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60履霜,坚冰至  

2016-05-20 06:38:50|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履霜,坚冰至

《周易·序卦》中对第46卦“升”和47卦“困”是这样说的:“聚而上者谓之升”,“升而不已必困”。

如果说1924年对张作霖来说是“升”的话,那么1925年,对于张作霖来说,升到一定程度就“困”了,而且是内外交困,流年不利,祸不单行。

正当张作霖身陷吴佩孚、孙传芳、冯玉祥等几路人马的夹击中而左冲右突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事件把张作霖推到了万丈悬崖的边上,差点儿要了他的老命,那就是――掌握奉军精锐部队的大将郭松龄在滦州倒戈,调转枪口向张作霖的关外老巢发动进攻,给了张作霖以致命的一击!

无事话短,有事话长,郭松龄倒戈这件事说起来颇为复杂。

郭松龄,字茂宸,出生于沈阳,据说是唐朝名将汾阳王郭子仪的后人,是当时奉军中最具现代化头脑和最干练的将才。因为长得像白俄罗斯人一样人高马大,心眼儿又多,所以人称“郭鬼子”。

1905年,郭松龄就读于奉天陆军速成学堂,毕业后在盛京将军衙门任排长,深得陆军统领朱庆澜的赏识,并长期跟随朱的左右。1909年前后曾随朱庆澜驻扎四川,后又返回奉天,并于1910年加入同盟会。

1913年秋,郭松龄考入中国陆军大学,毕业后任北京讲武堂教官。1917年,孙中山组建护法军政府,郭松龄投奔孙中山。护法运动失败后,郭松龄重返奉天,任东三省陆军讲武堂战术教官,在此结识了正在讲武堂学习的张学良。

郭松龄比张学良大18岁,算是张学良的老师。但二人之间交往之后,张学良觉得郭松龄既精熟军事理论,又懂带兵,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郭松龄也认为张学良与心中的纨绔子弟大不一样,很聪明,敢担当。两个人真可称得上是相见恨晚,很快便情同骨肉,睡一张炕,在一间房办公。除了老婆不能共用之外,其他的都已经不分彼此了。如果放在今天,很有可能被好事者猜成“断背”之疑。

张学良时常说:我就是郭茂宸,郭茂宸就是我。郭的决定就是张的决定。

当张学良从讲武堂毕业并担任巡阅使署卫队旅旅长时,便向张作霖推荐郭松龄任卫队旅参谋长兼第二团团长。老张毫不犹豫,出手就给了郭松龄两千块大洋安家费,从此郭松龄便悉心辅佐张氏父子打天下。

郭松龄担任卫队旅参谋长后,整顿军纪,使其治下军队面貌焕然一新,军队作战能力也得以提升,并在几次剿匪行动中崭露头角。

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张作霖惨败之后,之所以能全身而退,就是因为郭松龄治下的军队败而不乱,在山海关石门寨硬抵住了攻势如潮的吴佩孚军队,让老张刮目相看,从此便以张学良、郭松龄的军队为样板,重新整训,使奉军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最终报了一箭之仇,取得了第二次直奉战争的胜利。

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奉军开始南征,郭松龄不仅是“一、三联军司令部”的副司令,还兼着第三军副军长兼第六混成旅旅长。

为了做好大战的准备,老张南征之前开始扩军,把旅改为师,把军改为军团,改“一、三联军司令部”为“京榆驻军司令部”,驻守天津。直辖步兵一共六师十二旅,骑兵一师两旅,炮兵两旅,工兵一团。年方24岁、官拜中将、风华正茂的少帅张学良任第三军团军团长兼司令,郭松龄副之,其麾下共有步骑炮工辎各兵种七万五千人。奉军六大军团的张家父子兵之精华,悉数在此。

郭松龄和张学良之间本可以书写一段“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的传奇历史,张作霖与郭松龄之间也同样可以书写一段伯乐和千里马的故事,可是,皆因为权力、利益、风头所引发的争斗,一切都走样了。

郭松龄为什么要反张作霖?说来话长。

《易经·坤卦》曰:“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辨之不早辨也。”

从根源上说,无非是对张作霖不满而已。

为什么不满?一说是郭松龄的爱国主义精神,看不惯军阀征战,所以才反;一说是张作霖分配不公,郭自认为他为张家天下出力最多,尤其是两次直奉大战,他的功劳最大,理应得上赏,而老张却把赏都给了别人,尤其是给了郭松龄最看不上的人。

