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58无平不陂,无往不复  

2016-05-13 06:32:22|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平不陂,无往不复

杨宇霆退出江苏后,赶紧返回沈阳,把自己在前线掌握的具体情况向张作霖进行详细汇报。张作霖又把姜登选等人叫回来,听取军情。虽然说张作霖对手下将领在东南的表现非常不满意,骂了几声“妈了个巴子的”,也就没再训斥和追究。心腹爱将嘛,总得包庇一下。

随后,张作霖根据前线反馈回来的情况,召开重要军事会议,决定把吉、黑两省的兵力调往奉天靠拢,再紧急往关内派遣四个师、两个混成旅,守京奉、津浦两路。

紧接着,张作霖派张宗昌为直鲁豫皖防御总司令,姜登选为前敌总指挥,分三路进行布防。东面在邳县,西面(即陇海路)在砀山,南面(即津浦路)在宿州夹沟。

21日,张宗昌到达徐州,将其所部直鲁军分为七军。他自任第一军军长,方永昌为副;施从滨任第二军军长,毕庶澄为副;孙宗先任第三军军长,程国瑞为副;褚玉璞任第四军军长,吴长植为副;许琨任第五军军长,张堵荣为副;六、七两军则来不及成立,全部兵力约12万人。

江南五省联军方面,也集中了7万兵力,分三路对徐州摆开阵势。右路由宿迁进军,由白宝山、马玉仁两军负责;中路由津浦路进军,由卢香亭、谢鸿勋、陈仪所部负责;左路由宿县绕永城,进攻徐州侧面,由皖军及陈调元所部负责。

还没等孙传芳进攻,1026日,张宗昌的部队主动出击了。借着先发制人的攻势,张宗昌的军队沿陇海线攻进海州,又沿运河南下进攻清江浦。

几年来张宗昌尝到了白俄军团带来的好处,他们人高马大,只要有酒有肉,就舍命打仗。而只要能打仗,张宗昌也不用纪律对其约束,任其胡作非为,随意抢女人。

这种用兵方式,很像清末与太平军对阵的曾国荃统领的那支湘军。尽管曾国藩治军讲究爱民、纪律等等,但曾国荃是注重实际的,他非常清楚,对于这支朝廷编外军队,单就曾国荃治下来说,他的“吉”字营五万将士,朝廷所给的实缺只有五个,其他都是空衔,如果再不让弟兄们发点小财,鬼才愿意舍命往前冲呢。所以,曾国荃部下凶狠强悍的战斗力,实际上是他让部下胡作非为换来的。

张宗昌的部队之所以能打仗,许多时候,也是这方面的原因导致的。

人怕出名猪怕壮,孙传芳早就对张宗昌治下的这支白俄军队多方留意、并想歼灭了。

这次张宗昌又把白俄军团摆在了前边,让他们猛打,然后派近六十岁的安徽籍老将施从滨助之,许诺打到安徽时,保他为安徽督办。

张宗昌的白俄军团如以往一样,一边喝酒一边提枪,用铁甲车队开路,信心满满地往前冲,准备一股作气打到上海。

111日,经过几次激烈争夺,孙传芳的军队由任桥败回固镇,但善于用兵的孙传芳派陈仪、谢鸿勋两部绕到白俄军后面,只顾猛打猛冲的白俄军在任桥这里掉入了孙传芳布下的地雷阵。

就像七擒孟获时诸葛亮在盘蛇谷火烧藤甲兵一样,张宗昌精心网罗的白俄兵踏雷死了三百多人,逃出了一部分。老将施从滨被俘,鲁军第四十七旅全被包围解散。

张宗昌心疼得顿足捶胸。战局急转直下,几路军马迅速溃败。116日,徐州已处在联军三面压境的情况下。7日,张宗昌领所部退出徐州,撤回山东。徐州被联军占领。至此,苏、浙、皖、赣、闽五省全被孙传芳掌握。孙传芳达到目标,在徐州庆功过后,见好就收,通电返宁回杭。

1115日,第四师师长陈调元通电拥戴孙传芳“开府南京,领袖五省”,其他几省纷纷响应。在这种情况下,段祺瑞执政府也不得不接受现实,于25日命孙传芳督办江苏军务善后事宜。

可是,这个官儿位给小了,孙传芳的心思岂是一省督办?他要开宗立派,独霸东南。

11月底,孙传芳在南京正式宣布成立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自任五省联军总司令兼江苏总司令。此前是临时的,这回转正了。

