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92李大钊遇害  

2016-11-07 06:28:22|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大钊遇害

那么有人要问了,章士钊是谁?吴弱男又是谁呢?

这里面还得拐个弯儿,再介绍一下章士钊。

章士钊这个名字,对今天的许多人来说,算是个陌生人。但要提起来鲁迅先生的文章《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可能一下子会想起来,他就是课本中说的段祺瑞zhi zheng fu时期的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曾经zhen ya过xue sheng、又被鲁迅列入痛打“落水狗”行列的那个人。

然而,真实的历史可能会比脸谱要复杂得多,生动得多。

章士钊,字行严(他是章含之的养父,而章含之是乔冠华的夫人),1881年生于湖南善化,是毛泽东的岳父杨昌济的同辈好友和旅英同窗。自幼熟读经典,和杨度一样,是从三湘大地走出来的一代国士。

说其为国士,就不是一般的知识分子,也不是专业技术人才。国士者,乃是国中才能或勇力出众的人;乃见解超前、韬略过人的时代先驱;具有经天纬地之才,定国安邦之志者。如司马迁赞淮阴侯韩信时的话:“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

这样说章士钊,绝非虚誉之词。

19023月,21岁的章士钊考入南京陆师学堂学军事,并成为学生领袖。这一时期,章士钊结识了皖籍志士陈仲甫(即陈独秀)。

19035月,22岁的章士钊被上海滩的《苏报》聘为主笔,并使该报成为国内反满第一报。我们所熟知的邹容写的传颂一时的《革命军》,章太炎写大量的排满文章,就是章士钊任主笔时在《苏报》上发表出来的。

1905年,24岁的章士钊流亡日本,成为孙中山、黄兴所倚重的策士,但因为他执意不肯加入同盟会而让孙先生报怨道:“吾革命所以不成,都是因君不肯帮助”。可见其人、其才是何等引人注目。

革命党人为了拉章士钊加入同盟会,甚至采取了限制人身自由的狠招逼其就范,但湖南人的倔脾气一上来,革命党人真是无计可施。

这个时候,革命党人发现,章士钊对孙中山的英文女秘书、年方二十的吴弱男小姐很有好感,便想来个美人计,给吴弱男布置任务,把章士钊拉入同盟会!

吴弱男,气质如兰,英气逼人,是袁世凯的恩人、淮军统领吴长庆的孙女,系中国国民党第一位女党员,也是最早留学日本的女学生之一,比鉴湖女侠秋瑾还早三年。

吴弱男接到这个任务后,便前往章士钊处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

只是,没有想到,章士钊想找这么个亲近美女的机会还找不到呢!这还主动送上门儿来了。

花爱水清明,水怜花色鲜。吴弱男做了几天说客之后,不仅没把章士钊说服,反倒被章士钊拿下了,成了章士钊的未婚妻。

等吴弱男回到同盟会复命时,已是桃色掩双腮。这就叫,有缘的推不开,知心的死不改。

同盟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白白送上了吴弱男,章士钊还是没加入同盟会。

袁世凯当上大总统后,招揽人才,给章士钊写信,让他回国效力。

1912年秋,章士钊回国后,老袁对他的待遇,简直像曹操对关羽似的。这一方面可能有报答恩人吴长庆之意,另一方面也反映章士钊才气过人。

老袁不仅让小章住进了自己在府外的家里,还经常召见,多次邀请共餐。这还不算,老袁对小章的承诺是:“欲总长,总长之;欲公使,公使之。舍,广狭惟择;财计,支用无限”

你想要什么职务,你尽管说;你想用多少钱,你就张口;你想要多大的房子,你自己选吧。

老袁用人,果然大气。 这正如东坡所说:“古人虽暴睢,作事令人惊。”

只是,这一切,小章并不买帐。宋教仁案发生后,章士钊离开了袁世凯,加入反袁阵营。

讨袁失败后,章士钊再次流亡日本,创办了以反袁为主旨的杂志《甲寅》(因1914年甲寅年而得名)。这杂志办的才好呢,那文字才叫绝呢,陈独秀、李大钊都深受其影响。且几个人都是因文字而受对方青睐,从而相识并成为终生不渝肝胆相照的朋友。

