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69危机过后  

2016-06-21 06:34:35|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危机过后

且说王永清捉到郭松龄夫妇后,立即向上级并向张作霖汇报,并请示该如何处置。

张作霖且喜且恨,当即命令,把他押来,我倒要问问他为什么要造反?

这个时候,杨宇霆等人主张就地枪决。

杨宇霆这么做,一是因为郭杨二人平日就不睦,郭松龄起兵时,矛头之一就是对准杨宇霆,要清君侧;二是因为怕郭松龄说出许多不中听的话;三是他认为,一旦郭松龄落入张学良手中,就死不了,张学良一定会赦免他。

果然,张学良得知郭松龄被捉的消息后,马上要求押送到他这里来,然后打算把郭松龄送到国外。

这时,杨宇霆在老张面前说,对这样无君无父的乱臣贼子,没有见的必要,杀了吧,以免夜长梦多。

张作霖虽然是土匪出身,但他一生崇拜关羽,非常注重忠义二字,对不忠不义的人深恶痛绝。

张作霖平日对人是非常宽容大度,讲究感情的,不过郭松龄起兵这件事对他刺激太大了。如果不是向日本人低头,取得日本支持,其后果不堪设想。

不仁之至忽其亲,不忠之至倍其君,不信之至欺其友。此三者,圣人之所杀而不赦也。

他再也不想宽容了,下令,对郭松龄夫妇就地处决,剁去双脚,曝尸三日,并将其惨象拍成照片分发东三省全境,以为不忠不义之徒者戒。

张作霖还没解恨,在处理郭松龄反奉兵败的善后会议上,张作霖仍恨恨不休地大骂张学良和郭松龄:“我姓张的用人,向来一秉大公,赏罚分明,并不是我自己养出来的都是好的。小六子(张学良)这个损种上了郭鬼子的贼船……我姓张的向来一秉大公,李景林、张效坤(张宗昌)、许兰洲这些人都是外来的,和我素无瓜葛;还有于孝侯(于学忠)是吴子玉(吴佩孚)的外甥,谁不知道我和曹吴对头多年,可是我对他外甥是重用的。郭鬼子这个鳖羔子,到沈阳来,打个行李卷,只有两个茶碗还有一个没把的。小六子说他是个人才,能吃苦耐劳,我一次就给他两千块大洋,给他安家。那时候他感激的把他妈给我当老婆他都愿意。他自以为有功,在座的谁不比他资格老?汤二哥和我穿一条裤子,出生入死,现在和郭鬼子拉平辈。小六子上了贼船,郭鬼子教他学李世民……”(参见《受张家恩为什么造张家反?》,《辽宁日报》20091218日第C10版 )

杀过了,骂过了,曝尸三日辱过了,张作霖又恢复枭雄本色,没有把事情做得太绝,派人洗净了郭松龄夫妇身上的血迹,换上了一身新衣服,曝尸处用席子围上。

少帅到底是有情有义,他对于郭松龄夫妇的死十分痛惜,命部下把各部传示的郭氏夫妇尸体照片及文件,批了“以火焚之”四个大字,不忍见郭氏夫妇的惨状。

张学良后来经常怀念郭松龄。当有战事不利的时候,张学良就会说:“如果郭松龄在,我现在就不会这样为难了。”

关于郭氏夫妇之死,还流传着另外一种说法。

“郭松龄见大势已去,夫妇二人即乔装乡民,混出战区,图逃往营口。讵途中被张学良部兵发现,即拘送学良军中。学良获郭,本应解往奉垣正法,继因郭此番忘恩反戈,知奉张衔郭切齿,解奉后势必用极惨酷方法处死,遂立时在新民军中,亲手将郭枪毙,以免枝节。临刑并未如何鞠讯,仅于枪决前安设姜登选之灵位,令郭跪于灵前,向牌位叩头,然后行刑,表示生祭,为姜报仇之意。郭妻亦同行处死。将郭夫妇两尸运解奉垣,陈尸于奉天城内小花园,任人张看。市民前往参观者极多。”(《近代稗海》第5辑,第578579页。)

对于此次参与起兵的郭军其他将领如何处置?有人主张从严,当头头的一律处决。

老张征求张作相的意见时,张作相说了句宽厚的话:“郭鬼子闹出这么大的乱子,也是有原因的,我们不能不先自己反省一下,自己也有错处。现在郭鬼子已经处决了,其他的人就不必多所罗织,如果一开杀戒,都是东北子弟,我们要结多少冤家?善后工作交给小牛子(张学良),让他从宽办理吧!”