不满就不满呗,郭松龄又怎么与冯玉祥合作一起来反奉呢?一个原因是二人互有取舍,平分天下;另一个原因是幕后还有一双跨过西伯利亚寒流而伸过来的毛茸茸的大手在“正反乱拨”。

我们还是采取层层剥笋的办法来把它剥开。

故事要从第一次直奉战争前后说起。

在奉系内部,一直存在着老派、新派之争。新派中又分为洋派和土派。

与张作霖年轻时一起滚刀尖打天下的张作相、孙烈臣、吴俊升等,是奉军中的“老派”,他们执掌大权,用今天的话形容就是“既得利益者”,只想保住现有的地位和利益,不是改革派。

除此之外,奉系中还有一些少壮派军官,他们思想活跃,想与老帅一起打出一片新天地。这些人包括杨宇霆、姜登选、郭松龄等,被称为“新派”。

新派人物中,如杨宇霆、姜登选、韩麟春、邢士廉等人算是“新派”中的“洋派”,他们都出身于日本士官学校,人以群分,自动结成一派,因此又称“士官派”。杨宇霆是洋派的领军人物,是老帅张作霖的智囊和得力干将。这些人虽然职务不低,但并没有掌握到核心部队,因此他们一直谋求更大的权力和利益。

新派人物中,陆军大学毕业的郭松龄和保定军校出身的李景林等人被称为“土派”,又称“陆大派”,或“大学派”,没出国学习,但在国内也受过非常正规的军事教育。这一派多围在少帅张学良的周围。土派以郭松龄为领军人物,多数担任统兵的师、旅长,实力不可小视。

新派人物中的杨宇霆和郭松龄才能不相上下,实力也相当,成为新派卓然并立的双雄。一山不容二虎,二人之间的矛盾和斗争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

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张作霖大败而归,但他不甘心失败,决心报仇雪恨。

由于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奉军撤退时,正是张学良和郭松龄的部队在山海关石门寨硬顶住了吴佩孚军队的强攻,让老张看到了奉军的希望和改革的目标。因此张作霖开始重用新派,大张旗鼓地对奉军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革。

改革虽然是以张学良和郭松龄的部队为样板,但大主意当然是老帅拿,他才是主心骨。张作霖自任练兵的总监,姜登选和韩麟春担任副监,推进奉军改革的策划和操刀手就是杨宇霆,而实际练兵的却是郭松龄。而且,老张为了让儿子多得到锻炼,把精锐部队有意倾斜给他一些,而交给张学良的军队,就完全控制在郭松龄手中。

郭松龄也确实不含糊,不到两年时间,一支崭新的奉军出现在世人面前。

虽然郭松龄、杨宇霆二人的治军理念不同,谁也不服谁。矛盾虽然在加深,但还能掩盖得住,没有激化。

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张学良、郭松龄率领精锐从正面主攻山海关、九门口,直军也拼了老命,战事进行得非常惨烈。

本来郭松龄就与杨宇霆、姜登选、韩麟春矛盾很深,但在战争中,为着战事的需要,张作霖从郭松龄治下抽调一部分部队归姜登选、韩麟春指挥。这使得郭松龄非常恼火,认为肯定是杨宇霆从中使坏的结果。

而在酣战期间,姜登选、韩麟春却以日本士官学校出身的戢翼翘取代郭松龄原部旅长的指挥权,杨宇霆的手下、日本士官学校出身的炮兵团长陈琛又将原郭松龄所部两个营长阎宗周、关全斌撤职。

郭松龄大怒,抽调我的部队不说,还敢换我的人?真是岂有此理。他把姜登选、韩麟春、杨宇霆的命令全部推翻,维持自己部下的原来职务。双方的矛盾愈演愈烈。

张学良有心思调和调和,但年轻人血气方刚,谁也不肯真的放下姿态。表面上握手言和,实际上眼睛里和心里流露出来的却是蔑视、不屑、去你大爷的。

李鸿章有句话说的好:“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意思是说,如果一个人身上有一把利刃,他会情不自禁的有拿着这利刃去砍杀,伤害他人的冲动。

当一个人觉得自己很有能力,觉得别人都不如自己,觉得自己所得远远不够的时候,一旦得着机会,他就要把自己的能力施展一番。

郭松龄就非常典型的属于这种情况。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