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420繁华落尽  

2016-12-09 06:51:03|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繁华落尽

繁华落尽子规啼,浪花淘去英雄恨。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正如水浒传里,天上的反星下凡,经历一番劫毁,而后又皆成神;又如红楼梦中,大难过去归了本位,仍是青埂峰下一块顽石。

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吴佩孚已走完他的路程,但他留给世人的,却远远没有挖尽。

从事功角度来说,对吴佩孚的评价,可以用李世民评价曹操的话来形容:“一将之智有余,万乘之才不足。”作为第一个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的中国人,作为当时最有希望统一中国的人,吴佩孚创下了一战安湘、再战败皖、三战定鄂、四战克奉的常胜战绩。在美国和苏联主动争着对他示好的情况下,只要他做出让步,从中获取巨大的外援支持,那么他基本上就可以在乱世中脱颖而出,实现中国的统一。至少可以像日本战国时代的织田信长或丰臣秀吉一样,为整个国家统一绘出基本的框架蓝图,而绝对轮不到小字辈蒋介石。

可是,吴佩孚却没有利用好历史赋予他的机会。

那么,吴佩孚是真的没有万乘之才吗?不见得吧?

实事求是地说,吴佩孚不是不懂quan mou,只是不想那样做。惜哉!惜哉!

然而,也恰恰吴佩孚的不想那样做,才成就了历史上更加独特的吴佩孚。

《庄子·在宥》中说:“出入六合,游乎九州,独往独来,是谓独有。独有之人,是谓至贵。”在整个北洋曲终人散之际,我们不妨借着吴佩孚这位“北洋时期军人之典范”,略抒一下怀古之幽思。因为在他身上,还存在着传统中国人的某种精神,而这种精神,对后人来说,应该是久违了的。我们总不能让这种精神一直沉默并消失吧。

吴佩孚出身于秀才。冯梦龙在《醒世恒言》“马当神风送滕王阁”中,对“秀才”有一番描述:“自古至今,有那一等怀才抱德,韬光晦迹的文人秀才,就比那奇珍异宝,良金美玉,藏于泥土之中;一旦出世,遇良工匠,切磋琢磨,方始成器。故秀才二字,不可乱称。秀者江山之秀,才者天下之才。但凡人胸中有秀气,腹内有才识,出言吐语,自是一般。所以谓之不寻常。”

老吴的“秀才”,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秀才。由秀才而掌兵,打下半壁江山,又牢牢地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和节操。别人可能因“秀才”的称呼而扬名,而吴佩孚却让“秀才”二字格外生辉,使天下读书人顿增颜色。

中国古代有幅联语:“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说的是读书人心眼儿多,为了实现自己所谓的理想和出人头地,经常做出为人所不耻的事情,一些负心汉和自私鬼多是读书人,反不如市井阶层实在、讲义气。水浒传里的108将所展示的就是这一图景。

可是,在吴佩孚这位“秀才”、读书人身上,却没有这种毛病。不仅没有,反而体现着一种“贵族精神”。这个“贵族”,不是福布斯排行榜,也不是高富帅,而是一种行为上的高贵和精神上的强健。正像孔子的弟子子张说的:“故势为天子,未必贵也;穷为匹夫,未必贱也。贵贱之分,在行之美恶。”

贵族精神的第一条,要坚守道义,为了这个道义,可以用生命去捍卫。就像孟子说的:“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

春秋五霸的宋襄公本来是坚守道义的典范,要与敌人堂堂正正地交战,而绝不乘人之危。可是,后人却从事功角度把他评价为愚不可及的模范和反面典型。项羽本来坚守着贵族精神,可是,后人解史时也是从事功角度来看,这就对中国人心影响太大了,心直者死,玩心眼儿者名利双收。司马迁把失败的英雄项羽提到帝王本纪中,想扭转一下人心,重新倡导一下贵族精神,校正一下迷失的人心,可是最终收效甚微。在以成败论英雄的历史观支配下,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登上了政治的大雅之堂,尤其是到了晚近,气氛突变,国之间、人之间的信条是:“没有永恒的敌人,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从此,道义一词,已经从人的心里流放出去了。

贵族精神所坚守的这种道义,就是自己的信仰。这种信仰,与其说是主义、理想,与其说是先贤、楷模,不如说是他自己。因为,这种信仰,这种贵气是生在骨子里的。这样的人,不是天所能富贵贫贱他。他自己就是天。

具有这种精神的人,不因利益而放弃自己的信仰,不因势危而抛弃自己的信仰,不为加官晋爵而改变自己的信仰。吴佩孚有“三不主义”:不住租界,不积私财,不举外债。纵观其一生,未破此“三戒”。

这就叫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其志也。

对于吴佩孚,你说他有信仰吗?他却没有那种高远的主义支撑;你说他没有信仰吗?关羽、岳飞的立身行事就是他毕生追求和坚守的楷模,传统中国提倡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精神就是他的标杆。这远比那些高谈阔论和口是心非的效忠来得实在而具体。

贵族精神的第二条,要具备高尚的人格,或者说,要活出人的样子。人的样子是什么?无法具体描述,但有一条核心要件,那就是认为“人是高贵的”。

近代以来,欧风美雨大行其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动物界丛林法则成了人类的法则,自此,人已经失去了高贵的精神。

