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56统一战线  

2016-05-06 06:35:06|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统一战线

宋代法演禅师劝戒后人有一个著名的“法演四戒”:

势不可以使尽,使尽则祸必至;

福不可以受尽,受尽则缘必孤;

话不可以说尽,说尽则人必易;

规矩不可行尽,行尽则事必繁;

易经中“六爻皆吉”的谦卦也这样叮嘱人们:“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道害盈而福谦,人道好盈而恶谦!”

不管是佛经还是易经的训诫,都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凡事不可太满,要有回旋余地,要谦虚厚道。否则,就连鬼神都看你嚣张而给你制造麻烦。

如果你有权使劲用,想尽可能地捞取更多的好处,势必引起别人的眼红,大家联合起来对付你一个,那麻烦就来了。

民间也这样警训后人,如果遇到好吃的、好用的、好玩的,切不可多贪多占,此乃“惜福之道”。一朝好处占尽,后福就没了,这辈子也会急匆匆地走到尽头了。就像贪官们,还不都是“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张作霖一口气抢了这么多好东西,别人能不眼红吗?能不生气吗?孙传芳能不生气?冯玉祥能不生气?吴佩孚能不生气?段祺瑞能不生气?

这么多枭雄都变成奉系的敌人的时候,张作霖即将面对的局面,称得上是凶险无比。

第一个既有想法、又有一定实力与东北虎张作霖拼命的,就是笑面虎孙传芳。

几年之间,孙传芳手中兵力已达5万之众,牢牢地占据了福建和浙江两省,他早就野心勃勃地想占领沪宁这个财富之地。又聘请了军事家蒋百里及孙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老师冈村宁次为军事顾问。蒋百里,是孙传芳在日本士官学校的老同学。

可是,没等他动手,张作霖已经死皮赖脸笑嘻嘻地伸手要端这个聚宝盆了。

东北已经是张作霖的,西北是冯玉祥的,如果东南这块大肥肉再叫张作霖吃了的话,他孙传芳连口汤都喝不着,骨头都啃不着了。

孙传芳知道,与张作霖这一仗,无论如何都要打。小打不如大打,晚打不如早打。一次打不过你,我打两次;两次打不过你,我打三次;三次还打不过你,宁可让你灭了,也不能这样被你欺负着屈辱地生。

既然如此,那就不如乘其立足未稳,主动出击。

来吧,张作霖,我等你多时了。

这里先说明一下,我们看历史的时候,不能简单地下结论说孙传芳就是好战分子,但应该说他绝不是省油的灯。

孙传芳势力正盛的时候,他常把一句座右铭挂在嘴边:“秋高马肥,正好作战消遣!这简直就像孙悟空经常说的“没事儿抓两个妖精来耍耍”一样,还成了一项锻炼身体的娱乐活动。

孙传芳既崇尚暴力,又像张作霖年轻时“我想升官发财”一样,毫不掩饰自己对利益的追求,不喜欢把仁义道德挂在嘴边。据《军阀孙传芳轶事》一文中说,孙传芳听说孙中山提倡“为官应当人民公仆不要当老爷”,便笑骂道:“现在当官的都说自己是人民公仆,欺世谎言以此为最无耻,凡是仆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不是赚主人的钱,就是勾搭主人的姨太太,心狠手辣的做梦都想把主人连骨头带皮吞进肚里!

不管是历史中还是现实中,人们对利益的追求大概分两种,一种是直接的,一种是隐晦的,不追求的人是没有的。就好像人们对美色的追求一样,一种是高雅的,一种是粗野的,不追求的是没有的。所以孔老夫子才会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与张爱玲齐名的苏青更是调皮地改了“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的圣人训,将逗号前移一位,就变成了“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的妇权主义纲领。

民国四大美男子之一的张学良有诗曰:自古英雄皆好色,好色未必尽英雄。我虽并非英雄汉,唯有好色似英雄。

最懂得女人的贾宝玉说了,“女儿是水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这些令世人瞠目的话,其指向无非就是两个字――人性。

人家孙传芳就这么直接,这也不为过,人性所在嘛。只许你张作霖升官发财,不许我孙传芳发财升官?岂有此理。

1925831日,就在段祺瑞发表杨宇霆督苏、姜登选督皖后两天,孙传芳召集手下高级将领密商对策。

孙传芳非常聪明,他知道此时凭自己的力量与张作霖单挑,无异于以卵击石。但他也知道奉系在扩张的过程中,与许多人结下了梁子,这些人表面上听从了张作霖的安排,但也全憋着一口气,时刻准备报仇。因此孙传芳决心联合其他受到奉系威胁的势力和奉系的敌人一起,结成统一战线,发动反奉战争,把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夺回来。

孙传芳最想联络的人,一个是“倒戈将军”冯玉祥,另一个是曾经的武林盟主吴佩孚。

孙传芳知道冯玉祥和张作霖之间矛盾很深,可以说是势同水火。而冯玉祥的实力非常雄厚,还有他的几个部下,都不可等闲视之,这是一股可以借重的非常强大的力量。

吴佩孚就不用说了,虽然第二次直奉战争中他败得很惨,但孙传芳知道老领导无时无刻想着东山再起。把这股力量利用起来,也足以让张作霖喝一壶的。

就这样,孙传芳开始派人奔走联络。

早在19254月的时候,孙传芳就派心腹幕僚杨文恺到张家口去会见冯玉祥。

杨文恺首先表达了馨帅(孙传芳,字馨远)对冯玉祥大帅如滔滔江水般的敬仰之情,并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同冯玉祥结拜的一份兰谱,愿结为异姓兄弟。以冯玉祥年44岁为兄,孙传芳年41岁为弟, 形成孙冯联盟。

结拜之后,双方就成了一家人,这样再谈与奉军作战的问题就顺畅了,打虎亲兄弟嘛。

冯玉祥表示,目前还不便于与张作霖公开撕破脸皮,但只要馨远对张作霖发动攻势,我冯玉祥一定出手。

杨文恺自然心领神会。不公开决裂最好,谁不知道冯玉祥最善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啊?关键时刻捅他张作霖一下子,一定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杨文恺完成使命之后,又带着冯玉祥的代表段其澍一起到杭州见孙传芳,进一步加深了双方的感情,孙传芳非常高兴。

5月,杨文恺和段其澍同往开封,会见了河南督办岳维峻。岳维峻是424日接替去世的胡景翼任河南督办的。他在河南这里,受到直隶李景林和山东张宗昌两方面的压力,一直对奉军严重不满。当孙传芳的代表到来之后,岳维峻痛快地答应,如果动手时,他会出兵山东,揍奉系的狗腿子张宗昌。

孙传芳还派人找到吴佩孚,除了给一定的资助之外,希望老领导重出江湖,借助老领导的威望,组成讨贼联军。联络吴佩孚的任务,由蒋百里来完成。

除了这几个巨头,孙传芳还派人去江苏和安徽活动,因为他知道奉系的杨宇霆、姜登选到江苏、安徽后,侵犯了一部分人的既得利益。江苏陈调元,安徽倪嗣冲的旧部王普、高世读都巴不得奉系赶紧离开,因此与孙传芳顺利结成统一战线。

经过孙传芳这番联络,大家达成一致意见。由孙传芳击奉军之头,河南岳维峻拦奉军之腰,冯玉祥攻奉军之尾,再加上其他反奉势力,大家准备给奉军来个五马分尸。

东北虎再厉害,也是好虎架不住群狼啊。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