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418人间谁国手  

2016-12-07 06:48:56|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间谁国手

第五个我们要介绍的是北洋之虎段祺瑞。

长久以来,人们只认为段祺瑞是“三一八”can anyuan xiong,却少有人知道他的另一项桂冠――“六不”总理,即不贪污肥己,不卖官鬻爵,不抽大烟,不酗酒,不嫖娼,不赌钱。

怎么样?是不是每念一个“不”的时候,嘴巴就张大一次,念完六个“不”,嘴巴再也合不上了?拿这个标准来套一下,试看有几人能够如斯?做到三条也行啊。实在不行,坚持做到一条也行啊。

按照传统的观点,当官是发财的,军阀是卖国的。既然官当那么大,不发财的话,岂不是被人指着脊梁说是白痴?既然把国都卖了,那肯定是有利可图了。可是段祺瑞这样位高权重的北洋老二,在下野之后,不仅一点儿家产也没攒下,就连住的房子还是小舅子的,你能相信吗?

当初袁世凯给他的房子,是因为房主与袁世凯打牌输了40万大洋,把房子押给袁世凯的,但没给袁世凯房契。袁世凯死后,房主人持房契来,段总理一看,二话不说就让地方。这要是换了别人,别说国务总理这么高级别的人,就是个科级干部,也会动粗赖着不走的,那可是北京最好地段的房地产,真金白银呀。可是老段就是这么守规矩。

他在位手握重权的时候,从不用权力为自己谋利,谁的礼也不收,实在难却的时候,就选一两样不值钱的小礼品意思意思,其他的一概退回。他就这么死心眼儿。只有一次把礼物“全”收下的,是冯玉祥派人给他一个大南瓜,他怎么也不能切一dao留下一点儿吧。

所以,在老段下野之后,尽管他当陆军总长和总理多年,不要说混得是家徒四壁了,他连房子都没有,那日子过得着实是不怎么宽裕。19266月,段祺瑞因欠黎元洪7万元,无力偿还被黎告上法庭。你说惨不惨?

这个老黎,在政治上没斗过老段,在经济上却让老段如此难堪。这就叫黎菩萨为难段金刚。

这种行为放在今天,会有数亿“聪明的人”嘲笑他,你到底图个啥?名也臭了,利也没有,怎么混的呀你?说你傻好像夸你似的。

当初你老段只要动动手指头,哪怕是在指甲缝里抠出点儿东西来,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程度呀。谁理解你呀?

然而,下野后的老段,住在天津小舅子吴光新的房子里,却仍然是安贫乐道,不改初衷,从没想动用自己的政治影响来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状况。

往昔的戎马征战,东挡西杀,政坛沉浮,潮起潮落,都已成了过眼云烟。这些北洋宿将都愿意隐居在天津。为啥呢?除了地利上与北京近,还有临海南下的便利之外,更主要的,应该是树高千丈,落叶归根吧!他们起家就是在天津小站,这里有他们魂牵梦绕割之不断的情愫!

段祺瑞先后娶过两妻、五妾,以前在京城的时候,家务事都由张夫人做主,老段从不过问日常生活开支。到天津当了退休老头之后,段祺瑞开始操持起家务来了。柴米油盐这样的生活琐碎小事,老段也开始管。每天生活开支是多少,给跟随自己的几个打杂的该是多少钱,一个月下来有没有透支,老段都亲自过目检查。他把仆人减到最低数,许多事都得由夫人姨太太亲自来做。

段祺瑞很古板,但做事极认真,所以连家务小事也这么历历分明。这性格和风格,有点儿像胡兰成形容的张爱玲:“张爱玲是使人初看她诸般不顺眼,她决不迎合你,你要迎合她更休想。”“她但凡做甚么,都好像在承当一件大事,看她走路时的神情就非同小可,她是连拈一枚针,或开一个罐头,也一脸理直气壮的正经。众人惯做的事,虽心不在焉亦可以做得妥当的,在她都十分吃力,且又不肯有一点迁就。”

