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417英雄迟暮亦英雄  

2016-12-06 06:43:59|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雄迟暮亦英雄

历史就是刚刚过去的现在。在人类社会发展的长河中,历史与现实只存在坐标点的不同,而不是本质上的区别。同现实一样,历史也是五光十色、丰富多彩的,而不是一幕幕非黑即白的黑白电影或黑白照片。我们看到的历史图像,到底是非黑即白,还是色彩斑斓,这取决于我们是不是色盲,取决于我们戴什么样的眼镜,取决于我们怎么剪辑这些历史图像,取决于我们怎么编辑和解读历史文本中的文字。

北洋历史与其他历史一样是多姿多彩的,不是旧时代的黑白片。所谓好人、坏人,所谓正确、谬误,相信每一个人都有慧眼,能透过历史的云雾,看清历史人物的真面目。

对于北洋群雄,不管怎么说,有两点是应该值得肯定的:第一,从个体来说,他们虽出身草莽,但守住了做人的底线,大节不亏,没做卖国贼,这是难能可贵的;第二,从国家来说,当年乱到那个程度,北洋军阀治下却没丢一寸领土,反倒有捍卫西藏主权、收回外蒙古的纪录。这也是李敖大师多次盛赞北洋军阀的重要原因。

《文武北洋》的作者李洁先生曾经在该书的自序中说:“北洋时代可能并非一个完全‘反动’的无序的时代,也可能并非一个颟顸武夫秉政、人文精神沦陷的时代。也许,它是古老中华步入选票时代的艰难肇始,是一些大人物意欲让中国融入世界游戏规则的重制尝试。‘武’只是那个时期的表象,而‘文’才是那个时代的追求。所谓好人、坏人,所谓正确、谬误,还是请读者自己去评判吧。”

“我还想说的是,我对所有试图推进中国文明进程的先人都怀有一份敬意。”

英雄到老皆归佛,宿将还山不论兵。北洋的大幕缓缓降下之际,让我们持着一份理性,带着一份敬意,把最后谢幕的几个人物――黎元洪、曹锟、徐世昌、孙传芳、段祺瑞和吴佩孚的事迹再品思一番,看他们是如何超脱生死路、忽悟大光明,从而放下tu dao、立地成佛的。

首先我们介绍的是三度因缘时会、两顶总统桂冠的柔暗总统黎元洪。

  “柔暗”二字,取自严复对他的评价:“黎公道德,天下所信。然救国图存,断非如此道德所能有效。何则?以柔暗故!遍读中公历史,以为天下最危险者,无过良善暗懦人。下为一家之长。将不足以庇其家,出为一国之长,必不足以保其国。”

黎元洪晚年寓居天津,不谈政治,专心实业。

这湖北佬脑子就是聪明,别看在政治上被大家耍了个遍,但毕竟人脉较广,投资实业正好有基础。

据统计,黎元洪先后投资的企业达七十余家,范围包括金融、矿产、森林、造纸、食品、贸易、保险、运输、证券、市政、文教等许多行业,金额不少于三百万元,投资的地区有北京、上海、天津、山东、浙江、辽宁、香港等14省市地区。这给黎元洪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成了一个非常成功的实业家。

黎元洪有了钱后,广泛捐资助建学,如开办天津北塘第一所小学,招收穷苦人家子弟入学,不收学费。家乡黄陂创办前川中学(今黄陂一中)他捐款3万,家乡黎家河创办孝义学堂(现大悟县彭店乡黎家河)。南开创校他捐“七长公债”1万元,他还曾拨中兴煤矿10万元股票,筹备创办江汉大学。后学校未成,筹款被用来建了一座体育馆,即武汉大学的宋卿(黎元洪字)体育馆。

