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79血战南口  

2016-10-17 06:38:47|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战南口

南口,今天隶属于北京市昌平区,位于昌平卫星城西北部7.5公里处,是京北重镇,处燕山山脉和华北平原交接处。有居庸关和八达岭等天险,万里长城也在这里经过,更是铁路交通枢纽和军事重镇。国民军早就在这里构筑了坚强的工事,准备与直奉联军进行一场生死较量。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躲在山西闭门自守的阎锡山突然给吴、张打来电报,主动要求加入战团。

辛亥革命后,阎锡山盘踞老家山西十余年,他立志要把山西建成半个日本。为了专心治晋,他对外宣称:一不入dang pai,二不问外省事,三不为个人。甚至把山西的铁轨都建成与外界不一样的“窄轨”,不让外省军车进入山西,他也不轻易离开他的山西老巢。在老西子的治理下,山西的面貌焕然一新,各方面的建设都让人刮目相看,经济、教育等都位于全国前列。山西的义务教育就连陶行知看了都竖指赞叹。

阎锡山早期治晋时的方略被称为“六政三事”。所谓“六政”,是指水利、种树、蚕桑、禁烟、剪辫、天足。所谓“三事”,指的是种棉、造林、畜牧。这些政策深受百姓欢迎,山西在阎锡山治下也得到了迅速的恢复和发展。

以至于后来的1930519日,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上也出现了阎锡山的身影,文章称他是一位“和平军阀”:“他的嗜好不是女人、酒、鸦片,甚至也不是金钱,而是优质的道路、纺织业、军队、警察、牛、马、耕具、家禽、肥料所有能为他的乡亲直接带来好处的事物。”

给山西的家乡父老办了好多好多实事儿。

那阎老西儿为啥要在直、奉与冯玉祥的国民军开战之时主动请缨呢?

唐德刚是这样分析的:

“此时冯的残部显然是根据冯发自莫斯科的密令,在奉直两军东南两方夹击之下,向西北转移以求自保。冯军西进则首撄其锋者便是山西的阎锡山了……

可是这时我不犯人、人却要犯我。冯部国民军石友三、韩复榘等部于5月下旬,以流寇姿态,侵入大同。眼看雁门关甚至太原都危在旦夕。久居桃源的阎锡山怕自己利益受损,通电张、吴,愿意共同讨伐冯玉祥。

阎之伐冯,无他,拒贼自保也。

吴之伐冯者,誓报前年一箭之仇;并图藉机重主中枢也。

张之伐冯者,入关为主,取而代之也。

因此,张、吴、阎、冯,四大军阀,各怀异志;各军将领,谋利求禄,各为其主。把整个华北打得烟雾弥漫、血肉糢糊。可怜千万生灵,被这批军阀弄得尸填沟壑,家破人亡,惨不忍睹。”

(唐德刚:《段祺瑞政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47页。)

一句话,冯玉祥的人马要打扰到阎锡山治晋的清静了。所以阎锡山自告奋勇地出来要和冯玉祥作战。

张吴联军进攻南口,攻打冯玉祥的国民军,由吴佩孚担任主帅,其他各军都听吴的调遣。

然而,吴佩孚重新出来后,虽说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毕竟威风不再,特别是手下没有了自己的原班人马。此次仓促北上,身边也没有得力助手。再者他忽视了国民军已经鸟枪换炮了。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注定了吴佩孚与国民军遭遇后会有很大变数。

吴佩孚进京之前,还撤换了手下大将靳云鹗,因为靳不喜欢奉,而希望他联冯。靳也因为没得到山东或河南地盘而心存怨言。这样,吴佩孚把进攻南口的任务交给了靳云鹗的部下田维勤。并说拿下南口,即以察哈尔都统相酬。

一个人,一旦气运不在,便会举止失措,步步失着。吴佩孚任用田维勤便是如此。

田维勤的部队,并不是非常能打的,吴佩孚使用他,也是因为身边实在无人可用了。而在使用他的时候,吴佩孚更不该许诺察哈尔都统之位。察哈尔、绥远,都是老张的势力范围,这么随便地染指别人的禁脔,那老张能高兴吗?因此老张让部队持观望态度,就等吴佩孚与国民军火拼、两败俱伤之后,自己再出手。

然而,这个不争气的田维勤,真给老吴丢脸。他的部下在作战时,今天哗变一团,明天哗变一旅,而守南口的国民军却越战越勇。

更不争气的是,田维勤打电报报捷,他的电报,十有八九都是假的。

吴佩孚气得暴跳如雷,他本想一鼓作气,拿下南口,夸耀同道,没想到却是这个结果,且坏消息却接踵而至,湖南方面告急,蒋介石率领的北伐军要动手了。

吴佩孚的倔劲儿又上来了。他紧咬牙关,公开宣称:南口一日不下,则本总司令一日不南返。

73日,吴佩孚不得不调整进攻部署,他把部队分编四军,吴自任第一军总司令,直辖田维勤、王为蔚等部。第二军总司令彭寿莘,第三军总司令阎治堂,第四军总司令齐燮元,副司令魏益三。

吴佩孚此次调整进攻部署,考虑到南方军情紧急,不能再无期限地与国民军纠缠下去了,所以老吴不得不丢掉所谓的面子,把南口主战场交给奉系来打。

张作霖看到吴二哥这么傲气的人物都低头了,也不敢掉以轻心,他把其部队编为三路,第一路徐源泉,第二路荣臻,第三路韩麟春。总指挥褚玉璞,后方总司令张学良,前敌总司令张宗昌。

同时,晋北阎锡山的军队也同时强势出击,吴佩孚派支部队打配合。

直奉联军重新发起进攻后,张宗昌负责南口正面,张学良攻左翼,吴佩孚攻右翼,好在国民军占据地利优势,才使得联军的进攻不能得逞。饶是如此,局面也是险象环生。

到了七月下旬,冯玉祥从俄国发回电报,说苏联同意援助国民军,我们派到南方联络的人也有了佳讯,蒋介石马上大举进攻两湖战场,一定要坚守待变。

到了八月初,打红了眼的直、奉、鲁、晋联军多路并举,展开新一轮凶猛的攻势,飞机、坦克都投入了战场,苦战了四个月、一直得不到休整的国民军基本上支撑不住了。

到了八月下旬,国民军终于全线退却,向西北方向撤军。一场波及整个中国北方的车轮大战落下了帷幕。

此时,远在莫斯科的冯玉祥带着450万卢布苏联援助紧急起程。为了扭转败局,冯玉祥加入国民党,热烈欢迎北伐军讨伐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

917日,冯玉祥在绥远五原(今属内蒙古自治区)誓师,宣布将部队改编为国民联军,冯自任总司令。随后冯率部经宁夏入甘、陕,要南北对进,与北伐军会师于中原。

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即使在更广阔的地域上演。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