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413曲终人不见  

2016-12-02 06:42:52|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曲终人不见

沈阳,大帅府。

府中的二太太、五太太和几位少爷、小姐、副官等,早就接到了大元帅将于四日抵奉的电报,天刚亮就起了床,收拾屋子,洒扫庭院,做好早饭,准备迎接大元帅回家。

不久,主持家务的五太太接到宪兵司令部的电话,报告大元帅的专车在老道口出了事,其他事情不详。

这边电话刚放下,大帅的车就高速冲进了帅府院内。

眼见着平日威风凛凛的大帅满身是血,一家人慌作一团。

此时张作霖已醒了过来,神智还是清醒的,医官赶紧用大烟喷,打强心针,但都无力回天了。

据说在清醒状态下,张作霖交代了后事:“我受伤太重……恐怕不行了……告诉小六子(张学良)以国家为重,好好干吧……我这臭皮囊不算什么……叫小六子快回奉天(今沈阳)……”。

张作霖又问:“你吴大爷(吴俊升)怎样?”回答说:“吴大爷死了”。

张作霖一听,气得浑身乱颤,一声没吱,气就已经上不来了。

64日上午930分,一代枭雄张作霖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享年53岁。

瓦罐难免井上碎,将军不免阵前亡,大帅张作霖的结局比日本织田信长的兵变本能寺还悲壮。

年仅30岁的寿懿夫人大放悲声。随同大帅一车回来的六夫人马岳清更是哭成了泪人,正是这位寿懿夫人宽容地接纳了她,使她从最底层的戏班中走进了帅府。(后来二人也相依为命,在台湾终老,并未再嫁。)

奉天宪兵司令齐恩铭深感责任重大,他跪在帅府仪门前的地上大哭,说他有罪,没保住大元帅,请求杀了他。寿懿夫人说:“已经这样啦,难怪一人,起来吧!

不用说,大家都心知肚明是谁干的。大帅走了,少帅还在北京,局势十分危急。军署参谋长臧式毅提议,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局势非常紧张,必须严禁闲杂人等进出帅府,秘不发丧,对外只说大帅受了轻伤,正在恢复中,绝不能把大帅去世的消息泄露出去,以免日本人制造混乱,马上给少帅送信,请少帅火速赶回主持大局。

这位30岁的深闺少妇果然了得,拭去眼中的泪,使劲儿往肚里咽,开始上上下下安排府中事宜,给日本人演戏。

却说张作霖被zha后,日本关东军按预先计划,专门杀了两名中国人扔在肇事地点,口袋里塞上伪造的北伐军的信,做成是南方派人刺杀的假象,以便混淆视听,掩人耳目。

当听说大帅没zha死,只是受了轻伤后,日本人心虚了,很后悔在bao zha后没派敢死队冲上去再扫射一顿。但看现场zha成那样,他们又不信zha不死张作霖,于是派人来帅府来探听消息。

日本人发现,帅府里一切如常,厨子每天都为张作霖精心准备饭菜,医官定时换药抓药,看不出来有什么事情发生。只是日本人想到病床前探视时被谢绝,外人是不许进内宅的,况且大帅在医病期间避免打扰,待伤好后自来答谢大家。

日本人不甘心,派领事馆的领事夫人以慰问为名,来帅府探视。张作霖的五姨太寿懿夫人盛装招待,谈笑风生,甚至还拿出香槟为大帅脱险而干杯庆祝。日本女人隔着纱帐远远地望见医生给病床上的“大帅”号脉,低头说着些什么,房间里透出浓浓的煎药的味道。日本人蒙圈了。

大帅府里这出戏演的可真叫“绝唱”啊。

这就叫:

曲是曲也,曲尽人情,愈曲愈妙;