在生活上,黎元洪的生产方式趋向西式,喜欢穿西装,吃西餐。注重养生、保健。没事儿练练书法,偶尔会会工商业界的客人。出行时不要人跟随,反对和反感前呼后拥的仪式。

段祺瑞担任执政时期,曾两次邀黎出山,但黎元洪一想到年轻时和老段不愉快的合作经历,便绝了政治的念头,再不予理会。

192610月,黎元洪突患脑溢血,诊治及时,基本恢复。

1928年蒋介石北伐军进入山东,下令叫黎元洪开办的中兴煤矿公司提供100万元军饷,否则就没收煤矿。黎元洪经多方周转,勉强交上,但饱受刺激,旧疾复发。

192863日晚上10点(大概相当于张作霖从北京返回奉天时、火车经过天津的时间),黎元洪终于不治,比张作霖早走半天,撒手而去。

黎元洪晚年虽然不问政治,但其遗嘱仍然对国事忧心忡忡,在申明国家要振兴实业的同时,更强调“数千年立国之根本精神、道德礼教,常较物质文明尤为注重”,还告诫“民元以来,凡无抵触国体之创制,均应一律保持,请勿轻议纷更”。

其对国事的拳拳之心,溢于言表。

黎元洪对于家人的嘱托是:丧事从简。同时告诫诸子潜心从事生产实业,毋问政治。

蒋介石这回来仗义劲儿了,同意对开国元勋黎元洪举行国葬,丧葬典礼要“优隆”,天津市各机关均下半旗。同样寓居天津(两人的居所相距不到两公里)的老段也来参加追悼会,三鞠躬毕,喟然而退,似有无限感慨。

那位曾经骂光绪是“载湉小丑”、骂慈禧“亿万兆膏血全枯”、又大闹袁世凯总统府的章太炎,却对黎元洪青眼有加,不仅写了别具一格的挽联:“继大明太祖而兴,玉步未更,绥寇岂能干正统;与五角国旗同尽,鼎湖一去,谯周从此是元勋”,更为其写了长长的“黎大总统墓志铭”。章太炎认为黎元洪在创建和捍卫民国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在孙中山之上,视其为民族英雄,民国的象征。

第二个我们要介绍的是布衣总统曹锟。

曹锟由总统而重新回归平民后,也是在天津生活。他一生中曾先后娶过四位夫人,除一位高夫人去世的早外,晚年时与郑夫人、陈夫人和刘夫人生活。

曹锟起自社会最底层的布贩子,奋斗了大半生,回归原点,他倒啥都想开了,脾气也不暴了,也不骂人了,经常拎个小板凳混在市井中侃大山。直到有一次被曾经的侍从部下在贫民窟里遇到而认出来,一群老头子这才知道,经常乐呵呵地陪他们胡吹乱侃的胖老头竟是曾经的大总统。老曹很不好意思,当初在位时以贿选而闻名,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曹锟晚年爱听戏,信佛,经常到寺院烧香念经。

你别看曹锟幼年时没读过几年私塾,但晚年时主要时间和精力都放在练习书法和绘画上了,品味还挺雅,格调也不低,与齐白石交情甚好。每天早晨起床后先练套虎拳,再打坐练练气功,然后就开始练字和画画。

在书法方面,曹锟经常写一笔虎字和一笔佛字大中堂,以赠亲友,上面印着“弱冠从戎服劳国家四十年归田年七十以后怡情翰墨之作”,这印章是齐白石送的。

在画画方面,曹锟尤擅画傲霜斗雪的梅花,画完后都要盖上那枚刻有“一点梅花天地心”的图章,这也是齐白石送给他的。曹锟对这两枚印章甚是喜爱。

在生活上,曹锟的饮食起居比较随便,不挑剔。他每顿饭都要喝上二两白酒,主要是喝天津产的直沽白酒,偶尔也买上一两瓶洋酒解解馋。有时曹锟逛街遇到有人卖鸟,就会把鸟全部买下,打开鸟笼,看着这些小生命争先恐后地飞上天,他感到很开心。

由于曹锟年轻时就性格豪爽,下野后有谁向其求助时也慷慨解囊,所以他连“月光族”都算不上,半个月就会把夫人给的钱花光光。不过他还是能够自得其乐,比如,一块一块地从夫人手里要钱,也让他乐此不疲。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企图搜罗北洋时期有声望的人物来建立伪政权,像曹锟、吴佩孚、段祺瑞等大佬自然都在日本人的视线搜寻之内。

