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85大意失荆州  

2016-10-27 06:07:16|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意失荆州

就像美国人在一战和二战中通过战争大发横财、名利双收一样,蒋介石也正是通过几次军事行动尝到了甜头,名利双收,在国民党中,他的风头已经盖过了汪精卫。季山嘉越是拦着,他就越要通过北伐树立自己的权威。

19267月,蒋介石在如愿以偿掌握一切大权后,于广州北较场威风凛凛地誓师北伐。

“嗟我将士!尔肃尔听,国民痛苦,火热水深。土匪军阀,为虎作伥,帝国主义,以枭以张。本军兴师,救国救民,总理遗命,炳若日星。吊民阀罪,残厥凶酋……”

别看蒋介石一直闯荡江湖,没读多少书,但他总想模仿古人口气,这篇誓词就有点儿武王伐纣的味道。

71日以军事委员会主席身份下达了北伐的动员令:

“本军继承大元帅遗志,欲求贯彻革命主张,保障民众利益,必先打倒一切军阀,肃清反动势力,方得实行三民主义,完成国民革命。爰集大军,先定三湘,规复武汉,进而与我友军国民军会师,以期统一中国,复兴民族。除第四、第七两军先行出发,协同第八军相机前进外,兹特将第一、第二、第三、第五、第六各军前进集中计划各项图表,随令颁发,仰即遵照。此令。”

79日,蒋中正就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就职典礼上,由国民政府委员会主席谭延闿授印,中央党部代表吴敬恒授旗,国府委员孙科奉孙中山遗像。北伐战争就在“打倒列强,除军阀”的雄壮口号声中正式开始。

北伐各军编制兵力和指挥官名单如下:

第一军军长何应钦,第二军军长谭延闿,第三军军长朱培德,第四军军长李济深,第五军军长李福林,第六军军长程潜,第七军军长李宗仁,第八军军长唐生智。

北伐军的第一个目标是吴佩孚。所以在出兵援助唐生智的时候,北伐军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向号称常胜将军的吴佩孚发起强攻。

五、六月间,作为北伐先锋的叶挺独立团和第七军钟祖培旅进抵衡阳、安仁地区后,遂使唐生智部的危急情势顿失。唐生智率部举行大反攻。

人的智力发展,人的判断力,人的运势等等,都是有时效性的。当处在这个期限内,人做事就如鱼得水;当过了这个期限或没到这个期限时,做事就会举措失当。

就像管仲年轻未得志之时,虽然有经天纬地之才,济世匡时之略,但时机未到,做事步履维艰,计事往往南辕北辙。就像赌博的押大偏来小,押小偏来大一样;又像炒股时,你买它就跌,你卖它就涨,反正就是“点儿背”。但鲍叔牙却了解管仲,他说:“人固有遇不遇,使仲遇其时,定当百不失一矣。”这就是时运未到。

与此理相似,吴佩孚如果说不是大意自负,那就是真的“廉颇老矣”,时运已过。

吴佩孚这时还在南口与冯玉祥死打烂缠,虽然知道南方形势危急,但没想到危急的程度会比他想像的要严重得多。

吴佩孚暂时无法南下的时候,他一面令叶开鑫部死守待援,一面调派宋大霈、王都庆、唐福山、董政国等分四部增援湖南,并令航空队率飞机两架及兵舰十余艘入湘备战。同时电令鄂督陈嘉谟:“北方战事吃紧,自身万难南下督战,务请与李倬章、董政国、宋大霈等和衷共济,协助御敌,勿令敌军侵入鄂境。”

可是,夫战,勇气也。北伐军气势如虹,攻势如潮,势如破竹,气吞江海,没有吴佩孚亲自督战的湘军,还没等缓过神来,就接连丢城失地,溃不成军。

吴佩孚做梦也没有想到,以往一直是他手下败将的南方军队,怎么会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强大?用政治工作武装起来的北伐军,其战斗力甚至超过了吴佩孚当年训练的北洋精锐第三师。

