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415接掌帅印  

2016-12-04 08:21:10|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掌帅印

大帅被zha身亡、少帅未返奉天之际,奉军群龙无首,急需确定新的首领。

当时,新老派别虽各有主张,但总体上认为张作相是合适的人选。东北三省议会联合会曾推选张作相任东北三省保安总司令,把公推书和印信都送到了张作相公馆。张作相坚决不受,说必须等少帅回来再议。

张作相,1881年生,辽宁锦州凌海人,虽然名字与张作霖差一个字,但他不是张作霖的亲兄弟或家族兄弟,而是结义兄弟。

1901年,张作相投奔张作霖,从此二人开始了亲密的交往与合作,被张作霖视为最可信任之人。(张学良就是1901年生,可以说张作相是看着张学良长大的。)

1925年,张作相代任吉林军务督办兼吉林省长,晋升陆军上将。同年3月,兼任东三省铁路护路军总司令和陆军第15师师长。主政吉林期间,创办了吉林大学,当时叫吉林省立大学,张作相亲任校长。

大帅被zha后,大家多数推举他接掌东北帅印,但张作相不为这诱人quan li所动,他一直视张学良为少主,一定要辅佐张学良继承父业。

所以,在张学良还没返奉的时候,张作相是忠心耿耿地打理着张作霖留下的这份“大产业”。

张学良回奉天后,623日,东三省军民联合会再次讨论东北保安司令的人选问题,24日仍推举了张作相,推举张学良为奉天保安司令。在这种乱局中,张作相却一直得到这么高的支持率,可见此人的能力、为人,都是没的说。

然而,张作相坚辞不受,他还在会议上说出了让张学良想起来就要落泪的一番理由。张作相说:

大元帅,他去了。要是大元帅好好地死去,那我一定接他的事。大元帅现在是这样的遭遇,那一定得由少帅你来继承他的事业。我张作相怎样辅助大元帅,就怎样辅助你。大帅一直是我的长官嘛,我当然要服从你。但是,话要说明白,少帅你要不好好地做,我可要到屋子里当着你的面打你耳光子。(参见《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上册,山东友谊出版社2002年版,249页。)

由于张作相这样德高望重的奉系老人力挺少帅接掌帅印,别人无话可说,同意。

74日,在大帅遇难一个月之后,张学良正式就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

本来,张作霖的死牵动了东北乃至是全国的政局,东北如何实现权力交接?如何保持稳定?如何对付日本的挑衅?如何应付北伐大军?这一系列的事件都让观察家倒吸一口凉气。可没想到,在张作相的辅佐下,仅一个月,东北局势就平安地实现了软着陆。这在当时那样复杂的背景下,着实是一个奇迹。

主政东北后,张学良采取了许多重要措施。一则稳定东北局势,二则防范日本人图谋不轨;同时,派特使持他亲笔信件到北京同蒋介石、冯玉祥、李宗仁等人联系三省易帜撤兵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企盼国家早日统一。

张学良主政东北后,面临着北伐军北上、日本蠢蠢欲动、内部动荡不稳的局面。不仅外部局势错综复杂,内部争斗亦相当激烈。尽管如此,但年轻的少帅也表现出了少有的稳重与老成。

从内部来说,以奉军参谋长杨宇霆为代表的士官派势力,觊觎权力的宝座,事事掣肘,不服年轻的少帅,对张学良威胁最大。杨宇霆当面给张学良叫少帅或汉卿,背地里却叫他小六子,这是张作霖才能喊的乳名。

正因为这样,加上其他多种因素的缠杂,所以在1929110日,被彻底激怒了的少帅拍案而起,以“阻挠新政,破坏统一”为名,qiang sha了本是得力干将的杨宇霆和常荫槐,这就是著名的“杨常事件”,用相术师的话讲是“扬长而去”。当然这是后话了。

张学良当然知道军权的重要。就任之后,他开始整顿军备,裁汰老弱,把奉军由四十万减至三十万。又取消军团、军、师的番号,首创“群旅制”,就是以旅为战略单位,分编步兵旅、pao兵旅、骑兵旅等。各级官长换上有新思想的、毕业于讲武堂的少壮派军官。

此举甚是老辣。既增强了奉军的战斗力,又牢牢控制住了军权。

同时,对于原来的军长多少被委任为军事参议官,晋升为上将军衔,待遇优厚,但无职无权了。这就相当于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

旧派人物中,仅张作相、汤玉麟、张景惠等几位绝对信得过的股肱之臣,因其任省长或参议长,尚有兵权。

说白了,就是把不忠于自己的拿下,换上自己信得过的人。

整军后,部队统一番号,正式改称东北军。

军权牢固之后,张学良开始整顿内政,休养生息,发展经济,这些就不一一展开讲解了。

我们今天许多人总是说张学良是花花公子,虎父生了犬子,这句话很是有点儿苛责了。

诚然,张学良的能力没法与大帅张作霖相比。然而,殊不知,一个强人之后,基本上是一个稍弱的领导在其后,这几成定律。这不仅是常识性问题,也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达到张学良这样,也已经不易了,你再看袁世凯的几个儿子是啥样,其他几位豪杰,哪个儿子成器了?

