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北洋觉梦录--352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2016-04-22 06:17:17|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天上银河暗转,地上新的一年,北斗的勺柄又一次指向了东方,大自然的万物又都在悄然孕育着一场新的变化。变,才符合历史发展的规律!

1925年春季前后,就在孙中山逝世、冯玉祥扩军、段祺瑞重新执政并力图以自己的设想建设民国的时候,张作霖也在为自己的大业进行着新的布局。

按照段祺瑞的预想,他知道张作霖的势力如日中天,必须对其进行牵制。而张作霖以其一贯耍流氓的精神压制冯玉祥,抢占了京津要道,更让段祺瑞如芒在背。尽管段祺瑞很不喜欢冯玉祥,但政治上的需要又使得老段不能完全抛弃冯玉祥。既然张作霖在东北和华北地区占有绝对优势,那中原和西北就得划给冯玉祥及参加北京政变的几位将领,这样东西并立,方为平衡之道。

因此,段祺瑞一面挽留冯玉祥不能辞职(冯玉祥先后四次请辞,老段都不同意),一面给冯玉祥属下的几位将领划地分封。1924126日,段祺瑞下令胡景翼督办河南军务善后事宜,占据了中原。1218日,段祺瑞令冯玉祥的嫡系张之江接替张锡元出任察哈尔都统。192514日,段祺瑞令冯玉祥督办西北边防事宜,裁撤其陆军检阅使一职,又令其另一嫡系李鸣钟代马福祥为绥远都统。114日,段祺瑞又派孙岳为豫、陕、甘剿匪司令。

当然,老段在平衡张作霖和冯玉祥的同时,也不会忘了自己应捞的好处。

19241128日,段祺瑞下令免去安徽督理兼省长马联甲之职,以安福系王揖唐为安徽省长兼督办军务善后事宜。安徽是段祺瑞的老家,这个地盘他是要抢的。123日,令卢永祥督办直隶军务善后事宜,以杨以德暂代直隶省长。自己坐镇北京,直隶的大权,他也是要争的。再加上郑士琦原有的山东地盘,老段即将取得津浦路上三个省的地盘。老段还想把原属直系范围的长江各省纳入自己的麾下,但张作霖可不答应了。

从反直的功劳和贡献来看,以上安排,也还算是公平。但张作霖可不这么想,他认为这是大大地不公平。

张作霖现在完全握有“老巢”东三省的地盘,任何人没法染指,他还不遗余力地往关内发展,抢占势力范围。

1924127日,张作霖在天津召集奉军将领及卢永祥、吴光新等人开会,商讨解决长江各省的办法。卢、吴二人本属皖系,但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之前,他们都到关外与张作霖进行联络,算是“自己人”阵营的。

19241211日,在张作霖的运作下,段祺瑞的北京政府把热河都统米振标调到北京,任命奉军第五军副军长阚朝玺率两个混成旅及若干地方部队,出任热河都统,驻节承德。阚朝玺曾任张作霖的文书和书记长,铁杆儿亲信。

段祺瑞看中了直隶的地盘,张作霖更是看中了这块地盘。张作霖连手握重兵、曾在北京占据优势的冯玉祥都不放在眼里,他能把光杆司令段祺瑞放在眼里吗?

段祺瑞不是令卢永祥督办直隶军务吗?张作霖在天津会议上就鼓动卢永祥“从哪里跌倒的,就要从哪里爬起来”。你卢永祥曾经是淞沪护军使、浙江督军,财力居全国之冠,又是江南佳丽如云的地方,你现在甘心被孙传芳夺去?

那怎么办?

废话,抢啊。要想老老实实地,那你回家抱孩子去吧,别在政坛和军界混了。苏皖浙那么好的地方,你不想要?傻了吧。

就这样,张作霖既说动了卢永祥,又对段祺瑞一顿威逼加利诱,终于让老段忍痛吐出直隶,改卢永祥为苏皖宣抚使,任奉军第二军军长直隶人(满族)李景林出任直隶督办,驻节天津。所辖奉军及改编后的地方部队凡六万余人。

此时,如果你以为张作霖抢占地盘、分封诸将,就是他志得意满、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地享受去,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张作霖可不是“驽马恋栈豆”的人,其志在天下也!

