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73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2016-07-05 06:30:53|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张作霖是个永不疲倦的斗士。他一生都奋斗在路上,跌倒了,爬起来;再跌倒,再爬起。他的意志、他的耐力、他的智慧和他的雄心,都让他的对手心生无限畏惧。

1926111日,张作霖以讨伐郭松龄残部魏益三(已改编为国民军第四军)为名,挥师山海关,19日占领了九门口和山海关,魏益三退守昌黎、滦州。

为防张作霖的凶狠报复,国民军方面,鹿钟麟急率韩复榘第一师、佟麟阁第十一师、郑金声第三师、孙连仲骑兵第二师等部开抵滦州、卢龙一带布防;宋哲元师等部向热河朝阳、冷口、喜峰口等地迂回。

张作霖的“内伤”还没有恢复,不想在这个时候与国民军展开决战,这样牵制了国民军的几个主力师,他的目的已达到,接下来的任务,是抓紧时间“疗伤”,整顿队伍,发展生产,为再度大举入关做好足够的人员、物资、装备等方面的准备。

边打边谈,是任何一场战争都会发生的事儿。在张作霖休整的期间里,在段祺瑞的调和下,国民军与张作霖有了一定的接触与谈判。

段祺瑞此时很矛盾,冯玉祥杀了徐树铮,赶走了段祺瑞身边人,使自己成了光杆司令,形同软禁,段祺瑞从内心深处与冯玉祥产生了隔阂。但是吴佩孚重新出山,曹锟还关在京城,那吴佩孚一定会前来救曹锟,也一定会与自己为难。

老段倒是希望冯玉祥与吴佩孚打起来,也希望张作霖赶紧出来,这样自己的压力就减轻了。别人都当运动员,自己当裁判员,多好。可是,谁能左右局势的发展呢?

张作霖虽然派代表与国民军进行谈判,但双方在议和条件上分歧较大。国民军方面只同意放弃热河,奉方则要求国民军一并让出直隶、热河两省;而国民军内部在与奉方议和的问题上也是意见不一,所以这个和谈并没有取得实际效果。

由于张作霖牵制了国民军几个主力师,国民军在山东战场的兵力明显不够用。张宗昌和李景林的直鲁联军开始大展身手,国民军第二军的李纪才、田玉洁部节节败退。此时国民军在河南战场遭遇吴佩孚,更加吃紧,开始往河南收缩兵力,张宗昌拿下山东战场已不成问题,23日,靳云鹗与张宗昌、李景林签订条约,由张宗昌协助靳云鹗一部分军饷,靳军由山东往河南进攻,帮助吴佩孚。张宗昌继续施展其善打烂仗的本事,与李景林一起,接连攻下济宁、嘉祥、巨野、曹州、郓城、荷泽等地,横扫山东战场,山东全部落入张、李二人手中。

独霸山东的张宗昌此时意气风发,准备率主力北上出击,把天津保定从国民军手中夺回来。29日,张宗昌致电张作霖,表示自己的大军一个礼拜之内即可集结完毕,届时希望张大帅您在东北配合一下,只要张学良、吴俊升、张作相往滦州出兵,我们两下这么一夹击,足够冯玉祥那小子的军队喝一壶的。

张作霖大喜,马上给张宗昌回电,你们俩都是好样的,放手去干吧,咱们各处全行动起来,给他来个大包围,让冯玉祥首尾不能相顾,格局布好,时机一到,我们一战就可把他们全解决掉。

212日,张宗昌率部北上。

张宗昌现在可不是昔日阿蒙了,他现在实力大增。除了守卫家门的军队不算,单纯北上的就分了七军,李景林带三个军,张宗昌带四个军,还包括海军陆战队一个旅,以及由毕庶澄率领的渤海舰队全部出动。虽然看起来春风摆柳,长短不齐,但也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这张宗昌粗中有细,吴佩孚在第二次直奉战争失败的时候,张宗昌在后面捡便宜,把山东人全招入麾下,还收了海军的部队。

国民军鹿钟麟一看来者不善,赶紧调兵遣将,全力应对。双方在河北沧州地区展开反复的拉锯战,一时谁也占不到便宜,战事处于僵持状态。

河南方面的中原战场,吴佩孚兵分三路,靳云鹗从山东战场杀向豫东,刘镇华、张治公由陕西杀向豫西,中间的正面战场由寇英杰从湖北进攻豫南。三路兵马,于1926120日开始同时出动,分进合击。吴佩孚还派人把河南省内各地的红枪会收编为“豫卫军”,实行内外夹击。