日本人土肥原贤二了解到曹锟当总统时,纵容哥哥弟弟们一起抓钱,感觉曹锟应该是个不错的人选,于是就几次直接派日本特务做工作,希望曹锟出山,建立一个“以曹锟为中心的新政府”,遭到曹锟的痛斥:“就是每天喝粥,我也不会去为你们日本人办事。”

土肥原不死心,又派出曹锟的老部下齐燮元、高凌蔚恭请曹大帅出山,结果也是一个个吃了闭门羹。曾担任伪河北省省长的高凌蔚奉日本人之命来访之时,曹锟当时正躺在炕上抽大烟,还没等高凌蔚说话,曹锟把烟qiang往地上一摔,大声怒吼:“你给我滚出去!当了汉奸还敢登我曹家的门!”让几个侍从把高凌蔚架出去了。曾担任伪京津卫戍司令的齐燮元来曹家的时候,曹锟告诉手下人,不许开门,齐燮元敲了半天,也只有下人在门内对他冷嘲热讽,只得悻悻而归。从此,没人敢来劝降曹锟。

曹锟还告诉家人和孩子一定要保持民族气节。每当他听说自己哪个的朋友与日本人有接触后,便立刻宣布与之绝交,别对别人说我认识你,我丢不起这个脸。

谁也想不到,这个粗俗的外表之下、粗糙的布衣服里面,还有颗如此高贵的心。

全面抗战爆发后,曹锟时时关注着战场的动态。自己视力越来越差的时候,就让孩子给他读报。193848日,当女儿曹士英如往常那样拿出《大公报》给父亲读报时,曹锟听到国军取得了台儿庄大捷的消息,曹锟一跃而起,大声说道:“我就不相信,咱们还打不过那小日本。”

同年5月的一天,当曹锟从报纸上得知日本人又调来了大批军队围攻台儿庄,登时大怒,痛骂日寇。骂完后,内心焦躁,决定上澡堂冲个冷水澡,结果不小心感冒了。开始时还没在意,以为很快会恢复过来,但几天之后,感冒转成了肺炎。一位70多岁的老人,这么一折腾,待医生来时,已经无力回天。

当家人问其还有啥事要交待的时候,出人意料,他握着女儿曹士英的手说:“台儿庄大胜之后,希望国军能乘胜收复失土,余虽不得见,亦可瞑目。”

1938517日,曹锟在天津泉山里寓所病故,享年76岁。

当曹锟病故的消息传出后,寓居北平的老部下吴佩孚热泪满襟,大呼道:“三爷,子玉还念着要来看你的,你怎么就走了呢?”

原来,吴佩孚有“四不”(即不进租界、不借外债、不积私财、不纳妾)的誓言,所以虽然与曹锟相隔不远,却十多年没有见面了,他不想踏入天津英租界,只是常派子女来探望和问候曹锟。没想到老哥俩就这样分别了。参加吊唁的时候,吴佩孚也还是没来,派夫人张佩兰来天津的。

曹锟出殡这天,家人为其穿上了当年的大总统制服,口含珍珠,棺内还放入一个赤金的九连环和一柄他生前随身佩带的宝剑。

此时蒋介石已经跑到了重庆,但也有感于曹锟在沦陷期间的忠贞不屈,特以重庆国民政府名义发布训令,训令中称:

(一)曹锟著追授为陆军一级上将,此令。

(二)故陆军上将曹锟息影津沽,抱道自重,比岁以来,值寇势之方张,遭奸佞之叵测,威胁利诱,逼迫纷乘,而该上将正气凛然,始终峻拒,不挠不屈,通国具瞻,且于疾革弥留之际,以抗战胜利为念,忠诚纯笃,志节昭然,尤见军人之风范,足垂奕祀之清芬,今者老成永逝,轸悼殊深,允宜明令褒扬,式资当世楷模,特先颁赠“华胄忠良”匾额一方,一俟寇氛靖平,再议饰终令典,凡其旧日僚属,能断志励操矢忠报国者,并当一体宏奖,优予登用,藉示眷念忠贞淑浊扬清之至意,此令。

第三个我们要介绍的是翰林总统徐世昌。

徐世昌出身翰林,这是文化程度最高的总统,大概也是中国历史上文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元首了吧。在文化方面的修养与造诣,自是高于其他人,可以说实现了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立德、立言、立功的“三立”境界。