张作霖逼段祺瑞改卢永祥为苏皖宣抚使,同时免去齐燮元江苏督军之职,由江苏省长韩国钧暂兼督办江苏军务善后事宜。这也就推翻了老段于192411月天津会议定下的“对东南不用兵”的承诺,奉军南征的大计已是箭上弦、刀出鞘了。江苏形势急转直下。

读到这里的时候,许多人会不耐烦了,怎么还打仗呀?就不能各占各的地盘,老老实实地过几天好日子吗?可见,军阀真是祸国殃民啊。

此种论调其实并没有抓住问题的核心和实质。

许多历史的旁观者,都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历史的法官,运用自己那超凡脱俗的泛道德化标准,来指责前人。所以我们才会看到诸如“军阀因为个人野心膨胀,相互之间不停地发动战争,不顾百姓死活”之类的论断和评语。

历史就这样将事实简化到最简,最后变成一个个抽象的符号和论断浮现。却不知道这就与历史的本来面目大相径庭、渐行渐远,也让后人坠入历史的迷雾。

为了避免或尽量避免这种现象的发生,我们应当学会从人性角度来观察,从历史发展大势来分析,这样才不会与历史的真相偏离太远。

有人会说:北洋这么乱,就是因为军阀为了自己的地盘和利益,拒不接受孙中山先生的正确主张,不顾人民的死活。如果按照孙中山的正确主张来建国,大家把精力不是浪费到争斗上,而是用在搞建设上,那民国早就建设好了。

这话听着很合理,也很美妙,但却折射出了评论者的理想主义和浅薄无知,不仅对人性不了解,对历史也没有把握,用列宁的话讲,就相当于是“共产主义左派幼稚病”。

纵观五千年,横贯八万里,试问,哪国哪家哪朝哪代是用和平方式统一的?包括那个吹得玄之又玄的美利坚,是和平统一的吗?

明白这个道理,再来反观北洋时代的“武力统一”政策,我们方能理性、客观一些。

奉系打败直系,只能算是完成了入主中原的“成人礼”,但真正要想改变直系时代的权力格局,必须要经过艰苦而残酷的战斗。

历史学家唐德刚就认为,对于张作霖的武力统一政策和统一方案,要比孙中山的理想主义方案要实际得多。

唐德刚指出:“‘北京政变’后,张作霖对时局的腹案,显然就比孙中山的实际多了──张搞的是‘枪杆出政权’,用武力统一中国。‘武力统一’这四个字是段祺瑞在搞‘安福国会’(一九一八)时发明的。继之而来的接班人是吴佩孚;吴之后才是张作霖。其实奉张之后,蒋、毛二公所搞的还不是‘武力统一’?反观我国三千多年的历史,哪有什么‘和平统一’这回事呢?所有‘分久必合’的现象,都是‘武力统一’的结果嘛。民国哪能有例外呢?”(唐德刚:《段祺瑞政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33234页)

张作霖武力统一中国的方案布局是:背靠东北,把自己的“自留地”作为统一中原的大后方;屯重兵坐镇华北,把发动北京政变的冯玉祥等人压制并赶走,把华北作为挺进中原的桥头堡;招降或中立那善于观风并铁心经营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山西阎锡山;挥师南征,武力解决长江各省,拿下中国最富庶地区;扫清直系残部,如盘据沪宁一带的齐燮元,闽浙一带的孙传芳,以及在武汉和洛阳伺机东山再起的吴佩孚本人;拿下了这些地区,其他边远地带则不难传檄而定。

也就是说,1925年前后,重新执政的段祺瑞的“绘画作品”墨迹未干,国家的局势却又已经是战云密布了。

国内各派的目光,都紧紧地盯着张作霖的一举一动。当年挑动三界大乱、而后一直负责“朝观日出,暮转天河,夏散冬凝,周而复始”的分水将军申公豹,也在转动宇宙的罗盘中悄悄注视着其后人所做的这一切,恨不得自己重新出山搅个三界大乱。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