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71小徐酿的苦酒  

2016-06-28 06:29:38|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徐酿的苦酒

第二次奉直战争后,冯玉祥囚禁了曹锟,控制了北京,段祺瑞被推举为临时执政。许多人可能注意到了,作为段祺瑞智囊团的核心和灵魂人物徐树铮并没来京。

原来,自从直皖一战,段祺瑞被吴佩孚拉下马后,小徐就一直奔走四方,为恢复皖系昔日的荣光而寻找办法。

冯玉祥和张作霖把段祺瑞推举为临时执政之后,老段有感于自己已没有了当年的虎威,且冯玉祥与徐树铮之间,存在着陆建章事件的过结,很难相处,所以老段决定派小徐出国考察。这既是避开风头正盛的冯玉祥,也是为老段寻求盟友和援助。

老段本来派小徐为“考察欧洲各国实业专使”,但小徐对实业根本没有兴趣,在法国巴黎时强烈要求把实业改为政治,并且增加日本。这样,192514日,段祺瑞任命徐树铮为“考察日本各国政治专使”。随后,小徐开始组织浩浩荡荡的15人的考察团,主要考察各国军事和政治。看来,其改造中国之愿望甚是强烈。

3月份孙中山先生逝世时,小徐还从国外写了挽联寄回,那被认为是缅怀孙先生的挽联中写的最好的。

4月到11月,徐树铮先后考察了法国、英国、瑞士、意大利、德国、苏联、波兰、捷克斯洛伐克、比利时、荷兰、美国、日本等12国。

5月访问英国的时候,受邀在英国皇家学院演讲,题目竟然是《中国古今音乐沿革》,可见小徐是多么的多才多艺。

6月考察意大利的时候,与墨索里尼谈得很是投机。

7月到俄国的时候,曾分别访晤斯大林及托洛斯基。

10月到美国纽约的时候,至华盛顿晋见了柯立芝总统。

11月在日本东京晋见了日本天皇夫妇,及日本首相、外相等。

小徐此行,收获很大,为段祺瑞打开了外交局面,在国际上树立了国家的崭新形象。小徐所展示出来的过人才能也给许多国家的领导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11月中旬,小徐从日本乘船回上海。上海滩大亨黄金荣、杜月笙闻知,亲自登船迎接小徐。

新近崛起的五省联帅孙传芳也自南京赴上海专诚欢迎,二人私下里做了不少深入的交流,特别是商议直、奉、皖三系联合对抗冯玉祥和准备北伐的国民革命军的问题。

小徐还与孙传芳一起亲赴南通,拜会了张謇状元。张状元大概是除了段祺瑞之外,另一位最欣赏小徐才华的人了。

据说小徐的意思是想推举张謇为大总统,以抵制冯玉祥,张謇口占一绝:“将军高唱大江东,岂与梅郎角两雄?识得刚柔离合意,平章休问老村翁。”以示婉拒。

等到孙传芳等人离开后,徐树铮又单独留下,五体投地拜张謇为师。小徐一贯眼高于顶,很少有他看得上的人,这样崇拜一个人,确实是罕见。

小徐回到上海之际,正是北方乱成一锅粥的时候。段祺瑞特意给徐树铮打来电报,告诉小徐,暂时不能来京,就在上海静观其变,因为郭松龄已经起兵攻打张作霖了,李景林和冯玉祥在天津打起来了,冯玉祥的人马已经控制了北京军警宪大权,凡是与我段祺瑞关系好的人都受了影响,吴光新辞职,曾毓隽、姚震被抓,我老段也做好了下野的心理准备。局势这么乱,你可千万别来北京。

然而,老段还是低估了小徐的胆量。小徐这个人的特点是胆大妄为,恃才傲物,知难而上。

小徐认为,自己奉命出国考察,回国后到京复命,是理所应当;自己此行,受到各国政治家的重视,我也是北洋军人中唯一有国际声望的人,谁敢拿我怎么样?另外,自己的主子被困京城,身边的谋士也抓的抓,跑的跑,在这最需要人的时候,自己不来护主?更待何时?