下野后的徐世昌,隐居天津,专心致力于诗、书、画创作和书籍编著。

徐世昌一生编书著书达三十余种,年轻时担任东三省总督时就编辑了《东三省政略》12卷,分为边务、蒙务、军事、官制、司法、财政等12类,洋洋数百万言,实为一部东三省近代史。1914年又刊行了《退耕堂政书》55卷,把他仕清之时的奏议、说贴、条议、函牍、电文等分类编列,仿佛一部晚清政治史。1931年时开始编写《清儒学案》,一直到1939年编完,共208卷,线装100册。汇集了有清以来4000余家流派学说,是研究清代典籍最重要的资料。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徐世昌文学功底深厚,诗文俱佳,素有文章魁首和总统诗人的美誉。一生诗文5000余首,楹联万余对。人们评价他的诗文“上下千年,融会贯通”,“优游而闲肆,简澹而清远,抒写性情,旷然无身世之累,一若布衣韦带之士,自放于山砠水澨者之所为”,评价他的楹联“故旨深者,其行甚远;文之美者,所至交推品题”。

其自勉联语如:“人生盈虚千载史,文章甘苦百年心”。

其崇尚传统文化的联语如:“仁义乃为治国本,儒道自是立身基”;“无视无听守以正,心清心静保尔形”。

其对人生感悟的联语如:“人能克己才方大,世有真儒道益尊”;“被褐怀玉是谓社稷主,知白守黑不为天下先”。

这些都是联中上品,乃至今天读来仍让人感触万端。

徐世昌晚年时一直思考这些,大概也是对他担任大总统期间所发生的“打倒孔家店”的新文化运动及五四运动,加上西方各种主义、思想涌入中国的风云现象的反思吧。

徐世昌下野后,决心不问政事,徜徉书海,连报纸都不看,有什么新闻由跟随自己的侍从简略说一下就行了。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他开始每天都让侄女给他读报,密切关注时局。

徐世昌在当总统期间就发生了巴黎和会事件,因此他对日本人的野心看得清清楚楚。尽管此时已八十高龄,但他一再对身边人说,国内应团结协作,一致搞外,方可挽救民族危机。

徐世昌当过清朝官员,民国时期他对“旧主”宣统帝一向比较尊重,对清室的经费、待遇等一直悉心照料,所以许多人认为他眷恋故主。全面抗战爆发后,日本人也正是看中徐世昌的这一特点,感觉可以拉他下水。加之徐世昌是与袁世凯并驾齐驱的人物,比北洋其他首领更有资历,所以日本人屡次派人来找徐世昌,劝其与日本人合作,至少可以与“满洲国皇帝”溥仪合作,但均遭拒绝。徐世昌声称“我年岁已高,精力不济,决不再有出山之想”。

汉奸王克敏曾以师生之谊前来拜会,徐世昌也闭门不见,并称“我没有这样的门生”。

日本坂垣师团长和大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都曾约过徐世昌,但徐世昌根本不见。

日本又派徐世昌的门生章梫、金梁二人前往游说,此二人奉劝老师要注意晚节,不要失掉千载难逢的机会。

八十多岁的徐世昌大怒,厉声问道:“你们知道什么是晚节?贪于一时利益,出卖国家民族,违背天理良心,这算是晚节吗?你们太浑”。

这俩门生劝降未成,恼羞成怒,反斥徐老“执迷不悟,才是太浑呢”。

徐世昌潸然泪下,缓缓说道,想不到我收了你们这俩混蛋。我这个年纪,又碰到这一场。言罢,拂袖上楼。

1939年春,徐世昌因经常参禅打坐而得了膀胱炎,日趋严重,医生诊断后认为必须动手术。但天津医院设备差,这样的手术要到北京协和医院。但徐老担心到北京会遭日本人劫持,坚决不去北京,最终病情恶化,于65日病故,享年84岁。

重庆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下令褒扬,以奖其爱国忠贞。“徐世昌,国之耆宿,望重群伦。比年息影津门,优游道素。寇临华北,屡思威胁利诱,逞劂阴谋,独能不屈不挠,凛然自守,亮风高节……溯其生平,学识闳通,风度冲穆。秉政之日,对内以和平息争为念,对外以维护主权为心,功虽未竟,志业自有可传。……卧病弥留,撄怀国难,尤见忠诚固结,始终不渝。”

