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66这才叫混战  

2016-06-10 06:49:28|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才叫混战

125日,郭松龄的军队占领锦州。

有道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郭松龄统率下的军队,即使再精锐,那也会“杀人一万,自损三千”。打消耗战,谁也拼不起啊。

人员需要补充,弹药需要补充,军服被装需要补充,粮食等也需要补充啊。

于是郭松龄要求冯玉祥按盟约出兵支持他。

可是,冯玉祥也为难了。

冯玉祥如果要援助郭松龄的话,李景林已经横刀立马站在他面前了,冯玉祥要先和李景林血拼一下。李景林也是奉系数得上的骁将,即使冯部人马远超李部,但能不能完胜李景林,冯玉祥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况且,冯玉祥必须防止吴佩孚在他身后打冷枪。

冯玉祥如此这般一考量,其所部国民军就裹足不前了。当下只能是坐观奉系内斗,自己等待机会吧。

这样一来,冯玉祥的按兵不动,李景林的反戈一击,就让郭松龄处于腹背受敌的绝境。

郭松龄原以为自己是奉系第一聪明人,可是这一棒子才让自己醒悟过来,最傻的原来就是郭松龄本人!

为防备李景林从背后偷袭,郭松龄只得分兵,命令魏益三的第五军回守山海关。

这一局面,就和第二次直奉战争时的吴佩孚处境相若了:孤军奋战,后继无援,还要防止背后有人偷袭。

如今,郭松龄军只有一条路可走了,就是夺下省城沈阳。不成功,便成仁。

因为,冯玉祥的军队已经帮不上他、也顾不上他了。

冯玉祥的军队此时在忙乎啥呢?冯玉祥此时的第一要务,是必须得赶紧把李景林解决掉,要不然,如果吴佩孚再趁机出手,自己就没戏了。

冯玉祥下令,全体国民军将士,务必全力以赴,进攻天津,解决李景林。

仗开始越打越乱了。

就在郭松龄占领锦州的时候,冯玉祥命令国民军则从南、北两路夹攻李景林,首先要全力抢占天津城。

于是张之江率国民军第一军担任北路,由落垡进攻杨村;邓宝珊、徐永昌分率国民军第二、三两军担任南路,由保定进攻马厂。

张之江,冯玉祥手下悍将,号称西北军“五虎将”(即西北军中的张之江、李鸣钟、宋哲元、鹿钟麟、刘郁芬)之首。邓宝珊,甘肃天水人,三国时期蜀国大将姜维的同乡,民国时期纵横西北几十年的的智囊人物。徐永昌也是民国时期著名的军事家。冯玉祥让这些悍将亲自率队攻打天津,可见当时形势的危急。

这几员大将果然不负冯玉祥的期望,虽然李景林部抵抗得非常顽强,战场经过几轮反复争夺,但终究双拳难敌四手,10日,张之江用炮火压住了李景林部,占领了杨村;11日,邓宝珊部攻克马厂。同时,宋哲元击溃阙朝玺,占领热河。

李景林率部退往汉沟、北仓。

这个时候,荷兰、日本等国以《辛丑条约》中规定天津20里附近不许驻兵、作战为由,出面干涉。冯玉祥的国民军不予理会,继续向天津进军。

或许是初胜的国民军有些轻敌,或许是奉军李景林确实能征惯战,1212日,张之江从三面包围北仓,没想到初战受到小挫的李景林大兵压境、三面被围的情况下,不仅依仗坚固战壕对峙,还能打一个反冲锋,而且是南北双线出击。

看到这一场景,大家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亮剑》第一集中李云龙对付坂田联队的大逆袭。看来,老李家人真不好惹啊。