北伐军制定了兵分三路的作战计划。

西路军由第四、七、八军组成,唐生智任总指挥,担任两湖正面战场的作战任务;

中路军由第二、三、六军组成,蒋介石兼任总指挥,进入湘东、湘南,保障西路军的右翼和后方安全,警戒江西;

东路军由第一军和第三、十四两师组成,何应钦任总指挥,镇守广东潮、梅地区,监视福建之敌。

第一军的第一、二两师为总预备队。

北伐军的目标是吴佩孚(20万兵力)、孙传芳(20万兵力)和张作霖(35万兵力)。

从数量上看,北伐军共10万人,而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的军队加起来有75万人。

但北伐军士气旺盛,为民请命,尤其是政治工作的宣传鼓动,使这支新生的军队中的军人无不以一当十。

而且,北伐军采取了正确的战略策略,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

苏联军事顾问加伦对北伐提出了集中兵力、各个歼灭的战略方针,实践证明这完全正确。

因为军阀部队以保存实力、保护自己的地盘为主,不会相互救助。比如北伐军与吴佩孚作战时,孙传芳就打着“保境安民”的旗号,暂时保持中立。

这里说北伐军的士气旺盛,以一当十,不是虚话。张学良晚年回忆时说过,在与北伐军交战的时候,有炮都不敢放,哪里有炮声,北伐军就迅速往哪里冲,一定要把对方打个落花流水。

这样一支有理想、有信仰、有奋斗目标、又不怕死的军队,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军阀的部队真的被其打怕了。

进入湖南的北伐军,与唐生智一起并肩作战。唐生智正面强攻,李品仙和夏斗寅两师护卫,陈铭枢、张发奎两师主力分攻醴陵、株州,第八军之何键师及刘兴师与第七军之钟祖培旅攻击潭市及娄底,进而压迫敌人于湘潭湘乡及宁乡,最后会攻长沙。

711日配合着唐生智部队的反攻,革命军李品仙师攻占长沙,这就打通了北伐军北上之要路。在吴佩孚“打盹儿”的这么个功夫,湖南之主动权就已易手。

812日,蒋介石正式移驻长沙,主持进攻武汉的部署。决定分三路进军湖北:

中央军以武汉——武胜关为作战目标;

右翼军以南昌——九江为作战目标;

左翼军以荆、沙——襄阳为作战目标。

吴佩孚的军队这时再也招架不住,纷纷向湖北败退。湖北都督陈嘉谟亲率第十三混成旅及廿五师改编之一团,开赴汀泗桥增援。

两湖告急的电报雪片般地飞往北方。直到这个时候,吴佩孚在北方才腾出手来,他也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823日,吴佩孚亲率陈德麟、刘玉春所部,由保定乘火车南返。25日抵达汉口。眼见湖南战事已几近不可收拾的程度,吴佩孚大为震怒。

吴佩孚立即召开军事会议,以刘玉春为联军第八军总司令,并严令李倬章等收集岳州、平江、商域败退各军,坚守汀泗桥要隘。他自己要亲自指挥汀泗桥战役,以此扭转危局。

此时,发觉形势不妙的吴佩孚又派人联络孙传芳,希望二人联手,共同对付蒋介石。

吴佩孚本以为,孙传芳既是自己的部下,又是自己的老乡,许多事情会好办些,但是,孙传芳此时势力坐大,已经自立门户,自己独霸东南,罕有对手,把张作霖都打得落花流水,其他人更不在话下。

孙传芳一方面没把蒋介石放在眼里,另一方面他有自己的小心思,他是希望北伐军与吴佩孚拼得两败俱伤时自己再来收拾残局,那样会一击两伤,一箭双雕,既能击败蒋介石,又能顺利接手吴佩孚的地盘。这是典型的战国策式的谋略。