不过想想看,让老段来安排柴米油盐,怎么着都有种老虎拿起绣化针的感觉。

正因为老段总是板着面孔,吃饭的时候也严肃,弄得谁都拘谨。尤其是自己吃素后,更不与家人在一起吃饭,就是自己一张桌。

据段祺瑞的外孙女袁迪新(袁世凯的义女张佩蘅嫁给了段祺瑞,生个女儿叫段式巽;而段式巽又嫁给了袁世凯的侄孙袁家鼐,生了女儿袁迪新)回忆说,她最害怕全家一起吃饭,因为段祺瑞规矩多,吃饭时“不能出声音,只能吃眼前的,吃完了不能走,要等大家都吃完了,把筷子平放在碗上才能离开。”

段祺瑞古板拘谨、不善言辞、不爱交际、不会应酬,那简直可堪称一绝。

老段自己就曾对梁启超抱怨:“我生平就是不会说话,不会敷衍人,不会应酬人。前天公府召宴蒙古王公的时候,我进府向总统一鞠躬,退出时又一鞠躬,筵席中我实在无话可说。这是多年生性。”当时的《民国日报》也曾披露说:“段祺瑞生平不喜与人作寒暄语。设有客谒之,彼第一句话必曰:‘尔为何事来?试言之。’于是,客述来意。段觉可为,即答‘可’一字;设不以为然者,则答以‘不准’一话而已,余无多言也。”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贵人语迟”吧。

悄悄问一下:真不知老段谈恋爱时是怎么谈的。好几个妻妾呢,怎么泡到手的呢?哈哈哈。

段祺瑞的生活很有规律,几十年如一日。每天练练字,打打牌,下下围棋,打打麻将,还学会了打台球。

今天留下来一幅老段打台球的照片,那姿势实在是不标准。别人打台球,后手是握杆儿,位置与腰齐;但老段是后手抬高,高过肩膀,像我们握钢笔似的捏台球杆儿,又像扎飞镖的感觉。试了一下,那不叫打台球,明明是戳台球。更可气的是,别人是站着打,至多是趴着打,但老段那照片中,剃个板儿寸,身着缎子服,半个屁股坐在台球桌角上戳!虽然外表还是笑眯眯地,但神情举止中透着一股傲气,像是拿着一件长矛说:戳死你个小日本!

段祺瑞的书法涉及正、草、行、隶诸体,取法颜(真卿)、柳(公权)、董(其昌)、赵(孟頫)之间,笔法绝对不俗,有相当的功力,其文义也甚是可观。

在此略列几幅段的楹联,从中一窥其人其心,如:

传家有道惟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

强抑直流生一曲,故邀明月作三人;

世人终日忙,无非名利场;

古德须从心上悟,天香真是月中来。

段祺瑞嗜下围棋,每天饭前必下一局,水平也不低。他的儿子段宏业棋力甚佳,在民国时期也算得上是国手级别的。父子经常对弈,每当老段输棋的时候,大眼睛一瞪,“没出息,就只会下棋!”因为段宏业不在功名事业上用心。

老段下围棋还有一段佳话。后来横扫日本、被称为“昭和棋圣”、一生雄踞“天下第一”的吴清源,11岁时就成为老段的门下棋客。小孩子不知深浅,不懂给领导让棋,毫不客气地把老段杀得大败,让老段生一天闷气,不出来见人。但生气归生气,老段做事却甚是大方,当时大概在1925年,老段还担任临时执政时期,便每月给吴清源开一百大洋的高薪。很快,这个孩子的名声就传遍围棋界。日本人听说中国出了个围棋神童,就派人前来挑战,但被吴清源挑落马下。老段看到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就四处活动,希望吴清源能去日本深造。日方倒是答应了,但吴源源家境贫寒,老段爱惜此子,便吩咐国务院为吴清源特别划拨一笔款子,资助他去了日本。

老段晚年见到蒋介石的时候,还提到吴清源,说这位稀有天才有可能加入日本国籍,那将是中国的一大损失,应设法召其回国,指导国人棋艺,否则中国将与日本围棋水平差距越来越大。可老蒋却没有这份心思。

老段本来还爱打麻将,在位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搓几圈,但下野后,家里捉襟见肘,麻将也没法玩儿了。