从此,北洋军阀的后起之秀孙传芳开始与北洋老前辈们平起平坐,成为一枝独立的力量,不再仰人鼻息。孙传芳也达到了他一生事业的顶峰。

胜败乃兵家之常事,后人读史也各是见仁见智。对于此次孙胜、张败,原因很多,这里引用著名历史学家金毓黻的论断做一小结:

“是时,奉军乘胜而南,绝兖徐,逾江淮,孤军深入,本为兵家所忌。孙传芳方握重兵,虎视于浙西,随时可蹑奉军之后。宇霆非不知兵,乃竟不顾一切,毅然南来就职,以为乘奉军方张之势,可安坐鞭笞江南也。江南士夫素轻视辽人,为宇霆所知,故峻崖岸以临之。奉军与江苏军,又主客异势,互相猜防,传芳从而乘之。以故莅任曾不两月,而呈摇摇欲坠之象。初撤上海军,继则南京亦不能守。遂偕郑谦北返。传芳不费一兵,连获苏皖两省,此宇霆急切轻进之所致也。”

应该说,这个评价,是非常中肯的。

此次战事,还有个小尾巴要交代一下。

我们所说的军阀混战,有一个比较奇怪的景观,大家的确是经常拆台,战场上也毫不留情,但交战过后,双方很少再继续杀人,无非就是把对方从台上赶下而已。像吴佩孚推翻段祺瑞,冯玉祥推翻曹锟,等等,都没有下杀手。

但北洋中有两起“事件”是下了杀手,结果却都遭到了毁灭性的报复。一起是徐树铮杀陆建章,一起是孙传芳杀施从滨。

这里单说施从滨事件。

张宗昌的军队在皖北固镇失败,施从滨被俘,1926年初,孙传芳置不杀俘的公理于不顾,命李宝璋在蚌埠车站南侧给施从滨进行了“手术”――脖子以下部位截肢,也就是斩首,并曝尸三日。

我们无从考查孙传芳为啥要杀一位败军之将,也可能是孙传芳生性残暴,也可能是他痛恨张宗昌白俄军队军纪的败坏,经常使妇女遭殃,所以才会这样报复,并施加到施从滨头上。

不管怎么说,孙传芳此举,坏了北洋的道上规矩,为他本人日后之死埋下了恶因。

施从滨有一女儿叫施剑翘,年仅20岁,立志为父报仇,手刃仇人。日后她果然是扬眉剑出翘,彼时已是放下屠刀的孙传芳便死于非命。

人,其实真的是具有两面性的。后人论史,多数是抓住一面,摆开自己想说的一面,而把另一面隐藏起来。时间久了,我们看到的军阀等类的坏人,就剩下一个鱼肉人民、连年混战的面孔了。

孙传芳这个人的确具有强烈的攻击性。他非常崇拜曾国藩麾下大将彭玉麟的联语:“烈士肝肠名士胆,杀人手段救人心”。但彭玉麟的意思是说,我虽然手段残酷了点儿,但不是为杀人而杀人,而是为救人而杀人,就像佛家说的“杀恶人即是善念”的观点一样。又如湘军将领胡林翼的联语:“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这些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如果说此联还有那么点儿值得回味的意思的话,但孙传芳还公开标榜一个杀人主义的观点,据说是明末张献忠的“七杀碑”:“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这句听起来就有点儿恐怖而残暴了。

当然,张献忠的“七杀碑”,据后人考证,是清朝统治者故意栽赃张献忠的话。

在四川广汉出土了张献忠的“圣谕碑”。碑文上可不是杀气腾腾的“七杀碑”,而是:“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即慈悲的上天赐万物于人类,而人却没有一物可用来报答上天。所以人们需要反省。

同样,我们在读史时也不可不了解孙传芳的另一面。

今人辑录的历史边角料《原来如此》一书中,记述了孙传芳的一则故事:

“孙传芳号称残暴,但他以五省联帅驻节江浙时,裁减赋税,尤其善待农人,颇得乡人之望。他还重用丁文江等学者,用之以建设大上海的重任。后来有乡绅主动进言,希望能每亩征银二角以助军费,孙坚决不许。因此他失败后,江浙颇有悯伤之感。”

只有把这些正反两方面综合起来,才可能看到一个完整的孙传芳。

对于阅读其他历史人物,也应作如是观。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