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76进退维谷  

2016-10-10 06:38:24|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退维谷

人之情,才能免祸,便欲求福。

张作霖刚避免一场灭顶之灾,庆幸关二爷在天之灵保佑他的同时,他那颗不安分的心又躁动起来,不顾王永江等人要他休养生息的劝告,决定再次大举进关。

在老张看来,当下是对付冯玉祥、以报一箭之仇的最好时机,几股反冯势力都动手了,老张岂能错过这场热闹?一定要在这个时候给国民军来个五马分尸,把失去的利益找回来。

就在大沽口事件和“三一八”惨案发生期间,大家谁也没停手,直鲁联军在天津以南组织猛烈反攻;吴佩孚占领河南后,兵分三路,向直隶进发,于318日攻占石家庄;阎锡山则出兵京汉、京绥两路,给国民军以威胁;张作霖趁机下手,横扫卢龙、昌黎、迁安、乐亭、龙山、滦州、唐山。

看来,老张是真急眼了,被冯玉祥和郭松龄捅刀之恨一定要找个机会发泄出来。

好虎架不住群狼,国民军虽然是苏式装备武装起来的,但讨“赤”力量人多势众,几路国民军均无法守住防线,向后撤退。很快,天津也告失守。

国民军已处于四面楚歌之中。

330日,奉军和直鲁联军分三路攻京师,李景林从中路攻通州,张宗昌从左路攻黄村,张学良从右路攻顺义。

就在国民军在各势力围攻之下节节败退之时,京城内的北洋名流们发起了一场和平运动。

这场运动,并不是为救国民军而起的,而是在段祺瑞主张之下搞起来的。

据来新夏《北洋军阀史》中分析,段祺瑞看到,吴佩孚重新崛起之后,又提出恢复法统的口号,老吴此次往北京进军,肯定是想恢复直系曾经的荣光,其目标就绝不止是一个冯玉祥,还有段祺瑞本人。为着自己的地位着想,老段就请直系元老“龙杰”王士珍、曾经有恩于张作霖的赵尔巽、吴佩孚的亲家张绍曾等人出面调停,希望大家就此罢手,各回各位,实现和平。

315日王士珍领衔通电提出和平办法六点:

(一)国民军撤退返西北。(二)奉军退回关外。(三)直鲁军退回山东。(四)吴军不再前进。(五)鲁豫两省暂维现状。(六)中央政局再议善后。

老段也太高估自己了,一个光杆司令,想让大家撤回原地,听他来裁判,谈何容易呀。

不过,这个时候,国民军正是腹背受敌,战线太长,兵力分散,极度疲乏,被几路人马围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真的受不了了,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所以,当王士珍等人通电提出和平建议的时候,国民军将领张之江、李鸣钟、鹿钟麟等人赶紧在第一时间响应:同意,同意,举双手赞成。

王士珍等人把张之江等将领的电报转给张作霖、吴佩孚,你看,人家都响应了,你们也给个面子,退回原地,静待和平解决,好不好?

321日,国民军下前线总退却令,将津浦路、京奉线军队集中天津总车站,乘火车退回北京。

对于国民军的退却,民国史家丁中江说:“国民军希望以停战和谈来争取时间,同时尽可能在兵略上不放弃北京,先在廊房、杨村附近作保卫北京的最后一战,如果挡不住,则全力据守南口以北。”(《北洋军阀史话》第四册,第408页。)

张作霖、吴佩孚不干了,这么一停手,太不公平,国民军没有按照和平办法撤往西北,相反倒让他们集中兵力,而且还全聚到北京了。本来可以各个击破的机会浪费掉了,你们这调停人就是这么当的吗?

正在大家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19263月间冯玉祥离平地泉宣布出国赴俄,国民军交给其部下张之江统领。

此时正是国民军内外交困的时候,冯玉祥出国选在这个时机,不能不引起人们的猜测。

关于冯玉祥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出国,大概有几种说法。

其一,国民军受到直奉两系的围攻,招架不住,冯玉祥知道大家对他个人有意见,为整个国民军计,他不计较个人得失,主动离开,平息一下直奉两巨头的火气,由部下张之江等人与军阀们谈判周旋。

其二,吴佩孚和张宗昌等人进攻的目标,一是冯玉祥,二是段祺瑞。老段想借力打力,任命冯玉祥为直豫陕宣慰使,希望依靠冯来主持抗吴事宜,但冯玉祥拒不接受这个任命,遂以出国为借口,寄希望于其部下与吴佩孚达成妥协,以保存实力。

其三,冯玉祥让部下与张作霖、吴佩孚谈判,保存实力,缓解危局,自己去苏联拉外援赞助。

比如,唐德刚就分析说:“这桩‘三一八’惨案只是军阀混战史中一件‘惨案’、一段‘插曲’,无关乎大局。这时张吴联合讨冯,冯自知不敌,乃分饬所部自直隶与河南向北京撤退。北京如再不保,便北撤南口,准备向西北逃窜。冯的另一着棋便是干脆把他与第三国际和国民党的关系正规化。”(唐德刚:《段祺瑞政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45页。)