综合这么多因素的考虑,所以,小徐不顾家人的反对、朋友的反对、张謇的反对和段祺瑞电报的反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毅然决定入京。虽然豪迈,却很悲壮,恰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了。

19251219日,小徐偕随员乘船北上,23日抵达天津,随后乘车进京,安顿好下榻之处后,径直来见段祺瑞。

在这种不管是政治气候还是自然气候都使人瑟瑟发抖的时节见到徐树铮,段祺瑞真是大吃一惊,随即“两人相对跪拜,抱头痛哭”,细诉别后所历之事,二人不胜唏嘘,像汉乐府里说的“与君别离后,人事不可量”。

小徐此次进京,空有一腔热血,无兵无勇怎么“勤王”?自己还轻率地深入危地。这倒让老段更加心急,他希望徐树铮速速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留得青山,再图大举。

可是,小徐还能走得脱吗?

本来,冯玉祥知道段祺瑞是个没牙的老虎、光棍执政,没有啥威胁了,可是小徐出现就不一样了。小徐这个人志大才高,足智多谋,他就相当于北洋之虎的爪与牙。小徐此次出国考察,就是给老段拉外援,坊间传说他和意大利墨索里尼订有密约,意大利要对其进行军火援助。小徐经上海时,与孙传芳眉来眼去,他真要促成北洋之虎与笑面虎的结合的话,那可就危险了。

冯玉祥心里还有一件事,七年前徐树铮暗杀舅舅陆建章的仇还没报呢,如今他居然主动送上门儿来,再也没有比这还好的机会了,该到和徐树铮算总账的时候了。

19251229日,就在郭松龄反奉战败几天之后,徐树铮决定离开京城南返。

据徐树铮之子徐道邻所撰,关于徐树铮遇难过程大概是这样的。

徐树铮是想于29号晚上坐车南下的,可就在29日下午,段祺瑞在办公桌上发现一个字条,不知是谁写的,上有“又铮不可行,行必死”八个字。

段祺瑞赶紧把字条给徐树铮看,可小徐仍然不在意。

小徐为什么这么大意?为什么不相信冯玉祥会对他下手呢?这里面有小徐的个性因素,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据徐道邻说,徐树铮在出国考察这半年中,其实与冯玉祥一直有密切联系的。

“先生在这半年中,一直是联络冯玉祥的,他派在冯那里的,有他以前的旅长宋子扬。他在国外时,冯常常有电报,称他‘钧座’,自称‘职’,口口声声要他回来‘主持’‘领导’等等。在七八月中,杨宇霆督苏的时候,先生曾经发表一通长电反对他——当时有人说,这一个电报等于三个师的兵力——打击奉天,就是帮助冯玉祥的。当十一月中,冯、张交恶已深,亲奉的曾毓隽、姚震先后被冯军拘捕,段执政左右,很多人逃避到东交民巷里。当时大家认为北京危险,劝先生不要去,就是这个原因。但是他们不知道先生和冯有这样的密契。先生敢于轻身入险的,就是这个原因。段执政大概也认为这个密契可能有作用,所以在先生出京时,虽然得到那八个字的严重警告,并没有尽全力加以拦阻。”(丁中江:《北洋军阀史话》第四集,第360361页。)

徐树铮与意大利墨索里尼的军火协议,就透露给了三个人,一是段执政,二是冯玉祥,三是孙传芳。

正因为有这重因素,小徐一直没把事情看得很严重。就如林冲误入白虎堂,决定了他的家庭和他本人后半生的命运,小徐就不止是轻率地深入危地了,而是死地、绝地,其光彩夺目的一生就此戛然而止。

1229日晚上九点,小徐乘专车离京,因一路兵车甚多,经常避让,到了后半夜一点左右,车到廊坊。

小徐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出京出线,时间,何时到何地,全在冯玉祥掌握之中。冯玉祥要为他选一个地儿再下手。