戏其戏乎,戏推物理,越戏越真。

这个小女子把日本鬼子都骗过了,果然是厉害。

张作霖一生共娶有6位夫人:她们分别是原配赵氏、二夫人卢氏、三夫人戴氏、四夫人许氏、五夫人寿氏、六夫人马氏。

这个老张,艳福还不浅。

五夫人寿懿,生于1898年,清末黑龙江将军寿山的姨太太之女。寿懿3岁时,寿山在抵抗沙俄作战中战死,从此便和母亲相依为命,所以她随母姓又叫王雅君。1906年奉天女子学堂毕业典礼上,代表毕业生致辞时,被张作霖看中,从此成了张作霖的五姨太。她不仅人长的漂亮,而且很有才华,落落大方,言谈得体,反应机敏,多次帮张作霖周旋于各种外交场合,成了张作霖生活和事业上都离不开的人,几乎达到专宠的地位。大帅府的小青楼建成后,张作霖特意安排寿夫人单独居住。而她也从不恃宠而骄,不仅能与其他几位夫人处理好关系,对张作霖的子女们也都不错。小青楼本为她所建,而她却把别的妻妾所生的孩子们接上来住。

这真可以说是“君宠益娇态,君怜无是非。” 

大家不要误会,以为张作霖俗,所以建楼取名都俗,叫什么“青楼”。此青楼不是彼青楼。在以前,青楼是豪门高户的代称,后来这个名字用滥了,就像“小姐”一词给用滥了一样。现代人不能造出好词,却能毁了好词。张作霖大帅府的大青楼小青楼,是用青砖建的罗马式建筑,非常雄伟,楼高37米,当年可是能够俯瞰整个沈阳城的。

张作霖果然没看错人,平日宠爱的五夫人在关键时刻到底压得住阵脚,帅府中的往来应酬一应事务处理的一丝不乱,这才使日本人想制造混乱的阴谋不敢实施,为张学良回奉奔丧和主政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当她咽泪妆欢瞒住日本人,然后在小青楼卧室中守候大帅遗体的时候,没人能形容得出她以何等的心力、何等的大智大勇度过了半个月最艰难最危险的时光。

难怪《倚天屠龙记》的殷素素告诫儿子张无忌:“孩儿,你长大了之后,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

鬼子都不是娘生的,也没经娘教育,所以上了漂亮女人的当了不是?

在寿懿夫人苦撑大局等候张学良回奉这期间里,日本人虽然不敢确定张大帅的死活,但也在不断地制造事端试探。

继皇姑屯事件之后,奉天城内日本侨商会等几处地方也连续发生投弹事件;五日深夜,奉军兵车五节在锦州、榆关之间脱轨倾覆,京奉路因此一度不能通车;九日晚,从商埠的一角又传来轰然的bao zha声音,相隔几分钟之后,又传来第二次和第三次bao zha声;十日,日军又接连在奉天制造zha dan案;十六日,日军一万八千人在奉天城南浑河沿岸举行大规模的野外演习,归途中高唱“南满是我的家乡”。(唐德刚:《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上册,山东友谊出版社2002年版,238页。)

单纯这么描述,后人不会真正理解这个凶险的局势。一万八千关东军演习,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前面日本制造济南惨案的时候,只有六千日军,而蒋介石却说啥也不敢还手。这一万八千日军高唱“南满是我的家乡”,那是豺狼之师,瞪着血红的眼睛嗷嗷叫着,是要吃人的。

只是日本人历史学的不好,南满可不是他的家乡,而是他祖宗的家乡。

但终究日本人没敢动手,因为确实怕张作霖这只东北虎还活着。日本天皇批准出兵的“大诏奉敕令”,也一直未敢贸然颁布。(唐德刚:《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上册,山东友谊出版社2002年版,239页。)

这就是张作霖的虎威。都说死诸葛吓走生仲达,而张作霖确实是只需遗体躺在那儿半个月,却仍然有效地震慑住了蠢蠢欲动的日本人!

否则,谁敢说三年后的九一八会不会提前在这个时候发生?

还有谁敢小视张作霖?

北京,中南海。

64日,大帅被zha的这一天,正是张学良的27岁生日。

早饭刚过,奉军参谋长杨宇霆等一般留在京城未撤的军官们备好礼物,嘻嘻哈哈地来到中南海给少帅过生日,酒杯还没端起,关外的急报就传过来了……

不过,《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中是这样说的:“大帅被zha时,张学良正和杨宇霆在北京与国民政府代表孔繁蔚举行和平谈判。这时,忽接奉天督署电报,谓大帅在皇姑屯被zha,请立即返奉。”