冯玉祥走后,国民军内部对于战和问题的意见也不一致。

王士珍等人的和平通电,是要国民军退出京畿,回到西北,但国民军中的鹰派不接受这样屈辱的条件。和平可以,我们热烈拥护,可是,如果想以武力相威胁的话,我们宁可一战。

鹿钟麟认为:“国民军以前应付滦州、沧州、保定、朝阳、大同各战线都能支撑,现在缩短了战线,怎么不能守一个北京城。”

在他们看来,国民军占据了北京,手里握了一副好牌,军事实力也还足够强大。当时国民军的兵力共有步兵十一师,除甘、热、察、绥留四师外,在京畿附近的有步兵七师,骑兵两师。而国民二、三、四、五四军残部已完全撤至长辛店及北京西郊,实力仍完整,足可一战,所以应该凭借掌握北京作为谈和的条件。

就这样,国民军和反国民军的势力谈判时的要价都很高,大家很难谈得起来,奉军开始不耐烦了。张作霖本来就对冯玉祥恨之入骨,这次入关就是要用炮弹砸国民军来了。

张作霖说,和谈啊,可以呀,那要以国民军让出直隶、热河、京畿三区为先决条件,你们撤往西北,我们就和谈。要不然,啥也别想了,打架吧。

张作霖的条件,与国民军只想让出热河的条件,相差太大。这就没有谈判的余地了。

42日起,奉军出动飞机轰炸北京。虽然说当年的飞机炸弹与今天不可相提并论,造成的损害也不大,但是老百姓受不了啊,当兵的也怕死啊,那大铁鸟一下蛋,谁知道炸弹在谁头上开花?总之弄得京城是人心惶惶。

国民军在与张作霖谈判未果之后,决定改变策略,做最后的努力,希望与吴佩孚妥协,联吴抗张。

此时曹锟还在北京软禁,也就是说控制在国民军手里。如果恢复曹锟的自由,就是疏通直系之路。

张之江一面派代表赴汉口与吴佩孚接洽,表示国民军愿意接受吴佩孚的号令,一面对张作霖采取强硬态度,构筑防线,做好大战准备。

冯玉祥以前就隶属直系,受吴佩孚调遣,张之江希望一家人不打一家人,握手言和,共同对付贪得无厌的张作霖。

329日,张之江公开通电,邀请吴佩孚入京,表示愿率所部听候驱策。

国民军一面深沟高垒,一面主动示好,看来是想从政治上破坏直奉同盟。此招深得中国纵横之术的精髓。

站在直系的角度来看,国民军的这一让步是很诱人的,既可以顷刻之间拥有战斗力相当强悍的一支军队,又可以对张作霖形成压倒性优势,直系昔日的荣光很快就能重现。吴佩孚手下的靳云鹗、田维勤等人都主张老吴抛弃对冯玉祥的成见,与国民军和解。

但是,倔强的吴佩孚仍然倔强着。

老吴大概有几个方面的考虑:

第一,国民军是“赤化”的军队,作为老吴这样传统的军人,根本接受不了这种行为,更何况吴佩孚和张作霖一样,对俄罗斯人有种天然的敌意。

第二,冯玉祥及其国民军没有原则,唯利是从,跟直、皖、奉、孙中山等各派全都好过,又全都调转枪口捅过刀,这样的人,根本不可信。当下国民军的势力仍然很强大,足以与自己并立,这样的军队说是要归入自己属下,能放心?能相信?

第三,我老吴跟张作霖既已有了成约,就绝不能被别人的三言两语给拉走,反复小人做不得。

所以,吴佩孚对国民军的答复是:合作可以,但要全部缴枪,接受收编。

“一则按照方略急进,迫令该军缴械;一则令该军将领自行解职,并将所部悉数交出,听候共同收编。其将领之生命财产,当为保护,且可另予位置,以酬其减免战事之功。”

这个条件太苛刻了,或者说,根本不是条件,老吴压根儿就没想与国民军和解与合作。

老吴啊,你可真是太倔了。困兽犹斗,逼上梁山,送上门儿的好处不要,那就会重新变成砸向自己的石头了。即使对方真是假纳降,那你就不能活动一下心眼儿吗?

民国丁中江对此评价道:“吴佩孚的不善运用权术,又一次得到了证明。他不乘奉张之危而逼垮奉张,现在也不愿拣便宜利用冯军。如果他收容了冯军,令他们去打奉军,自己隔山观虎斗,待他们两败俱伤,然后一举而消灭这两支军队,北洋天下岂不是吴佩孚的。他不愿这么做,宁愿逼冯军上梁山。”

读到老吴此时的做法,类似的错误,三国演义中巧施连环计的王允也犯过。

王允用一个貂婵,成功地离间了董卓、吕布的关系,借吕布之手除了董卓后,董卓部下李傕、郭汜、张济、樊稠逃居陕西,使人至长安上表求赦。王允曰:“卓之跋扈,皆此四人助之。今虽大赦天下,独不赦此四人。”结果,这四人一看没有活路,索性继续做乱,攻入长安,杀了王允,劫了皇帝,囚了大臣,汉家天下从此更加一发而不可收拾。

毛宗岗读到此时,评注道:“先赦其罪,后散其兵,而后图之,未为晚也。此是王允失算。”

《东周列国志》第28回中也有“安其心而缓其谋”之语。

先别管这样做事地道不地道,从权谋角度来说,毛宗岗的批注是非常有道理的。

不过,如果那样做,可能也就不是我们所看到的吴佩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