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67日本人的态度  

2016-06-14 06:32:51|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人的态度

如果说李景林脱离郭冯联盟,重新回到张作霖的怀抱,是张作霖在生死关头的一大转机的话,那么这其中还有更大的一个转机,就是日本人的态度。

日本人在郭、张战争的胜负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大家一致认可。但是在关于日本人为何不支持郭松龄、而是支持张作霖这件事上,史学界却一直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声音。

一种声音认为,日本人想拉拢郭松龄,条件是要答应日本人提出的条件。而郭松龄是个爱国主义者,人又正直,严词拒绝了日本人。这就导致日本人转而去找张作霖,张作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日本人的全部条件,这样战局就出现了大逆转。

国内的48集电视连续剧《少帅》就持这种看法。

凤凰卫视作的纪录片《北洋往事·东北恩仇录》中,采访国内学者,也持的是这种看法。

《北洋往事·东北恩仇录》第七集中作了这样的解说:“早在郭松龄通电反奉开始之时,日本方面就给予了极大关注,这场足以彻底打破东北,乃至中国政局的变故,使得日本方面看到了其中蕴含的机遇。因此日本方面虽然明里打着严守中立、不干涉的幌子,暗地里却在第一时间与郭松龄接触,他希望郭松龄日后能与日本方面保持密切合作,其交换条件是日本将以关东军之力,帮助郭松龄快速解决东北的问题,只是这个要求被郭松龄断然拒绝了。”

“郭松龄这个人是比较刚直,个性比较强,他本身因为他是那种比较爱国的,所以他对这种要跟日本谈条件,说是要给他们一些什么好处,对这种事是很反感的,所以他一口就回绝了,他不会说是跟他们有一些政治交易。”

另一种声音,是把郭松龄与张作霖之争放在日本和苏联争夺中国东北的大背景下来思考。冯玉祥的军队叫“国民军”,世人皆知是苏联“赤化”色彩。郭松龄给自己的军队叫“东北国民军”,这直接引起了日本人的警惕。如果郭松龄和冯玉祥胜了,那整个东北就“赤化”了,也就是成了苏联的势力范围,所以,日本人选择了张作霖。

郭松龄的“东北国民军”名号,就像岳飞一样,是属于不懂政治类型的。岳飞提出“直捣黄龙府,迎接二帝还朝”的口号,在当朝皇帝宋高宗看来,把父亲和哥哥迎回来,自己的皇帝还怎么当?郭松龄的“东北国民军”也属于烧香引鬼,无意中惹祸上身了。

历史学家唐德刚持的是这种观点。唐德刚认为:“那时唯一能左右郭张内战的是日本的‘关东驻屯军’。日本人本不喜欢奉张父子。但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日本人更怕带有共产色彩的‘国民军’进入满洲。日本人终于决定不让郭军穿过南满路,并将他们的‘驻屯军司令部’移入沈阳。这一来,奉天便成为铜墙铁壁,张老帅也就决定率残部反攻了。”(唐德刚:《段祺瑞政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40页。)

研究北洋史的权威、《北洋军阀史》的作者、南开大学历史系的来新夏教授也基本上持的是这种观点。

来新夏认为,郭松龄非常清楚,张作霖是在日本扶植下壮大的,而日本也在这其中不断扩大其在中国东北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影响。如果推翻张作霖,势必直接影响到日本在东三省的利益。

为此,郭松龄于1126日致电包括日本驻华公使在内的外国驻华使团,声称:“敝军此次为求永久和平,班师沈阳,清除内乱,改造政局,所有东省外人生命财产,完全保护,聘用外人,均依约继续,决不撤换。从前中外条约,继续遵守,想为贵公使所赞同。惟此次兵变期内,东省官吏与外人互结之约,敝军概不承认,更希电达贵国,取中立态度,毋以军械及一切便利军事之行为,资助任何方面。”(《时报》19251211日。)

如果这封电报属实的话,那么郭松龄想表达的意思是,希望日本及其他国家保持中立,既不要帮张作霖,也不用帮我郭松龄。我起兵虽然是改造时局,但此前你们的所有条约我都承认,所有的利益我都维护,这样很公平吧?