袁世凯在世时,曾想让章士钊当北大校长,章士钊以年轻学浅而推辞了。袁世凯去世后,黎元洪任命蔡元培为北大校长,蔡校长向章士钊下聘书,章士钊欣然前往。而28岁的李大钊担任北大图书馆主任,就是章士钊力荐的结果。同时,章士钊还把同乡好友杨昌济介绍来北大教授伦理学,杨昌济又把大弟子毛泽东介绍给了李大钊和章士钊。

青年毛泽东给章士钊留下的印象非常好,所以当毛泽东张口向章士钊借两万银元(用在湖南的共产党活动和留法同志身上)时,章士钊二话没说,就给弄了两万银元。

两万银元,在北洋时期,是个什么概念呢?

举个例子,民国四年(1915年),北京阜成门内王府仓胡同四合院一处瓦房十一间,售价一百五十块大洋。

两万银元能买什么呢?自己算去吧。

在乱云飞渡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章士钊以大律师的身份成为蒋介石的座上客。

更不可思议的是,章士钊也曾是上海滩青帮大佬杜月笙的座上客。

而前面说的杨度,也在1929年成了杜月笙的座上宾。还不可思议的是,杨度在我党遭受最bai色kong bu的这一时期,由周恩来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以其社会名流的身份获取大量有价值的情报……

对于《记念刘和珍君》一事的是非曲直,章士钊老人曾平静地对养女章含之说:“一个人的功过是非,历史自有公论。现在对你讲,你听不懂,也听不进去。我和鲁迅之间,有些事情是误会,你长大后自己去读历史,自己去判断吧!”(李洁:《文武北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01页。)

而且,共和国领袖毛泽东也并没有把章士钊与鲁迅的“章鲁之争”看得多么不得了。某天读完英语后,毛泽东就对他的“小章老师”说起过其父章士钊。伟大领袖谆谆教导章含之说:

“你父亲一生做的好事很多,历史上做过几件错事,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他当教育总长不喜欢xue sheng 闹shi,雇了一批老妈子硬是把ba ke的xue sheng架出去了,xue sheng有气,za了他的家。至于和鲁迅打架,你也不要太认真,打架嘛,总会言过其实。”(李洁:《文武北洋》,第301页。《党史纵览》200503期刊登王媛媛的文章《毛泽东的英文教师章含之的传奇人生》,也有与李洁同样的描写。)

上面不仅介绍了杨度、章士钊与李大钊的渊源,更告诉大家,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参与营救李大钊的这两个人都是“活动能量极大”的人。

不信你理一下,章士钊不仅受袁世凯的倚重,受国民党党魁孙中山、蒋介石的器重,同时与中国共产党领袖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都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而章士钊又与“hei道”有往来。

话题扯的比较远,但又不能不介绍一下杨度、章士钊这俩人,因为在接下来营救李大钊的过程中,这俩人是出了大力的。

按说,192744日晚上,杨度和章士钊就已经把消息传到了李大钊这里,这距张作霖qiang sou苏联大使馆的46日下午,还有一天半的时候,李大钊等人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撤走才是。

然而,李大钊等人并没有选择离开,原因就是不相信张作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进入他国使馆!这可是国际jiu fen,弄不好就会开zhan的。

结果,只有四个人离开了。

46日,京师警察厅总监陈兴亚率wu zhuang jing cha300余人,会同奉军xian bing司令王崎,qiang行chuang入苏联大使馆,sou去苏联使馆工作人员16人与李大钊等左派人士共35人!(这一数据来自来新夏的《北洋军阀史》,而唐德刚先生在《段祺瑞政权》中说是六十多人。)

曾在上海滩办英文报纸的鲍威尔先生,对于1927年的“四六事件”,晚年的回忆中记述得更是清晰:

192746日,在北京东交巷外交使团的卫bing们的协助下,张作霖的police突然sou cha了苏联驻华使馆......