车到廊坊,刚一停,就有人持名片上来,自称是张之江的参谋长,要见小徐。随即又上来一群士兵,不由分说,蜂拥而上,架起徐树铮就走,走到离车站约一里左右的地方,枪响了……

就像当初徐树铮杀陆建章一样,就这么简单,几分钟之内,几声枪响,一切就烟消云散了。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小徐当年胆大妄为埋下的祸根,终于在七年后找回来了。

陆军上将徐树铮终于没能见到1926年的第一缕阳光,于19251230日死于非命,时年45岁。

但是,冯玉祥不想让世人知道是他做的这件事,于是,第二天的报纸上登出了陆建章的儿子陆承武的通电,说他为父报仇,等了七年,终于手刃徐某。同时报纸还登出来冯玉祥打给段执政的电报,说徐上将有功国家,不幸在路面为匪人劫害,其死甚惨,请政府优予褒恤云云。

老段除了痛哭失声、老泪纵横之外,没有理会冯玉祥的电报,他心明镜似的,只是无力反抗,也无力回天。

可是,既然冯玉祥做了充分准备,不想让世人知道真相,那外界是怎样得知的呢?

据徐道邻撰文所说,

原来最初张之江接到的冯玉祥命令,是想叫工兵队埋地雷直接炸小徐的专车。张却没有这样做(徐道邻自己推测,这可能是因为来往的兵车原因,别误炸了。也有人说张是基督徒,心地善良,不愿伤害太多的人)。冯玉祥也想把小徐的随员全杀了封口,也是张之江一再苦求,让大家按手印,宣誓不泄漏一字,否则各人全家性命难保,这才释放了的。

这些消息,是通过张之江手下的一个人传出来的。

徐道邻这样写道:“先生被害的第二天,张之江的卫生处长洪君——段宏纲说,他本来姓段,名字叫段大洪——自称是先生的学生,愿以一门老小作保,两次跪着哀求张之江,请求寻尸装殓(他只要求殓葬,不敢说要运走)。张教他负具切结,结上一定要有徐某被陆某复仇所杀的字样(他因此写过两次结帖),才勉强允其所请。洪君一整夜在雪地里苦寻了两遍,才找到先生的遗体。又好不容易买到了人家一口寿木,把他装殓起来。第三天,由先生的卫士张振声用骡车运到北京。洪君因此大受张之江抱怨,就脱离了他的部队,也就从此长斋念佛了(我到处访求洪君的下落,前后二十年,未获踪迹。等我告了冯玉祥,洪君忽然写信给我,并把他手里保存的当时所有书面材料相片等寄来一大包,并追述当时求情寻尸经过,五千多字,一字一泪。他说他等待这一天,也等了二十年了)。”

前面提到,小徐崇拜张謇,而张謇对小徐也是青眼有加,二人又是认了师徒的。大概因为这种极度的亲近感,达到一定程度,就有了一种亲情关系。这种亲情关系,有时会有心灵感应的。

有一说是小徐出事前几天,也有说就是出事那晚,张謇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徐树铮面色凄苦,走至自已的床头前,口占了一首诗:

与公生别几何时?明暗分途悔已迟。

戎马书生终误我,江声澎湃有谁知!

吟完后,小徐身影倏然消失。张謇从梦中惊醒,全身冷汗直出,毛骨悚然。他预感到不妙,披衣坐到天明,并拿出纸笔,把这首诗记了下来。

没过一个时辰,小徐被杀的噩耗就已传来。

那么,张謇梦中的这首诗,真的是小徐的绝命诗?天道人事,阴阳之隔,让人无限感叹。

悲痛的张謇给小徐写一挽联:

语谶无端,听大江东去歌残,忽然感流不尽英雄血;

边才正亟,叹蒲海西顾事大,从何处更得此龙虎人。

张謇由此终身痛恨冯玉祥。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