1928年,当年保定军校的毕业生蒋中正,听说老校长居然生活如此清贫,心里很是钦敬,随即送上2万元,在此后三四年间,又送过数万元,老段生活问题这才得到解决。

同其他几位北洋元老一样,段祺瑞下野后,也皈依了佛门,每天吃素,自号“正道居士”。据说,这只老虎之所以吃素,是1925年“三一八”惨案发生后,他在被qiang sha的学生shi ti面前长跪不起,从此发誓终生吃素。

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叱咤风云的北洋宿将,下野后竟然与青灯古佛为伴,在家里辟出一间佛堂,每日晨起便焚香诵经,并成为他每天的功课,从不间断。每逢初一十五,段祺瑞都要亲自到庙里去做法事,并时常捐善款以修俗心。

据颜惠庆在自传中说,老段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研究佛经。每当有人问他中国内部纷争的原因时,老段都给予佛家因缘的解释,即国家蒙受苦难来自恶魔降世,除非将魔孽zhansha绝,否则苦难不能终结。

如果不明就里的人听到这一回答,估计会想遇到个神经病。但从老段口中说出来,透过他望着远方的眼神,谁又能知道他在思考国家症结根源的时候,是经历了怎样的政坛风云,在那个时代旋涡中又是怎样的抗争与无奈呢?

宁静的日子没太长久,1931年“九一八”的qiang声打破了这一切。

自然,段祺瑞也成了日本人拉拢的主要对象。只是,让人们“失望”的是,这个一直背负着亲日派骂名的段老虎,却拒绝与日本人接触洽谈。土肥原贤二多次到天津秘密拜访段祺瑞,想请段出面组织华北政府,均遭到段祺瑞的严词拒绝。

为防止这样有影响的前领导人被敌寇所挟,蒋介石决定把段祺瑞接到自己所能控制的地盘上来。于是他派人持亲笔信来天津,恳请芝泉老南下颐养。

经过郑重考虑,段祺瑞决定接受这份邀请。

1933121日,段祺瑞悄悄离开天津,脱离日本人的势力范围。船抵南京浦口,蒋介石令在京少将以上军人集体过江迎接,蒋本人也亲自到码头上恭迎老段的大驾。老段走下轮船时,身着戎装的蒋介石趋前敬军礼,并亲自搀扶老校长。

尽管当初北伐军的目标是横扫北洋军阀,但那是政治上的问题,这并不妨碍个人感情和私交的正常进行。对于有骨气的北洋领袖,蒋介石也是给予破格的尊重的。

老段在南京住几天后,124日移居上海。

段祺瑞在上海接受《申报》记者采访时,铿锵作答:“日本暴横行为,已到情不能感、理不可喻之地步。我国惟有上下一心一德,努力自求。语云:求人不如求己。全国积极准备,合力应付,则虽有十日本,何足畏哉?”

列位看官,这就是传说中的亲日派的样子吗?

随后,蒋介石又亲自登门拜访问候,每月拨给段公馆一万大洋,这让一生不攒钱的老段过上了非常富裕的生活,不用再精打细算。就这样在沪上度过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三年。

1936年夏天,段祺瑞因贪吃了几片西瓜导致腹泻数日。眼见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日渐消瘦下去,医生劝他开荤以增强体质,他说:“人可死,荤绝不能开!”他牢牢地记着自己吃素的誓言,坚决不打破。

入秋之后,段祺瑞腹部又感不适,吐血便血,确诊为胃溃疡复发。

1936112日,段祺瑞在上海宏恩医院病逝,享年72岁。

弥留之际,段祺瑞留下亲笔遗嘱“八勿”。这“八勿”的思考,绝对是政治家的风范,其中蕴含的道理,即使在今天看来,也仍然发人深省:

余年已七十有余,一朝怛化,揆诸生寄死归之理,一切无所萦怀,惟我瞻四方,蹙国万里,民穷财尽,实所痛心,生平不喜多言,往日曲突徒薪之谋,国人或不尽省记,今则本识途之验,为将死之鸣,愿我国人静听而力行焉!则余生虽死犹生,九原瞑目矣。国虽微弱,必有复兴直道,亦至简单。

勿因我见而轻起政争,

勿尚空谈而不顾实践,

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

勿信过激言行之说而自摇邦本。

讲外交者,勿忘巩固国防;

司教育者,勿忘保存国粹;