老张还是有胸襟的,对于张作相的意见,老张全部接受,只处理郭松龄夫妇二人,其他的事交给张学良从宽处理。

小张也不是等闲之辈,决不是世人眼中流连花酒的公子哥,从他处理兵变善后事宜就看得出来。

时年25岁的张学良仿效曹操官渡之战中焚卷的故事,把麾下将士与郭松龄私交的证据全部焚毁,既往不咎。

《三国演义》中说,曹操大破袁绍之后,于图书中检出书信一束,皆许都及军中诸人与绍暗通之书。左右曰:“可逐一点对姓名,收而杀之。”操曰:“当绍之强,孤亦不能自保,况他人乎?”遂命尽焚之,更不再问。

曹操此举,也是从光武帝刘秀那里学来的。《后汉书·光武帝纪上》记载:“四月,进围邯郸,连战破之。五月甲辰,拔其城,诛王郎。收文书,得吏人与郎交关谤毁者数千章。光武不省,会诸将军烧之,曰:‘令反侧子自安。’”

这既是收拢人心之术,也是气度宽宏的表现。

有道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想不到年纪轻轻的张学良也懂此道,真真让人不可小视。

从张学良身上,我们再来反观张作霖的修为。

张作霖虽然一辈子就读了三个月的书,但在教育子女方面却非常成功。在民国几个显赫家族中,极少有能比得上老张家的八子六女的。

长子张学良,官至中华民国陆海军副司令;次子张学铭,爱国民主人士,国民党陆军中将,曾任旧天津市市长;三子张学曾,曾在联合国工作;四子张学思,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参谋长;

……

关于郭松龄起兵事件,还有一件比较特别的事需要说明。

张作霖为了扭转败局,与日本人签定了《满蒙新约》,里面涉及到许多民族利益问题。

老张是不是甘心把这利益出卖了呢?

不是的。

张作霖度过危机之后,当日本人要求他签发正约时,他却一条一条地全给拒绝了。

对于密约中提到的商租权问题,张作霖说,原以为让日本人在那里租一点土地做买卖那有什么关系,他妈的,谁想到那就是杂居权。

――不行。

关于间岛行政权的移让问题,张作霖说,原以为是日本派些警察帮我们维护治安,收拾土匪呢,可是谁知道小日本想要行政权让给他们。

――不行。

接着张作霖又开始暴粗口骂人:“日本人没有好心肠,全是插圈设套转弯骗人”,并吩咐属下:“咱们绝对不能承认日本‘二十一条’要求以内事项,以免让东三省父老骂我张作霖是卖国贼。”(罗靖寰:《我所知道的张作霖的对日外交》,天津文史资料选辑,第2辑,19793月。)

骂完人后,张作霖知道,不管怎么说,自己是借重日本人的力量了,欠了人家的情,必须要还的,所以他亲赴旅顺关东军司令部,送完虎皮和金钱旋即返回奉天。(栗原健:《对满蒙史的一个侧面》,东京,原书房,1966年。)注意:这是张作霖掏自己的腰包来还人情的。

张作霖对其属下说:“我张作霖受日本人的好处,只有拿出我自己的财物报答他。我将日本银行的存款,全数赠送,表示我的全心全力,日本人如果另有要求,只要是张作霖个人所有,我决不吝啬,但国家的权利,中国人共有的财产,我不敢随便慷他人之慨,我是东北的当家人,我得替中国人保护这份财产,不负他们的所托!”(曹德宣:《我所知道的张作霖》,传记文学(台湾版),第五卷六期,196412月。)

台湾历史小说家高阳在《玉垒浮云》中,更是用文学的笔触作了生动细致的描述:

张作霖对日本人的野心有深刻的了解;对于应付日本人,他多年来抱定一个宗旨:不亢不卑,公私分明。你要我张作霖个人帮忙,一句话,交个朋友嘛!但如果日本想在东北地方获取什么丧权辱国的利益,他总是须先透过日本顾问,设法疏解;万一疏解不成,便来个硬挺,甚至用“口说无凭”四字来作“挡箭牌”,日本人拿他亦无可奈何。

这一回关东军帮了他这么一个大忙,显然不能施展“硬挺”这个法宝。因此他越发重视“公私分明”这个原则,先派他的顾问陆军大佐町野武马到旅顺,先行致谢,同时安排他亲访旅大。

日本在满洲的军人及官员,对此都表示欢迎。他到了旅顺、大连以后,分别拜访关东厅长官儿王、关东军司令白川、满铁总裁松冈;然后将他在正金、朝鲜两银行的存款约五百万日圆,全部赠送白川,请他支配,分赠日本出力人员,他说:“日本人讲武士道精神,仗义扶倾,施恩不望报;但中国人讲恩义,虽一饭之恩,亦不能不报。这一回是我张作霖个人受了关东军绝大的恩惠,只有尽我个人的力量来报答。”

张作霖的这番举动,大出日本满洲的军政负责人的意外,当时竟无法作任何表示。张作霖专为办此事而来,事毕,无片刻逗留,专车返回沈阳;这番举动,干脆利落,做得非常漂亮。日本人很佩服,他自己亦很得意。

……

张作霖再次拿出他“耍流氓”的无赖精神,把原来是民族利益的大事转到“我张作霖个人受了关东军绝大的恩惠”上面来,把自己的私人存款全拿出来了。既有诚意,又挺仗义。

连流氓都耍得这么可爱,耍得这么理直气壮,大家还不鼓掌,还等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