谭延闿几经周折,把张的灵柩运抵上海,葬于苏州的南乡。

吴佩孚的凄凉远没结束。就在吴佩孚率卫队到达襄河之畔,渡河的时候,原吴佩孚旧部、襄阳镇守使张联升已接了冯玉祥的委任状,被冯玉祥任命为第卅八路总司令。张联升想活捉吴佩孚来作为自己的“投名状”,所以在吴佩孚卫队渡河的时候大举围攻,卫队死伤一百多人,渡船有三艘被击沉,吴佩孚的副秘书长张佐廷的腿部也中了弹。

这可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

吴佩孚决心从湖北北部保康、姊归、兴山的小路往四川进发,这是一条人迹罕至的路,其艰难程度,就像三国时邓艾偷渡阴平一样。这条路上虽没有了兵,但是土匪很多,有的向导就是土匪的眼线。

吴佩孚干脆像古代镖局一样,公开打出自己的旗号。

人的名,树的影,“吴佩孚”三个字一亮,各路土匪很是买账,纷纷让路,并再也没有骚扰。有的土匪还暗中给以保护,甚至酌量供给粮秣。

落难中的吴佩孚不禁心头一热。

盗亦有道,此言非虚也。

1927713日,历经千辛万苦的吴佩孚一行五千人马终于抵达巴东,这一带是杨森的防区了。

杨森携夫人及所部各师旅长,乘坐专轮一艘,从万县一直迎到巫山。

吴佩孚都没错看杨森,杨森对于落魄的老吴给予了川菜般热辣辣的欢迎。

吴佩孚先是住在白帝城永安宫,就是刘备白帝托孤的地方,后又被杨森迎往万县。

杨森做事比较光明正大,公交私谊分得清清楚楚。他向南京的蒋介石发了封电报,大意是说,吴佩孚现在是志在江湖,我让他进入四川纯属多年的私人感情。我保证老吴归隐山林、不问政治。如果他有什么轨外行动,一切问题及后果由我承担。

吴佩孚也很是知趣,对杨森等人通电说,我现在就是游览名胜,“专事徜徉,不闻理乱。”诚心诚意地发出了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归隐深山的声明。

吴佩孚说到做到。他留川五年,整日读书、写作、饮酒、赋诗、画梅、赏玩,静下来时研究周易,随时关心国是,但决不插足政治。

吴佩孚在四川期间,写过多首诗,反思自己的成败原因,抒发自己的情怀,亦道出英雄末路之哀。

有入蜀诗一首,诗曰:

曾统貔貅百万兵,时衰蜀道苦长征。

疏狂竟误英雄业,患难偏增伉俪情。

楚帐悲歌骓不逝,巫云凄咽雁孤鸣。

匈奴未灭家何在!望断秋风白帝城。

还有一首长诗叫《万县西山放歌》,里面有“我昔屠刀未放下,气吞七雄小五霸。宁知世事不可为,刚愎自用遭人骂”的诗句。

吴另有《白帝城怀古》一首:

落日荒城剩野蒿,参天古木树旗旄。

君臣遇合欢鱼水,禅术分明非俊豪。

祚运只教归在汉,河山那肯署为曹。

江声不尽英雄恨,流到瞿塘浪涌高。

吴佩孚经过反思,终于承认自己失败了,而且失败的原因在于自己,比如“疏狂竟误英雄业”、“刚愎自用遭人骂”,应该说问题找的比较准,说明他的头脑是清醒的。

可是,老吴是谁呀?失败就失败,但绝不低头。

正像李洁在《文武北洋》中对他的击节赞叹:

“他失败了,却不肯向胜利者献媚。他的部下,多数去了南京接受新朝的委任状了,他明白,那不过是扔掉鸡毛帚高筒军帽换一顶前仰后俯的大檐帽而已;而他的那些北洋政界中僚、军中袍泽们,多去天津的洋人租界里当了富甲一方的寓公兼实业家。只有他耿耿如初,两袖清风,一怀未酬之志,在远离南京的瞿塘峡口白帝城中,靠不断吟咏杜工部写于斯的悲秋韵句抚慰自己,靠研读《周易》夜观天象、饮酒赋诗打发日子。”(李洁:《文武北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149页。)

吴佩孚虽然败得这样惨,但他绝不是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而且机会还是大大地有。

可是,饱受儒家道德文化熏陶的他,却真正坚守了自己的操守。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这里所说的吴佩孚东山再起的机会,来自于日本人。

在吴佩孚最落魄的日子里,日本人从天上给老吴甩下了个大馅儿饼。

吴佩孚居于白帝期间,日本第一遣外舰队总司令荒城二郎少将,海军驻沪特务机关长佐藤秀大佐率将佐十五六人由宜昌乘小型舰到白帝城,专诚拜访落魄的吴大帅,表示:

(一)愿供给私人借款100万;

(二)愿赠步qiang 10万支,小pao 500门,ji guan qiang 2000挺连同弹药,由小型舰艇运来白帝城。

这个诱惑力可够大的,如果换做别人,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然而,日本人失望了。

因为老吴非常清楚,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日本人一撅尾巴他就知道要拉什么屎。这个条件一答应,吴佩孚肯定会在江湖上重新掀起血雨腥风,蒋介石何足道哉?吴佩孚个人也有可能因此获得巨大成功,扬名立万,可是,对于中华民族来说,这种利益交换,将是一场巨大灾难。

小本儿本儿,瞎了你的狗眼,我吴佩孚就要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中国人。

  吴义正词严地对日本人说:“过去我有qiang不止十万,有钱不止百万,尚且一败涂地,可见成败是不在于qiang pao和金钱,我如果愿意借外债,引外援,何必待到今日。中国事应该由中国人自了。”

真真嚼铁咀金,金石之言,掷地有声!

老吴,你真是条好汉!如果我有钱,非送你个一吨重的纯金大勋章不可!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