治家者,勿弃国有之礼教;

求学者,勿鹜时尚之纷华。

此八勿,以应万有,所谓自力更生者在此,转弱为强者亦在此矣。余生平不事生产,后人宜体我乐道安贫之意,丧葬力崇节简,殓以居士服,毋以荤腥馈祭。

此嘱。

这老段呀,不仅生前绝不开荤,即使在遗嘱中还记得自己的承诺,“毋以荤腥馈祭”,真是让人唏嘘。

尤其遗嘱中这个“八勿”,不仅实在,而且深刻,思考的是国家乱之因、治之途,后人更应深思、细品、用心看。

段祺瑞的葬礼是依照佛教礼仪进行的,当天上海下半旗致哀,各界显要及在野名流纷来吊唁致哀。这些人中,既有朋友,又有对手,从这些要人给老段的挽联中,我们来欣赏一下老段最后的荣光。

听到段祺瑞病逝的消息,蒋介石自洛阳致唁电,并发布国民政府令:“前临时执政段祺瑞,持躬廉介,谋国公忠。辛亥倡率各军,赞助共和,功在民国。及袁氏僭号,洁身引退,力维正义,节慨凛然。嗣值复辟变作,誓师马厂,迅遏逆氛,卒能重典邦基,巩固政体,殊勋硕望,薄海同钦。兹闻在沪阖逝,老成殂谢,惋悼实深。应即特予国葬,并发给治丧费一万元,生平事迹,存备宣付史馆,用示国家笃念耆勋之致意。此令。”

昔日政敌吴佩孚的挽联不仅文义深刻,且非常公允,当排第一:

天下无公,正未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奠国著奇功,大好河山归再造;

时局至此,皆误在今日不和,明日不战,忧民成痼疾,中流砥柱失元勋。

我们细品品这句话,其实更像是吴佩孚晚年对民国建设的一番反思。我们普通人看到的是时局如此乱象,好像是军阀们造成的,但具有穿透力的目光看来,以及切身经历了大变革时代旋涡的吴佩孚看来,当时的情形,已经是在那最蹩脚的制度安排支配之下最不乱的结果了。如果没有袁世凯和段祺瑞这等铁腕人物控制局势,那就不知会乱到什么程度了,估计会有成百上千蠢蠢欲动的人叫着“皇帝轮流做,今天到我家”了。

曾先后担任吴佩孚、张学良幕僚的江东才子杨云史挽段祺瑞联,在吊唁段祺瑞同时,也纵论世间英雄:

佛法得心通,知并世英雄,成败一般皆画饼;

人间谁国手,数满盘胜负,江山无限看残棋。

这幅联,应该是悟道者之言,有种是非成败转头空的感觉。

国民政府赈务委员会委员长许世英挽段祺瑞:

一生刚介,三造共和,定大难,决大疑,峙如泰山,渟如止水,晚节念艰贞,莽莽乾坤能有几;

卅载论文,百年知己,言可坊,行可表,进思尽忠,退思补过,衷肠今割裂,茫茫人海更何人。

这幅联对段祺瑞的为人,功过,为人处世的风格,以及对老段的褒扬和思念,都表达得淋漓尽致。

其他人的挽联也多为褒奖之词。

国民政府察哈尔省主席兼国民革命军东北军第29军军长宋哲元挽段祺瑞:

谋国公忠,鞠躬尽瘁,溯自典兵戡乱,参战誓师,正气壮河山,出处一身关大计;

经年感慨,观变沈机,惟有扼腕推心,赌棋诵佛,悲声动天地,沧桑满眼老奋才。

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院长陈调元挽段祺瑞:

项城云殂,中山不朽,慨共和手创,实历百艰,地下若相逢,应叹先生老矣;

保阳开业,新镇谈兵,记方略亲承,早经三沐,斯人庸可作,更为国家痛之。

国民政府河北省政府主席兼国民革命军第2937师师长冯治安挽段祺瑞:

下为河岳,上应日星,时势造英雄,三定共和成往迹;

功在苍生,名垂青史,国家摧柱石,万方涕泪哭之初。

国民革命军北平宪兵司令部司令邵文凯挽段祺瑞:

磨而不磷,涅而不缁,名世五百年,手造河山归大隐;