就在这样千钧一发之际,冯玉祥最担心的事儿终于发生了,吴佩孚治下的直军一部从看热闹的状态,也摩拳擦掌地加入了战团。

冯玉祥终于尝到了被捅刀子的滋味儿。真是不好受啊。国民军的总预备队不得不提前使用,并用炮兵轰击直军。但直军更狠,飞机升空往下扔炸弹。

结果是,趁着这一热闹得不能再热闹的局面,李景林强势出击,北路夺回杨村,攻克落垡;南路也夺回马厂。

与此同时,国民二军李纪才在山东泰安战败,损失甚巨。邓宝珊部在德州也被善于打烂仗的张宗昌击退。

这可真是让人难以置信,难怪明代刘伯温说“忽细事者祸必盈,轻小敌者亡必骤。”

这个李景林,开始时还真是小看了他。

郭冯联盟中失去了一个并不起眼的李景林,结果局面瞬间变成这样。一不留神,国民军几员大将像保龄球瓶那样稀里哗啦了。

冯玉祥不得不调整进攻布署。

冯玉祥下令国民军进行休整,并紧急从热河、绥远调宋哲元、李鸣钟这两员大将的部队进行增援。

奉军方面,张宗昌也应李景林之请,派程国瑞、徐源泉两军开往青县、沧州一带,援助李景林。

当当当,两名“职业拳击手”经过短暂的休整,比赛继续进行。

1220日,冯玉祥下达总攻击令。

五虎将中的三员张之江、李鸣钟、宋哲元均赴前线督战,从左、中、右三个方向对李景林展开进攻。

21日,国民军北路占领汉沟。22日,攻克北仓。南路邓宝珊部同时向马厂展开进攻。

国民军第九师唐之道部也绕道唐山、芦台,占领塘沽、新河,从东面迫近天津。

24日,李景林下令放弃天津,往沧州、德州方向撤退,向张宗昌靠拢。天津城终于被冯玉祥的国民军占领。

25日,冯玉祥“挟老段以令诸侯”,经段祺瑞之手,下令免去督办直隶军务善后事宜兼署省长李景林之职,以孙岳继之。

从局部战场看,冯玉祥的国民军取得了对李景林的胜利,占领了天津城。但是,从反奉的全局来看,郭冯联盟却开始走下坡路了。

而且,从局部战场来看,李景林虽然失了地,但实力尚存。败退到山东的李景林与张宗昌合起来,这对儿老搭档组成了联军,随时准备杀个回马枪,夺回直隶和天津。一个负责取上三路,一个负责取下三路,招式甚是凶狠毒辣。

也就是说,山东战场如果不解决,冯玉祥的压力根本就没法减轻。

就在国民军与李景林在天津战场杀个难解难分的时候,山东战场也没闲着。

11月下旬,孙传芳的五省联军与国民军第二军王为蔚部、李纪才部一起向张宗昌进攻,张宗昌不支,于是他也效法张作霖当年的老办法,宣布山东境内“保境安民”,你也别打我,我也不打你,大家和平共处好不好?

国民军不听这套,继续全面进攻。

但这个时候,吴佩孚看不过眼了。如果任由国民军继续发展,就更难以制服了。

表面上,吴佩孚出山后是要攻打张作霖及其追随者,所以他也派靳云鹗进入山东,但实际上他并没有真正攻打张宗昌,而主要是分化国民军。因为国民军李纪才所部如王为蔚、王维城、田维勤等的部下,许多人以前都在直系当兵,吴佩孚派靳云鹗这么一招呼,这些人就重新回到吴佩孚的麾下了。

这样,国民军与张宗昌在山东战场的较量,张宗昌是先败后胜。李景林退到山东后,张、李二人联合起来,组成直鲁联军。张宗昌看到吴佩孚对国民军下手,心中大喜,开始以山东老乡的名义联络吴佩孚。张宗昌的小算盘,当然是想保住自己来之不易的山东地盘。但张宗昌提的口号却冠冕堂皇,他希望吴佩孚与张作霖化干戈为玉帛,携起手来,共同“讨赤”,也就是共同对付冯玉祥的国民军。

冯玉祥的部队被吴佩孚和李景林、张宗昌的部队给缠住了,这样一来,冲在最前方的郭松龄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

对于张作霖来说,形势的转变正如周易“同人”卦所言:同人,先号咷,而后笑。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