加上此时蒋介石也派人往孙传芳处联络,蒋介石是想先稳住孙传芳,分化孙、吴同盟,所以好话没少说,矮话也没少说。孙传芳便发出声音,声言自己“保境安民”,谁也不帮,你们也别碍着我的利益。

吴佩孚的参谋总长蒋百里亲自己面见孙传芳来游说,也未能说动孙传芳。蒋百里心中暗叹,大势已不可为矣!蒋百里早就看到吴佩孚“南北两面作战”方针的重大隐患,劝吴也劝不动,遂借此萌生退意,回到了上海。

孙传芳坐山观虎斗时,在南京做梦式地对苏浙人士说:“玉帅最好的一条路是下野,让出一条路引诱南军冲杀过来。我有一个比喻,绳子卷做一团,刀砍不断,拉长了一剪便断,这是消灭南军的一个妙计。”

孙传芳还对部下公开说,等革命军攻占武汉后,再派大军去收复武汉,这样就能控制两湖,五省联军就变成七省联军了。(见马葆珩:《孙传芳五省联军的形成与消灭》,《文史资料选辑》第十八辑,第175页。)

孙传芳不知道,他很快为他的短视付出了无法挽回的巨大代价。

820日,吴佩孚亲率刘玉春和陈嘉谟抵咸宁。

同时,蒋介石率革命军抵达岳州,第四军主攻汀泗桥。

双方老帅要露脸儿了。

826日晨,汀泗桥大战开始。

汀泗桥是粤汉线上的两座重要桥梁之一,素有武汉三镇的南大门之称。如果守住了它,吴佩孚不仅能在湖北站稳脚跟,还能实现扼守待援的计划。

双方都调来了最猛的将,最勇的兵。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革命军有进无退,北洋军死守不动。

为了激励士气,吴佩孚亲临前线,并严令:如有后退,杀无赦。

一时之间,人头像西瓜一样滚落地上,一日之内杀了退却的团营长九人,逃兵正法者不计其数。

双方杀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汀泗桥之战,刘玉春的三个团长都战死, 39个连长只剩五个,士兵死伤过半。

如果不是北伐军找到当地向导,涉水又顺小路绕到吴军侧后,单纯的正面强攻,一天之内,竟无进展。

只是,吴佩孚由于前面在南口与冯玉祥纠缠时浪费了太多时间,南方的军队来不及调到指定位置,就被北伐军打散了。老吴再狠,也是回天乏术。

果然,智商再高的人,也不能同时搏二兔啊。

27日早晨,吴佩孚军队被迫放弃汀泗桥,向粤汉线上另一座重要桥梁贺胜桥上溃退。

贺胜桥,是通向武汉的最后一道门户。吴佩孚孤注一掷,在这里设了三道防线,拉出了成功成仁的架势。

吴佩孚真是红眼了,他不仅派陈嘉谟、刘玉春等直赴前线,自己也亲率卫队到桥头督战。大dao队、机qiang队、zhi fa队瞪着眼睛,拿着判官笔的阎罗王一样,随时准备把后退者从地球上抹掉。

29日拂晓,北伐军第四军的冲锋号吹响。

作为北伐开路先锋的叶挺独立团和第35团直冲吴军大营,与守军展开了肉搏战。

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是一次新生力量与落后力量的巅峰对决。

这是一次革命势力向反革命势力的清算。

这是一次用政治工作武装起来的新式军队与旧式人身依附军队的对垒。

终于,北伐军在付出巨大伤亡之后,攻破了由守军三个团把守的第一道防线。

在这真正的实力较量中,吴佩孚第一次真正地尝到了兵败如山倒的滋味(上次直奉大战时,是因为冯玉祥倒戈,不算是吴佩孚的能力不行)。

吴佩孚一连手刃了九名临阵退缩的军官,其中还包括一名旅长在内;大dao队、机qiang队、zhi fa队根本就压不住了,败兵直接向zhi fa队开qiang,数万人一哄而过,吴佩孚的几道防线瞬间如被洪水席卷一般就垮掉了。

刘玉春败退下来,扑通跪到吴佩孚面前,热泪止不住往下流。“我对不起大帅,我的人死了一半,请大帅把我正法吧!”