第四个我们要介绍的是笑面虎孙传芳。

张作霖被zha身亡后,奉军退回了关外,孙传芳也辗转来到沈阳。张学良对他也颇为礼遇,在帅府专门为他设了一间办公室。然而,两个人虽然无话不谈,但政见却存在非常大的分歧。

孙传芳依托张作霖的目的就是想东山再起,张作霖死了,他便劝张学良应该在日、俄、南京国民政府之间保持不即不离的态度,借力打力,从中谋取自己的利益,就像当初张作霖在东北起家时总是从日、俄中间借力一样。这一想法和奉军参谋长杨宇霆甚是合拍,但张学良却很不赞同。

19281229日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以及1929110日张学良在帅府老虎厅qiang sha杨宇霆、常荫槐,这让孙传芳既大失所望,又感到害怕,于是远避大连。

在大连期间,他仍然多次建议张学良固守东北,静待时机,以窥中原。

1930年爆发了蒋、冯、阎、桂之间的中原大战。孙传芳自己跑到石家庄,与日本士官学校的老同学阎锡山联络,准备一起反蒋。

孙传芳还力劝张学良应该倒蒋,然后借天下大乱之机,凭东北之力重新扫荡中原,完成老帅未竟事业。但张学良不仅不从,反而率兵出关助蒋。

孙传芳仰天长叹,张作霖的儿子怎么会这样没出息呀。放着这么好的基业,却不敢展足,不图大志,甘心受人驱驰,真是虎父犬子啊。

由于东北军与蒋介石联手,冯、阎、桂不久便被打败,孙传芳想趁机而起的想法已经没有机会实现了。至此,孙传芳依奉再起之迷梦彻底破灭。

“九一八事变”后,孙传芳从东北出来,举家迁往天津隐居。多年的征战,起落沉浮,瞬息繁华,转眼烟消云散,尤其看到自己的部将也都被蒋介石收编,这让当年的五省联帅心灰意冷了。

这个时候,孙传芳在日本的老同学、后成为侵华日军总司令的冈村宁次派人找到孙传芳,冈村宁次本人也多次亲自登门造访孙传芳,拉拢他与日方合作,出任华北伪政府主席,但均被孙传芳一口回绝。

为了摆脱冈村宁次纠缠,孙传芳皈依佛门当了和尚,法名“智园”,并重复两句古语:英雄到老终归佛,名将还山不言兵。

19344月,孙传芳在天津组织佛教居士林,自任理事长。

皈依佛门后的孙传芳表现得还很虔诚,每星期有两天穿着海青到居士林念经听课,平时在家还向穷人施粥。

有人对他说,你在战场上结下无数仇家,不怕他们来报仇吗?孙传芳微微一笑说,死于同胞之手,比当汉奸卖国贼苟活强上千倍。没想到的是,这句话被他言中了。

19351113日,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下午两点左右,天津佛教寺院居士林,孙传芳正在听经,一位女居士缓缓地走到他身边,突然拔出手qiang,对准孙传芳连开三qiang

孙传芳血溅佛堂,当场毙命,终年50岁。

原来,此女叫施谷兰,她的父亲叫施从滨,当年在直奉战争中被孙传芳处死。

施谷兰为报父仇,准备了很长时间,苦练qiang法,精研武功,并把名字改为施剑翘,定要血刃仇人,终于得偿所愿。

这就叫从前如是因,方结如是果,所以有人说孙传芳当年坏了北洋投降不杀的规矩,所以遭了报应。也有人说是因为孙传芳隐居期间也没闲着,惹了蒋介石的嫉恨,所以军统局利用施剑翘为父报仇的心理,为她提供了手qiang和机会,假女子之手杀了孙传芳。

但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事情是,孙传芳治理东南时,重用知识分子,裁减赋税,善待农人,让人念念不忘;孙传芳做人也守住了底线,誓死不当汉奸卖国贼,别说他传芳不传芳,却也配得起他“馨远”的名字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