总之,是在这一天凶信传了过来,说大帅出事了。

只是,当时没说大帅已经归天。不久,当真正的最凶的凶信传过来时,众将没敢告诉年轻的少帅,怕他骤然之间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

然而,不管他猜没猜到老帅遇难,27岁的少帅张学良也意识到,此时此刻,自己就是几十万奉军的主心骨了。他知道,自己的心不能乱,否则就糟了。

面对穷凶极恶的日本人,不仅要有勇,还要有智;面对蒋冯阎桂几路人马,不能露出怯相,撤退要有序进行,使敌不敢轻举妄动;还要防止奉军内部有人对军队权力的觊觎。张学良开始把奉军精锐第三四方面军交替掩护后撤,逐步撤退到滦县一带,做好了布防安排。孙传芳等人的军队也撤至这一带。

直到这个时候,手下人才把老帅遇难的消息告诉了张学良。

尽管张学良也早就想到是凶多吉少,但真正确切地听到这个消息,霎时间也是血气乱涌,眼泪打转。

张学良又把军务细细地安排一下,这才把指挥权交给参谋长杨宇霆,自己轻装简行往沈阳赶。

出发前,张学良还来到驻滦县第十九师第一旅的黄显声这里,征求回奉意见。黄显声认为,路途还是凶险无比的,他们能zha老帅,就不能zha少帅?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张学良接受了黄显声的建议,剃了头发,化了妆,脸上贴块儿膏药,穿着油腻腻的士兵服,打扮成火头军的样子。

火车到山海关时,日本宪兵确实上来搜查了。问这里的最高官阶长官是谁,一个营长下去回话。日本人问张学良在不在车上,回答说不知道。日本宪兵这才离去。

一路上,火车经过绥中、锦州、沟帮子等站的时候,车站的站长都上来打听张学良在不在车上,大家都会回答说不知道。

前方快到沈阳了。张学良告诉部下,经过老帅遇难处,告诉我一声。

当火车经过皇姑屯时,张学良把身子探到车窗外,神色惨淡,一言不发,默然良久。

619日上午10点,张学良一行终于有惊无险地平安抵达奉天西边门车站。黄显声已经提前赶到这里迎接了。

来接张学良的不是帅府的汽车,而是于凤至派的“魁畲祥”军需庄李殿魁的汽车,以免惹人注意。

车到帅府门口,门岗没认出这脸上贴着膏药的家伙是谁,当告诉他是少帅回来了的时候,这才喜出望外地放行。

当一大家子人出来迎接张学良的时候,大家真可谓是“悲欣交集”。

关上大门,张家人始敢放声一哭。

张学良看了父亲的遗容,磕过了头,迅速安排一应大小事务。

经过两天的调度,所有事都安排妥当,这才于21日向各机关、团体及各国驻奉领事馆发出讣告,称大帅于621日医治无效,不幸逝世。

祭礼规模甚是隆重宏大,气氛庄严肃穆,前来吊唁的人都排着队。

直到此时举行葬礼,张学良憋了多日的委屈、痛苦始才发放出来,国仇家恨,齐涌心头,终于“恸至昏厥”。

日本鬼子也来了。日本驻奉天总领事林久治郎及领馆人员、关东军司令村冈长太郎、代理陆军大臣斋藤恒、代理参谋长秦真次、满铁副总裁松冈洋右,以及日本顾问松井、土肥原、仪峨等纷纷露面。当然,他们吊唁是假,乘机窥探虚实是真。

张学良不动声色,把一切都埋到了内心深处。

伴随着帅府的哀乐声中,人们总是不相信这个精悍的东北汉子就这样走了。大青楼前假山石壁上方,那个人写的“天理人心”四个大字,还庄严地存在。那说话粗俗却道理不俗的纯正的东北口音还在人们耳边响起:“做马贼、土匪都无关紧要,成则为王败则贼,混出了名堂就一切好说,但千万不能做汉奸,那是死后留骂名的。”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一个时代,伴随着一个人生命的结束而谢幕了。

一想起张作霖及其治下的奉军,就有股兵强马壮的感觉。脑海中,就好像看见一幅图像:张作霖在前面正中间,身后跟着一群老兄弟。虽个个草莽,亦正亦邪,但个个精悍,眉宇之间有种凛然之气,有种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气概,让对手不敢睨视。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