吴佩孚凄然长叹:“你起来吧,你是尽了最大的力量。现在你仍回前方照料,我决定死在武昌了。”

北伐军追击吴佩孚军队时被水淹阻滞,所以吴佩孚能率领残部从容渡江北逃,退入武昌,重新部署了武汉防务。

直到这个时候,孙传芳才觉得大祸临头,想派人援吴的时候,其兵马已寸步难行了。

打下汀泗桥、贺胜桥,击败了北洋的常胜将军吴佩孚,担任主攻任务的就是叶挺所在的第四军,从此,第四军名扬天下,号称“铁军”。

19268月底,北伐军正面前锋已是兵临武昌城下。

吴佩孚把眼下能调动得了的部队火速往武汉收缩, 随即任命刘佐龙为湖北省长兼汉阳防守司令,刘玉春为武昌城防司令,任命靳云鹗为武、阳、夏警备总司令,吴佩孚本人在查家墩司令部镇守。海军的江防舰队率军舰十余艘也赶来参战。

92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抵达武昌城外,亲自指挥攻城事宜。一时间,炮声隆隆,杀声震天,武昌九座城门中有六座已是连续受到国民革命军的轮番攻击。

96日早晨,吴佩孚与幕僚正在查家墩总部树林中研究战况,突然有炮弹打到了查家墩附近,按方向是龟山方向打来的。吴佩孚摇电话问是怎么回事,初次据报说是打错了,话音未落又有炮弹打来,吴佩孚厉声问这又是打错了吗?再报时得到的答复是,刘佐龙师生变,炮口对准了自己人。查家墩险象环生,现在可真是大势已去了。

无奈,吴佩孚把城防任务交给刘玉春,自己率总部官佐登车北上。

吴佩孚北上到达信阳后,想重整旗鼓,调集各路援军驰援武昌,但已调不动兵马了。孙传芳自身难保,四川杨森受牵制而不能动,鄂西卢金山、鄂北张连升为保地盘而不肯出兵,北方军马非吴亲信,不肯效力。这样,吴大帅眼睁睁地看着武昌被昼夜攻打而束手无策。

武昌城虽说只有刘玉春率领万八千人死守,但他为报吴佩孚的知遇之恩,决心与城共存亡。他一面布置攻防事宜,一面还要分兵监视城内的杂牌军。就是在这样艰难的境况下,刘玉春居然守到了1010日,方才城破被俘。

对于刘玉春这样忠勇如赵子龙式的人物,蒋介石也甚为钦佩,下令优待。刘的囚室中有茶、有烟、有卧具,刘的手足也没有上刑具。

当有人问刘玉春还反不反对革命时,刘玉春说:“今天我已战败,还谈得上反对不反对,我只是凭良心说话。吴大帅主张也许不对,但人格很高,对我更有知遇之恩,我所以明知不能守而要苦战,就是报答吴大帅。我自知殃民危害地方,一死不足以谢罪,今既被俘,把我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赎罪吧!”

北伐军以宽大为怀,最终还是释放了刘玉春。刘回天津贫困无以为生,落拓而死。

汀泗桥与贺胜桥之战,吴佩孚丧失了全部精锐,也丧失了再战的士气。而武汉三镇落入国民革命军之手,标志着吴佩孚政治生命的结束,在北洋政坛叱咤风云的吴佩孚从此一蹶不振,开始了颠沛流离、亡命天涯的生活。

吴佩孚一生以关羽为楷模,不仅为人行事像,操守品格像,就连失败都像。关羽大意失荆州,最后走了麦城,想往四川撤退而未果;吴佩孚大意失了湖南湖北,后来的撤退方向也奔了四川。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