冯玉祥的部队以前就隶属于直系,受吴佩孚调遣,吴佩孚对他们中的许多将领都了如指掌,而冯的部下对吴佩孚也多有忌惮。所以,尽管岳维峻、孙岳、邓宝珊、张之江等紧密配合,但也还是抵挡不住吴佩孚的进攻。

国民军除了蒋世杰在信阳打得非常出色外,其他几路人马很快就被吴佩孚凌厉的攻势所击溃。

信阳方面,寇英杰三次进攻,都被蒋世杰击退,这两“杰”就较上劲了。蒋世杰这个人, 在民国中是个“怪咖”,骨瘦如柴,说话不多,酷嗜鸦片,他带出来的部队,从他这位师长到普通一兵,全是“双枪将”,一手烟枪,一手步枪。不管外边炮声响成啥样,他照旧在烟榻上吞云吐雾,有时还到战壕里和属下一起,一边吸几口烟,一边拿枪往外射几下。炮弹在身边爆炸也满不在乎,人称其具有“烟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气概。

就这样一个师长,这样一支部队,居然作战还挺凶。

但双方交战持续多天,毕竟是孤掌难鸣,蒋世杰看情况不妙,想从信阳撤退,也走不出寇英杰的包围圈。

吴佩孚改变策略,以一部围住信阳,其他部队先北上打外围,待把河南其他地区收拾得差不多了,再来集中解决信阳。

312日,吴佩孚从汉阳兵工厂运来六尊重炮。

重炮是一种杀伤力巨大的大口径火炮,这东西威力相当大,其火力可以摧毁敌方持续作战能力,对敌方重要目标造成较大的杀伤,并对敌方作战信心予以打击。在轰炸机尚未能进行精确打击的时代,重炮是攻坚战中重要助力。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时,就是用重炮震住了北大营。

吴佩孚下令炮口对准信阳城,给蒋世杰下了最后通牒,限24小时内给以答复,时间一到,玉石俱焚。

13日,在信阳士绅的调节下,蒋世杰于14日停止抵抗,吴佩孚占领了信阳。

随后,吴佩孚发布命令,命靳云鹗为讨贼联军副司令、直鲁豫联军总司令兼河南省长;任命寇英杰为河南督办。

河南重新纳入吴佩孚囊中。

一场大仗打完,到底谁是赢家、谁是输家呢?

鸿雁于飞,肃肃其羽。之子于征,劬劳于野。爰及矜人,哀此鳏寡。

当年威灵顿于滑铁卢打败拿破仑后,在战场高处放眼望去,只见尸横遍野,哀鸿遍地,其状惨不忍睹,他叹道:“胜利是除了失败而外最大的悲剧。”

其实,没有赢家,只有输家,买单的却永远是百姓。这才是更大的悲剧。

不管哪一场仗,出人力的是百姓,出财力的是百姓,受伤的还是百姓。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确所言非虚。

然而,这些还都是表面的现象。

今天许多人在读历史时,不遗余力地谴责军阀混战,祸国殃民,这实际上是遮蔽了问题的实质,把深层次的制度设计问题简单地归因于人的道德问题。这些问题表面上确实是由于军阀的存在造成的,但实质上,清末民初军阀的存在与出现,难道不是制度设计混乱而造成的吗?那些表面上很美妙、却严重脱离中国实际的体制安排和游戏规则,谁会认可呢?

一个问题的解决,有时需要往上一层、甚至是更高层次去追溯。

正如在政治问题上,有人指出,如果一个人贪腐,那是道德问题;如果一群人贪腐,那是监管不力问题;如果绝大多数人都贪腐,那就得好好反思反思了,某个架构方面肯定是出问题了。

当我们单纯地指责张作霖、段祺瑞、吴佩孚等军阀不停地发动战争,给人民造成深重灾难的时候,有没有认真想一想?有没有动脑想一想?到底是军阀道德败坏、把国家搞乱了?还是制度设计出了问题、才产生了军阀?

我们不能因为同情人民的悲惨遭遇,就不负责任地拽来个替罪羊骂一顿,那样对于问题的解决没有任何意义。不在根源上进行思考,曾经发生的问题将会永远继续发生下去,看客们所做的,也只能是永远骂下去,如此而已。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

读历史、观现实,一定要放开视野,放长眼光,否则,我们所发现的所有问题,不过是现象的罗列,对于问题的解决不仅没有意义,反而带来更大的困惑。如果以这种简单浅薄的分析就想开方下药,不仅会搞死个人,更会搞乱历史,搅浑现实。

其结果就会是:没有能力把自己搞明白,却完全有能力把别人搞糊涂。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