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传薪十六字,愧承衣钵哭先生。

国民革命军第7军团总指挥傅作义挽段祺瑞:

三造共和著青史,创立勋名在事慨推枰,一局安危谢太傅;

千秋论定伴碧云,饰终葬典箴言伤属纩,毕生忧瘁武卿候。

国民政府驻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汤尔和挽段祺瑞:

起家亦自寒儒,再莫谈谁败谁成,过客而今归佛域;

盖棺也无定论,更休说为功为罪,大名终古在人间。

国立北平大学代理校长徐诵明挽段祺瑞:

身系于全局安危,岂图再造共和,逮今日邦家巩固;

五族当集中团体,庶冀大兴民国,慰我公霄汉英灵。

国民政府浙江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长褚辅成撰挽联:

一身系天下安危,犹忆鲸海兴波,正泮国南迁,顿敛敌纵弭隐患;

百里感国土日蹙,每念马厂振旅,又胡氛北炽,削平大难丧元勋。

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参议李鸣钟挽段祺瑞:

春秋明义战,周占辅共和,若论元宰功勋,历数贤豪堪首届;

正气照日生,留形归河岳,俾留国人矜式,况曾庵幔受心书。

段祺瑞是安徽人,其死后,蒋介石特意拨款20万元,在安徽黄山购置了墓地,准备以国葬的名义,将段氏安葬于此。但是,段祺瑞的长子段宏业认为,乃父创业发迹,一世功名,辉煌业绩,心血所注,均在“京师”,所以决定扶柩北上,在平郊另卜风水宝地。19361211日下午410分左右,老段的灵柩抵达北京西郊广通寺。北京广通寺退居长老长悟偕住持性然和尚给段祺瑞撰送的挽联是:

往事已成烟,当此月冷风悲,忍听亿兆哭元才;

人生原如梦,试看河残山破,公能放著即解脱。

19361212日清晨6时,段祺瑞灵柩由广通寺起灵,往西山卧佛寺进发。

段宏业在八宝山一带为其父寻找坟地,东查西看,却总不满意,结果这么一拖,就拖到日本人进来了。日军强行征用卧佛寺,段的遗体只好匆忙下葬在西郊一块普通坟地。50年代初,又移厝清河镇。1963年,其侄段宏纲和章士钊又为迁葬于北京万安公墓,章士钊为题写墓碑:“合肥段公芝泉之墓”。

老段生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其最终安眠之处,还是共产党人给他安排的。靠近香山,暮鼓晨钟。具体地说,是由其老友章士钊出面,经有关部门批准才下葬于此,碑文也是章氏所题。长眠在这里的,还有李大钊。

老段之墓,一如其为人,是背对众墓而设――坐南朝背,向隅而筑,一副孤傲的样子。

金井锁梧桐,长叹空随一阵风。

大潮汹涌之际,人们可能看不到潮下的礁石。但大潮落下的时候,礁石还在那里,巍然峙立。

诚然,他和老领导袁世凯一样,没能避免中华陷入内乱,没能拯救人民于水火之中,但盖棺定论之时,我们发现,老段虽然严重不合群,跟人不交往,交往时也没有几句话,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透过这些挽联,也看得出他还是有知音的,时人知道他尽了最大的力,从而也理解了他,接受了他,懂得了他。尤其是晚年在日本人面前他保持了英雄的尊严,更是值得让人敬佩的。

正如梁启超评说段祺瑞:“其人短处固所难免,然不顾一身利害,为国家勇于负责,举国中恐无人能比。”这一句话,也足以形容得出老段之生平。

其他的一些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信人们会越来越归于理性。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27)
 <誨iv>

历史上的絬ot

最近读者

热度

在LOFTER过键多文章

关闭<真;&>
玩LOFTER能免费冲印20张照片深人人有奖!     我要抢>

评论

<#--最新日掷老群博日掷--> <#--推荐日掷-->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絬ot--> <#--被推荐日掷--> <#--上一 吃下一 -->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降投票-->
 <誨iv>
 <誨iv>
 <誨iv>
 <誨iv>
 <誨iv>
 <誨iv>
 <誨iv>
 
 <誨iv>
 <誨iv>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