121日,郭松龄又专门致电日本驻华公使芳泽,希望日本保持中立,不要支持张作霖。

122日,郭松龄再次致电外国驻华使团,希望各国保持中立。

此间,郭松龄还派外交处长殷汝耕去日本关东军那里进行接触和解释工作。

日本方面一直高度关注东北事件,并对郭松龄起兵的意图、后果进行了细致而谨慎的评估。

日本人的判断是:“郭欲实行国民党的所谓三民主义。这样一来,被兵乱所扰的东三省,必将引入赤俄势力,在我国防上和满蒙政策上,将惹起严重势态”。应进行武力干涉,甚至已于I127日开始向奉天调兵。截至1I月底,日本驻奉天总领事吉田、日本陆军大臣字垣都表示了类似态度。(关东军参谋部:《大正十四年支那时局详报其一》,M.T,627,第6页,转引自来新夏:《北洋军阀史》,下册,南开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927页。)

124日,日本内阁会议专门讨论了中国时局问题。陆军大臣宇垣认为,一旦张作霖失败,其结果对日本的奉天政策是不利的。

日本此时的政策,是暂时采取观望态度,但同时警告郭、张两军,不要损害日本在东北的利益,不要危及日本侨民的安全,否则,后果是严重的。

“在日本宣布保持中立这一态势下,郭松龄、张作霖均积极活动,郭松龄旨在坚定日本的中立立场,以便全力对付张作霖;张作霖则希望日本给予他实际的支持,助其打垮郭军。”(来新夏:《北洋军阀史》,下册,南开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928929页。)

在来新夏的《北洋军阀史》中,并没有提及日本是否向郭松龄提出额外条件、出让利益等要求,只是提到郭松龄派代表蔡多祥赴日本拜会日本外务大臣,递上郭松龄的亲笔信,再次保证“将始终彻底遵守与日本间之条约,尊重日本之既得利益(但在这次战争中为了与对方作战而签之条约不在此限),并保护日本之生命财产。”

推测一下,如果说日本不向郭松龄提出任何条件,只是单一地支持张作霖,这可能也不太现实。除了《北洋军阀史》,其他许多书中都说日本向郭松龄提出了条件和要求,但遭到郭松龄的拒绝。

郭松龄拒绝日本人要求的原因,可能有三种。

其一,郭松龄是个强烈的爱国主义者,绝不出卖国家利益。但此说尚有所疑之处,郭多次向日本及其他国家保证遵守既定条约,不触犯各国在华利益。这又像是个现实主义者,而不是纯粹的民族主义者。

其二,郭松龄是个个性极强的人,喜欢单干。从他多次希望日本中立的要约中看出,他对于战胜张作霖有着绝对自信,而且对于其他摇摆不定者如阙朝玺等人一概拒之门外,对他们所要求的利益不予考虑,这就把这些人重新推回张作霖的怀抱。

其三,郭松龄既然给自己的军队叫“东北国民军”,与冯玉祥的“国民军”大联合,其后台老板,可能就是苏联人。如果接受了日本人的条件,就会影响到苏联人的利益。如果说郭松龄没有苏联人的支持,自己就喜欢叫“东北国民军”这一苏式的称呼,那可真是有点儿闹着玩儿的意思了。

来新夏在书中指出,随着郭松龄占领锦州,张作霖所受的压力非常大,一方面准备下野,一方面积极寻求日本支持。日方则趁奉张之危提出了《满蒙新约》。

也就是说,我日本可以支持你张作霖,也可以帮你挽回败局,但是是有条件的,就看你识不识务了。

在这种情况下,“张作霖为了赢得日本的支持,不惜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在关东军司令官白川义则的代表事先准备好的草约上签了字。据知情者、时任东三省交涉总署处长的罗靖寰和奉天公立医院长阮振铎的回忆,密约的内容,主要是承认日本人在满洲享有土地商租权和杂居权,在东边道、洮昌道等重要城镇设置日本领事馆等等。交换条件是日本关东军答应对郭松龄发出警告,警告郭军不得在满铁沿线20里内落下一枚炮弹(实际上就是阻挡郭松龄军队开进奉天省城),并在必要时,日本关东军可出兵保护张作霖和担当维持奉天省城的治安。此外,日本还同意满铁火车不载运郭军,并在满铁附属地内(指沈阳日本车站而言)或日本租界地内(指旅顺、大连而言)提供给张作霖等要人的避难场所等等。签约之后,张作霖还曾派奉天省长王永江前往日本驻沈阳总领事馆向吉田总领事表达谢意。”(来新夏:《北洋军阀史》,下册,南开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929930页。)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