对苏联使馆的突xi,曾搜出了大量宣传共产主义的书刊和文件,还dai bu了几十名在使馆中的俄国人和中国人。消息传出后,苏联政府立即抗议这种sou cha是“空前未有的、公然践踏国际法基本原则的bao行。”张大帅对此不理不睬,相反,还将从苏联使馆中搜来的文件一一影印,分送给新闻界和其他使馆,借此证明苏联人准备“赤化”中国的yin mou。公布的文件还表明,苏联使馆的guan yuan也juan ru了这一阴谋。这样一来,事情变得相当棘手,因为根据1924年的北京协定,苏联政府表示不在中国传播共产主义思想,而这些文件表明他们违反了协定。事情的结果是苏联召回了驻华使馆的代办,而中国方面则通过草草的军事shen pan,把被bu的共产党领导人qiang bi了事。([]鲍威尔:《我在中国的二十五年》,上海书店出版社,2010年版,第148149页。)

据载,张作霖qiang chuang苏联大使馆,搜出的这些材料,足足装了七卡车。

代表当时中国合法政府的北京zheng quan的最高leader张作霖亲自下令动手sou cha苏联使馆,在正常情况下,就相当于对之宣zhan了。如果苏联人不是理亏,以苏联的强大、中国的弱小和乱局,南方国民革命军都在北伐,那苏联人不会借此直接出bing张作霖?我们仔细想一想,苏联人是不是这个性格呢?

如果不信,我们把目光投向后来1929年的“中东路shi jian”,蒋介石想让张学良带东北军qiang行收回中东路,sou cha驻哈尔滨使馆时,苏联人是如何反应呢?――马上qiang ying出bing东北,结果就是,东北军被打si了两万余人。

这就是苏联人的态度。

这次苏联人被张作霖抓住了ba bing,只提出了kang yi,然后悄悄地召回了代办。

也就是说,张作霖chu bing苏联大使馆,其初衷并不是为了zhua李大钊一个人,而是直指苏联的。

正如李洁在《文武北洋》中写道:

长期生活在老毛子阴影里的张作霖知道,沙俄就是沙俄,不管他们打什么旗号换什么国体,在远东攫取他们自己的利益,才是其真正的目标。于是,在掌握了确凿证据,并与驻华外交使团打好招呼后,张作霖下令对苏联人采取了这一xing dong。

行动本身是成功的。军jing们扑灭了正被苏联人焚烧和ji mi材料,然后,把这些材料装了足有七卡车!很快,这些被整理出来的dian fu中国zheng fu的证据被提供给了中外各报馆。让苏联人的yin mou破产了。

窃以为,这才是shi jian的真正原委。

(李洁:《文武北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37页。)

惊悉李大钊等人bei bu的消息,杨度和章士钊惊得目瞪口呆。党内外人士立即奔走营jiu。北京大学等京城九所高校的校长们联袂求见少帅张学良,请向大帅转达,务请宽恕李大钊。

工人们还制定了劫yu计划,准备劫yu。

这里主要介绍杨、章二人对李大钊的营jiu情况。

杨度是社会名流,他此时还是张作霖所聘的政治讨论会委员。在这讨论会上,杨度鼓动众委员将李大钊案移交地方法庭,避免jun法shen pan,以减轻其zui名。杨度又与司法总长等人面见张作霖,陈述将此案交由地方法庭审理的理由。

与此同时,杨度变卖了他在北京的住所——“悦庐”公馆,换得四千五百大洋,全部用来贿赂买通审案官员,全力营jiu李大钊。

为了李大钊,前司法总长和教育总长章士钊也动用了他所能动用的一切关系。章本人直接找到奉军总参议杨宇霆,请他转告雨帅:“切不可为一时意气sha戮 国士!”

面对此情此景,处事一向果断的张作霖也犹豫了。

张作霖给在前线与国民革命军zuo zhanjiang领打电报,征询意见。

结果,这么一征询就坏事儿了。这些人正被国民革命军打得焦头烂额,张宗昌怒气冲冲地反问张作霖:“前敌将士因讨赤而死者不知若干,今既获赤dang首要人物而不置诸法,何以激励士心?”

“天上忽然一火链”的张宗昌来这么一句话,就要了李大钊的ming了。

张作霖一听,是这么个理儿,于是“又来一火链”,下令shashe,谁求情也不行。

1927428日下午两点左右,李大钊等19人被处以jiao xing

 张作霖不知道,他jiao下的这颗高贵tou lu,不知要多少年才能再生出一颗来。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10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