这就叫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日本川岛守人著书评价张学良时都说:“殊料,高个子,瘦瘦的,脸色苍白,留大背头,穿着整洁,宛如花花公子的张学良,却不是一个平庸的贵公子。从十九岁以后,他屡次驰驱于qiangdan雨之中,有智慧,有胆量,头脑清楚,见识甚高,是个就是没有先父的遗德,自己也会成龙的才俊。”

张学良主政东北所面临的最棘手问题,就是如何应对日本挑衅和东北是否易帜、从而实现国家统一的问题。

日本人欺负张学良太年轻,以为他没什么见识。于是,日本方面软ying兼shi。一面频繁yan xi,wu力相bi;一面不断派员与张学良接触,“好心好意”地鼓动张学良搞东北du li。

当然,鬼子的算盘是,策动东北独立,让中国四分五裂,再把张学良当傀儡控制起来,东北就成他们的了。

土肥原亲自找张学良,给张学良开出的条件极具诱惑:跟日本合作,日本支持张学良当huang di!

没错,是当huang di,当满洲的huang di

土肥原最初是北京政府的顾问,后来跟着张作霖来东北,就当上了东北的顾问。

张学良当然一眼便知对方的真实意图,对他很是反感,于是张学良找到日本负责东北的特务长官秦真次,要求把土肥原这个顾问换掉。

秦真次说,换不换顾问是日本政府的事,你无权撤换。

张学良气的够呛,说道,好,我无权换掉,但我有权不见他的面。随即告诉副官,土肥原不管什么时候来,我都不见!

这样双方就闹僵了。后来还是日本做了让步,撤了土肥原顾问。

南京方面的蒋介石此时也正密切关注着东北局势的变化。蒋介石也不断派员与张学良接触,希望少帅以国家为重,采取和平手段交涉,以实现全国的统一。

来到奉天的各路人马像走马灯似的转,这些也考验着年轻的少帅的政治智慧、政治胸怀和政治视野。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奉系内部不管是新派还是老派,不管是杨宇霆还是张作相,都不主张归顺南京,希望拥兵自重,静观天下。为何?从权力上来说,割据一方最有利于保护己方的既得利益。从实力上来说,东北军的实力是其他哪家哪派也比不上的,蒋介石也不行。就拿空军的飞机来说,东北军的飞机占全国的百分之七十。从地理来说,东北的各项主要资源及建设指标,不管是工业、农业,还是交通运输等,都是全国的龙头。张作霖这些年的家底儿可是没少攒的,所以他才有争夺天下的雄心。

如果听从了日本人的劝告,或部下的期望,张学良安心当个东北王,个人的权力,奉系的利益,一世的荣华,全在眼前,尽收囊中,你说,人生奋斗,还图个啥?

然而,张学良在与父亲打天下的几年间,目睹了许多人间惨剧,他心里不停地疑惑着,我们打来打去到底为了什么?各家首领为了自己的利益,混战不休,却让外人得利,这到底是聪明还是傻呢?在河南战场上他亲眼目睹着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趴在地上啃土吃,儿子被拽到战场上生死不知的情形总在他眼前晃。张学良的心里痛苦啊,真是痛苦啊。人啊,不能没有良心啊。他当时就这样劝着父亲,劝得父亲也为之动容。

张学良对自己的能力也有清醒的认知。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达不到父亲那样纵横捭阖、霸王气象的。不仅自己达不到,东北军内其他人也达不到,如此一来,奉系危矣。

张学良晚年时曾拿父亲与蒋介石进行过比较式的评价,他认为,父亲有雄才,却无大略;蒋介石是有大略,却无有雄才。

张学良说,父亲张作霖有雄才,其才其霸都是一流的,对各种复杂事件能够应付自如。但是,无大略,是没有明确的长远规划,也就是没有清晰的政治理念和政治路线图。奉军也曾席卷中原战场,但张学良感叹:当你想治理所打下来的地盘时才发现,几十万奉军却选不出一个合格的县长。

张学良说蒋介石有大略,指的是对天下大势有把握,有计划,有主张,“什么事都有安排”。像他打到济南时,外交部的人立即就到了那里办公。这方面,张作霖不如蒋介石。但是,蒋介石无雄才,如果是换成张作霖打到济南,日本人是不敢那样挑衅的,即使挑衅了,张作霖也决不是蒋介石那种处理危机的方式。而后来的所有发展也都验证了张学良的判断,蒋介石一辈子也没真正摆平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等人。这就是蒋介石的雄才不够。

在张学良看来,当时的中国,北洋各系首领中,不管是段祺瑞,还是曹锟、吴佩孚,都已老矣。势力正盛的蒋冯阎桂四系人马中,冯、阎、桂都不是统一之才,那阎锡山像个长袍生意人,从与傅作义一场血战而阎锡山死活不出头的这件事看来,此人也不是敢担当之人。当下能统领中国的,也就是蒋介石了。当然,张学良此时还没有结识毛泽东。

局势对他来说无非是三种选择:归顺南京,在日本支持下当满洲皇帝,自立而谁也不理。

而从“后张作霖时代”来看,想当个不偏不倚的第三方,可能是保不住了。这不仅是霸才不如老张,而且局面也大变。日本人不会容许你以这样的方式存在,因为日本在东北有巨大利益关联。如果自立,要么直接挨日本人收拾,要么日本人可能与南京勾结起来一起收拾自己,而南京也不会让东北这么消停地存在。所以,东北军新老将领想自立门户,其可能性基本为零。

如果自己仗着一股子气,与日本血拼一场,最后不管便宜到谁家,都不可能有东北军的存在了。

如果与日本合作,国恨家仇,让人情何以堪?说轻点儿,自己就是傀儡,说重点儿,就是卖国贼,千古罪人。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认识,所以张学良逐渐认识到,最现实的选择,就是东北易帜,实现国家统一,这是解决现实中国问题的唯一出路。当然,这样一来,自己的地位、权力和利益,肯定不如当东北王和满洲皇帝那么显赫了。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