然而,在吴佩孚身上,还留存着这种高贵的精神。得志当为天下雨,论交须有古人风。这是先秦遗风,也是中国人身上久违了的一种感觉。吴佩孚在外敌面前,绝不卑躬屈膝,绝不摇尾乞怜,他不计较个人名利,也不考虑个人安危,甚至固执地用“不进租界”来展现一个中国人应该有的样子。尽管他的行为像往惊涛骇浪中投入的一块小石头,基本没有引起任何波澜,可这正是遗失已久了的贵族精神呀。

吴佩孚曾统率千军万马,他却不治私产,所以温宗尧说吴佩孚:“北洋军人,惟此一人穷。”而吴的部将陈嘉谟更说:“吴公部属皆穷。”因为,直系军官要是有一文钱落入自己腰包,被吴佩孚发觉的话,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直系人马后来人心离散,原因固然很多,但吴手下之人发不了财,从而各寻各路,可能也是一条重要原因。

这就像《吕氏春秋·功名》所说的:“大寒既至,民暖是利,大热在上,民清是走。是故民无常处,见利之聚,无之去。又像曾国藩的幕僚赵烈文回答曾国藩的提问“众皆出我下,奈何尽归胡公”时回答的:“人皆有私,不能官,不得财,不走何待?”

吴佩孚如果能再婉转一些,圆滑一些,可能就不会是这个结果了。当然,如果那样,可能我们也见不到这样顶天立地的吴佩孚了。

如果直接说吴佩孚的人格有多高尚,如何的义薄云天,许多人可能会认为是故意的吹嘘和拔高。可是从别人对他的尊重程度,我们或许可以一窥这种高贵。

吴佩孚灵柩下葬时,吴手下一位叫乔林的师长突然一头撞去头破血流,说要随大帅而去。未成之后就发誓终生不娶,剃发出家为大帅守墓。后来,吴墓旁边果然多了两间小屋,守墓人每天晨昏三叩首,早晚三炷香,一直住了好多年,直到文革到来,守墓人才消失。试想一下,一位老人,守着故主的一抔黄土,从黑发人变成白发人,做着这样最不为名不为利的“无谓”坚守,墓主人得具有怎样高贵的精神和人格的魅力?

可叹的是,这种精神,聪明的后人给取了几个很有时代感的名字:愚忠、迂腐。

然而,当我们嘲笑这样的人的时候,怎么不扪心想一想,那可是我们无法企及的精神境界,那可是另外一个心灵世界和人格天地呀。

在一个价值错位的世界里,在一个用动物世界丛林法则支配的社会里,在一个“上帝”都死了的时代里,能够堂堂正正地称得上“人”的,可是不多了。因为,与天地并列、行走在天地之间的“人”,是包含着一种高贵的精神标准的。

贵族精神的第三条,视名誉如生命,更高一层说,就是看破生死。

事穷势蹙之人,当原其初心;功成行满之士,要观其末路。《周易》的“困”卦中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纵然是面临严重的困境,但真正的君子甚至会舍弃自己的生命来实现理想。吴佩孚晚年,既面临着巨大的困境,又面临着巨大的诱惑,只要他点一下头,个人的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唾手可得。在这种情况都能不忘初心,有始有终,不做汉奸,拒绝拉拢,这绝非常人所能做到的,难怪在给吴佩孚送葬队伍中会出现“武圣”的牌匾。

正如俄国名著《战争与和平》中,贵族安德烈将要走上战场,抵抗拿破仑的侵略。他的父亲对他的嘱咐是:“记住,安德烈,你要是战死了,我会痛心的,可是假如我知道你的行为不像是我的儿子,我会感到羞耻!”安德烈最终牺牲在战场上。这就是贵族精神,视名誉如生命的贵族精神。

从事功角度来说,吴佩孚是个失败者;但从精神角度来说,吴佩孚又是个成功者。他的“成功”,达到了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更无法想象的境界。

吴佩孚是一个孤傲的老头,是一个顽固的老头,是一个自信过头走到自负的老头,但更是一个让人大呼过瘾的老头。他拿自己做了理想主义的人质、道德主义的代表和英雄主义的载体,“不识时务”地抗拒着时代的浸染。像他这样的人,在这个时代,已经成了像熊猫一样的珍稀品种。

就像泰坦尼克号沉没时那拒绝逃跑的船长和坚持演奏的乐队一样,在北洋大时代,吴佩孚用生命直奏到繁华残尽、梦散曲终,这就是他对贵族精神做出的最佳诠释。

吴佩孚用其生命所支撑起来的这个格局中,更包含着一种需要我们抬头仰望、低头思索的生活观念和人生境界。他提醒着我们,在这个世界上,高贵不会消失,剥中自会有复。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找到人类文明丢失的密码,寻回我们曾经的傲骨。

我们读史论人,切不可抓住瑕疵攻其一点、不计其余,从而严重忽略前人所达到的这份最重要的生命高度,否则,历史将无助于个体生命的自我完善,无助于民族的整体修行,终流于众说纷纭各说各话的戏论。

掩卷沉思处,前人惭今人。

史官如下笔,应也泪沾巾。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